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3:13:48本章字数:2965字

    “园主,有一封信”子织觉得头有些痛,攸宁正在一旁帮子织按揉以缓疼痛。

    “谁送的”说着攸宁停下,欲上前接过北风手中的信来。

    “同上次一样,送信者是个孩子”

    “看给我看看”子织听罢抢着站起来,把信打开。

    “子织,分别已三月有余,姐姐很好。无奈依旧割舍不下那些恼人的情思又难以解开心结,所幸得黛云相伴,心绪有所寄托,也算晴朗起来。如今唯恐子织母亲太过牵念,伤了身体,姐姐会来信以报现状,只勿追查。子织放心,不必尝尝牵挂,也告知母亲家人。”

    “黛云?”攸宁转而一笑,像知道了什么般“走吧,老样子,先送你去深山小屋,我再去告知子彧,让他也放心”

    “好”子织点头,头痛也好了些。

    “母亲,姐姐来信,说一切都好”子织笑着拿着信在母亲面前。

    “那就好那就好”穆夫人也笑着,眼泪却不自觉的落了下来。

    “母亲,姐姐平安该是好事呀”子织努力安慰着,眼睛也酸痛起来。

    “母亲知道,母亲知道,只是心疼你姐姐...”

    “母亲,莫要再伤心了,子清知道也是要流泪的”汐月安慰道。

    “嫂子说的对,母亲快坐下”子织扶着穆夫人坐下“看子织带来了什么”

    “我怕子织整日沉闷,前几日便学了一道点心交她来做,谁知子织啊还真是有天赋”攸宁边说边把点心打开,搁到桌上来。

    “母亲,嫂子快尝尝”子织笑道,递给穆夫人,汐月各一块点心。

    “今日怎不见文茵忆之?”攸宁问道。

    “琼华同文茵带着忆之上街上买些东西了,多出去逛逛也是好的”汐月也似乎更豁达了许多。

    攸宁微微点头“我还有些事先出去,一会儿再来接子织”

    “快去吧,快去吧”穆夫人说道。

    攸宁示意告辞,汐月欲起身想送也被攸宁劝止了。

    齐光殿内,格外冷清,子彧只在子清曾经的房里,一待就是一整日。

    “殿主,攸宁前辈来了”沛聆站在门外说道,只见门开,子彧仍一袭不近人情般的红衣,有些急切的往正堂走去。

    “子清来信了”子彧接过信来,仔仔细细的看着,好像看的是子清的脸一样。

    “高兴了?”攸宁见子彧看完,有些激动。

    “天水堂 ...”子彧的脸上终于又见到了一丝生气,真恨不得马上去天水堂,紧紧抱住子清,再也不放开。

    “不知子清是否有意告知所在之处,不过还是先不要着急,别再让子清为难了”

    “我更为难,我怎么控制住自己恨不得马上冲过去的想法,怎么压抑住这些快要炸开来的思念 !”子彧大声说着,情绪已然不太稳定。

    “子清大可把信直接送去深山,却偏要送来我这,又在信中强调告知家人,你可明白子清是也想让你放心,你的思念煎熬在子清所经历的丧亲之痛面前算的了什么,你的为难在子清的痛苦挣扎面前又算的了什么 !”攸宁也有些激动起来。

    ……

    “沛聆,明日大会,让林未昔与苏黛云同来”子彧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

    “是”沛聆退去。

    “母亲还好么”子彧平静问道。

    “你总算明白你要替子清好好照顾母亲了 !”攸宁这才坐在椅子上“你不该问我,倒是该选一日亲自上门”

    子彧不语,只望着殿外。

    “姐姐,方才听未昔说明日有事要前往齐光殿,竟可带家眷”黛云兴冲冲的和子清说着。

    “那你是要去了?”子清也笑。

    “黛云从未去过齐光殿,只觉得新奇的很”黛云满是期待,一瞬间又像个未经风尘的女孩般,“姐姐可有什么要带的东西?”

    “不用,你好好玩便是了”子清不知心中何处被牵动了,深深的无奈之感涌上来。

    “姐姐可是又伤心了?”黛云见子清有些强笑。

    “没有,快去准备着吧”

    “姐姐可是因为昔日如家一样熟悉的齐光殿,他日再去竟成了客人?”子清一愣。

    “姐姐错了,一来,今日殿主是姐姐夫君,齐光殿仍是姐姐的家,二来,谁知今日殿主是不是为姐姐苦苦守着这齐光殿只等姐姐回去?”黛云接着说道,子清惊讶黛云的洞察之细又欣慰于黛云善意的安慰,不知为何情绪里还有一丝隐隐的激动。

