• 第二十九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3:13:19本章字数:1649字

    “殿主恕罪,我等一月来把这城内翻了个遍也未见夫人踪迹”

    “再找,去城外找,把这天下仔仔细细的给我找”子彧眉头紧锁,闭上眼睛,心中却早已嘶吼。子清,我的子清..喜也凭你,气也随你,怨也由你,恨也依你....只是让我看着你…让我见着你…

    天水堂的小院中,静谧冷清。

    子清看着满地落叶,踩上去窸窸窣窣的声响,不知碎掉的是些什么。

    等也凭你,愧也随你,泪也由你,悲也依你,只是我从来不会心口想异,实在不能从自己的心上踏过去。

    “子清姑娘吃饭了”简之端进饭菜来。

    “简之可否帮我送一封信”

    “当然可以,送往何处?”

    “送去清幽园,不要别人知道我在这”

    “姑娘放心”

    “姐姐去哪了,姐姐怎么不要子织了”子织坐在床上,紧紧抱着自己,这些日子里一遍一遍念叨着。

    “子织乖,攸宁哥哥陪子织玩,子清去了别处,给子织买好东西去了”

    “可已经一月了,姐姐怎还不回来”

    “子织真聪明,能算的出已经一月了,子清肯定迫不及待的想要回来了”

    “.…”

    “子织吃饭来,不然姐姐回来见到子织瘦了定要怪我的”

    “园主,刚有个小孩送来一封信,说要给子织姑娘”

    “可是姐姐”子织赶紧接过信来,声音也不再那般奶声奶气。

    “子织,姐姐虽尚在人间却已没了力气再去看世间的纷扰,只想在清净之处远离尘嚣,承蒙贵人相助,姐姐无恙,告知母亲家人,只过好各自生活,勿挂勿念”

    “姐姐...”子织虽又流了眼泪,却已然安心了许多。

    “子织…你…”

    “多谢攸宁哥哥一月来的照顾”子织看着惊异的攸宁,浅浅笑着。

    “子织”攸宁紧紧抱住她。

    原来子织并未真正痴傻,只是除了这个方法,实在不如如何逃避自己脆弱不堪的心,这一傻,却真真看出了攸宁对自己的真心。

    “是谁送的信,为何不查?”子彧握着信的手颤抖着,声音也颤抖着。

    “你何苦非要找到子清,既知子清无恙,况且子清有意躲避,你又何必苦苦追寻,何不给子清一些时间,也给你自己一些时间”子彧看着攸宁,落下泪来,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时间只会让我明白...你不在的每一刻我都经受着思念噬骨的痛楚,我都看见那每一个梦醒时只能黯然神伤的自己....子清....这每一刻有多难熬...你知道么....

    “告诉他们..不用找了”子彧缓缓向里走去,眼神里没有一丝生气。

    你若要,我给便是了…

    子清在小院内静静坐着,看着这满院密麻茂盛的树,想起曾与子彧的那间竹林小屋,笑中带泪。

    “我可否也叫你姐姐”不知什么时候黛云已然坐到子清身旁,小小年纪语气里满是阅尽沧桑的成熟。

    “是我求未昔非让我过来的,姐姐放心,我绝不会害你”黛云见子清不语,又说道。

    “我知道”子清声音无力,大概是因为一声姐姐的缘故,面带笑意,竟有一丝安慰。

    “黛云知姐姐心中苦,姐姐可与黛云说说,以排忧思”

    “黛云与子织的坚强模样真有几分相似”子清想起哥哥父亲相继离开时子织安慰自己的样子,又见黛云眼中红丝斑斑,知其心中之苦,不禁怜悯起来。

    “这世间的不幸无非丧亲家败无知己或无缘深爱之人,见得多了便也平静了”

    “黛云可怨?”

    “我虽未真正踏足江湖之中,却也深刻的明白这些那样的情非得已和身不由己,家姐一生追求的终未得到,误入歧途也罢惹了心魔也罢,总之也算全力以赴无悔终生了,可家姐却多有不对之处,这自然是要付出代价,黛云固然不怨”黛云说道,轻叹一声,不知是悲伤还是无奈。

    “慕言也是可怜人”

    “那姐姐可怨?”黛云又问道。

    “我也知这世间的无可奈何,不怨别的,只怨自己不够强大,走不出自己的心坎 ”子清黯然。

    “姐姐莫伤,既不怨又得一清净之地,便把过去的心碎都忘了吧,今后我们每走一步,便都是新的,无悔的”

    “好”子清笑着,十分感动。

    “黛云怎在这了”

    “那日我知家姐竟害了子织姑娘,一气之下便独身远走,路遇歹人,又逢未昔相救,休养在天水堂内,我见他于我真诚,细心,便决定以身相许了”黛云说着不自觉的脸上已挂了笑意。

    “真是喜事”

    “黛云若日后能常常来看姐姐,与姐姐互为知己便更是喜事了”黛云拉起子清有些冰冷的手,如子清般笑中有泪,“姐姐失去了哥哥,妹妹失去了姐姐…”

    “黛云与我,竟是患难之交了”子清努力的笑着。

    这小小院内,两个饱经悲欢离别的的女子,紧紧拉着颤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