    “好了好了,我知黛云心意,快去吧快去吧”子清笑着催促着。

    “那姐姐好生休息,黛云先去了”

    子清浅笑着送别黛云。

    人生的大起大落我也算走了一遭,连着大悲大喜也经了几分,如今再睁开眼睛也算是另一种圆满了。

    子清看着满院的苍翠,有些知足起来。

    “今日怎么只有我一个家眷?”黛云偷偷问未昔。

    “我也不知,也许别的家眷还没来吧”林未昔也有疑惑,只老实坐着。

    “梧耒园空置,该择一主,你们有何见解?”子彧红衣飘然,只看着林未昔与黛云的方向。

    “众人皆有要职在身,况梧耒园花草树木适合女子家,我看林夫人很合适”攸宁好像很正经的说着。

    “那你意下如何?”

    “黛云没有武功,今已嫁于未昔,只愿做一安静女子不闻江湖之事,请殿主另寻明主”黛云行礼道。

    “林夫人既不问江湖,今日又怎的来这齐光殿相会了?”有人不屑的问道。

    “是殿...”

    “好了”黛云正要说些什么,被子彧打断“你只做这梧耒园园主便好,琐事由沛聆打理,稍后与沛聆再仔细商办。”子彧缓缓道,语气不容质疑。

    黛云也不再推辞,众人接连祝贺,只见攸宁一人窃笑。

    “谢殿主赏识”众人散去,未昔向子彧行礼道。

    “子彧可不是赏识你,是多谢黛云陪伴爱妻”攸宁笑道,一副调侃模样。未昔与黛云却是心中大惊。

    “殿...殿主...”

    “好好照顾子清,若有要事来齐光殿告知”

    “…未昔明白”

    “她...可还住的惯”

    “住处没有不适,只是姐姐总有思念,往事也难以放下”黛云说道。子彧闭上眼睛,转过身去,不知怎的如此脆弱起来。

    “当日是你救了子清?”攸宁见子彧情绪难抑,便岔开话题。

    “是简之,那是我派简之去办些事情...”未昔又从头说了一遍,攸宁与子彧静静听着…

    黛云每日都要陪着子清待上一整日,日头不落万是不回的,今日天色已然褪成墨黑,却仍不见黛云前来,子清在院里徘徊了好一会儿,心想着许是今日大会结束的晚了,黛云今日便不过来了,索性回屋歇息了。

    屋内烛火微烁,子清正朦胧的睡着,好像听见外边有动静,却懒得醒来,隐约之间,床前似乎站了一个人,子清微微睁开眼睛,许是未彻底醒来的缘故,怎么也看不清那人的脸,只一袭白衣很有仙韵,手指修长很是好看,只是不明白这样好看的手为何发抖....为何.....忽而只觉眼前的景象越发清晰起来....

    “子彧 ! ”子清猛然起身,环顾四周,却发现空无一人,她闭上眼睛,明明如自己所愿,却难掩失落。

    子清缓缓下床,斟一杯茶,如酒般一饮而尽,想来却是好久没醉过了。随着又踱步到院中,看着这林,这草,这花,这夜... 竟生出一股孤寂,忍不住叹息,怎的今日的夜如此慢,如此长......

    “姐姐昨日睡的可好”黛云一大早便带着饭菜过来了,见子清坐在院中,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

    “昨日梦见故人了”

    “我知姐姐的为难,若是黛云怕不能比姐姐做的好”黛云也坐下来,“姐姐快些吃饭吧,别想那些让人心烦的事了”说着端出饭菜来。

    “他...好么”子清眉微皱,不过三字喉咙已酸胀起来。

    “我昨日见殿主很是憔悴,像是许久没睡好的样子,眼眶红红的,再加上一袭红衣,又吓人又让人心疼”黛云微微一笑说道,“等姐姐思念大过为难就去见他”黛云缓缓拉过子清的手,疼惜的看着这个被命运玩笑的女子。

    “嗯”子清眼中带泪,微微点头,心中尽是感激。

    “姐姐这月怎的还不来信”子织轻轻扶着茶杯,语气中尽是急躁。

    “子织放心,子清好的很,许是最近忙了些”

    “你怎知姐姐好的很?”子织见攸宁一脸淡然,有些疑惑。

    “我...我听子彧说的”

    “那他怎知?”

    “这就得问他去了,我不知道”攸宁暗笑,多谢子彧帮忙解围了。

    “你知我也不愿再进那齐光殿”子织怪道“你去问”

    “好好好,我去问,你放心”攸宁环过子织,往茶杯了添了些新茶“属下给姑娘倒杯茶,姑娘喝些,好清清烦躁”

    子织噗嗤笑了出来

    “无趣”可心中却知攸宁之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