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3:14:19本章字数:2229字

    子清在院中悠然逛着,看着院里的花儿从鲜艳变得憔悴,看着满院苍翠的草木皆已有落叶之势,想来已有一年的光景了,每一次的梦见,每一次的梦醒,每一次看着无垠黑夜,思念都在一点点侵蚀着日渐消退的为难,无法抗拒....

    “姐姐,今日元夜,可有什么想做的”黛云与未昔一同走进来,身后跟着简之,三人皆提着酒来。

    “黛云真知我者,今日不醉不休”子清接过黛云手中的酒来。

    “有酒有菜,边聊边喝,今日我们四人就是团圆了”未昔把菜端出整齐的摆了一桌子。

    “对”黛云满足笑道。

    四人皆笑,不知是苦笑还是真笑,举杯对饮,不知是喝酒还是消愁。

    月已高挂,街上喧闹,抱着孩子的,挽着夫君的,各各喜笑颜开。

    不知什么时候子彧已换下耀眼的红衣,与沛聆正往什么地方去。

    深山小屋内,老老少少挤于一堂,小小屋子装的满满的,暖暖的。子织与文茵陪着忆之一起玩,汐月与琼华在忙着做菜,攸宁陪着穆夫人在聊些什么,人们都挂着像未经风霜般的幸福笑容。

    “子彧,那可是子彧”子彧在院中站了一会儿,本欲转身离开,被穆夫人叫住。

    “母亲”子彧走进屋来。

    “子彧快坐,方才还欲让琼华去叫你呢,今日团圆怎能不在一起”穆夫人亲切的拉过子彧,坐到身边。

    “正是正是,省了琼华跑一趟 ”攸宁笑道。

    “母亲,我...”

    “子彧来了,我再去添副碗筷来”汐月把菜放到桌上,转身又往灶台方向去了。子织陪忆之在旁屋玩,忆之只顾玩手头的剪纸,子织却知外堂谁来了,一时不知该出去还是暂且在这躲着。

    “母亲...可怨我”子彧不敢看穆夫人的目光,眼睑微垂,似做好了被责备的打算。

    “母亲见你这般消瘦,便知这些日子来你定不好过”穆夫人拉过子彧的手,轻轻拍着“母亲更知那时的每一件事皆非你所愿,我一个要进黄土之人又有什么可过不去的”穆夫人眼神中闪着慈祥,好似也从那些经历中成长了许多,“都说子彧是不近人情的冷血之人,叱咤江湖翻云覆雨,无人敢近,可我眼中的子彧却重情重义,又脆弱又坚强,如今只是个于琐事无能为力,苦苦念着妻子的可怜孩子”

    子彧闭上眼睛,不知什么在眼里热的难受,原本冰凉的手在母亲的手中慢慢回温。

    “母亲说的是,子彧不必自责,我前后丧夫丧亲,到头来柳家竟只剩了我一人,我固然也曾想自挂于树前,可又觉得生而为人不该如此懦弱,不能辜负生者的寄托 。且生死乃常事,江湖也多恩怨,况自身有错,不过是因果轮回罢了,若沉溺于痛苦仇恨,也是空折磨了自己。我今日才真正明白,这世间的结局啊有时候还真是公平的不像话,别人欠了你的会有人替他还给你,你欠了别人的也会终有一天要还给谁,若你们还没看到结局,那意味着你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罢了,总之你现在的一切都是你应该承受的,所以啊,何必怨”汐月把碗筷放到子彧面前,话语间虽有些眼泪,依旧面容带笑。

    子彧睁开眼来,缓缓起身,双手抬于面前,向众人行礼,两拂长袖挡住滑落的眼泪。

    “子彧有愧,竟今日才来”

    “我们于那齐光殿有心结,姐夫于我们这小屋有心结,今日既相见,两处心结便算消了,子织敬姐夫”子织从屋内出来,泪痕未干,不知拿起了谁的酒一饮而尽。

    “对,今日团聚,便再无恩怨芥蒂”攸宁说着,把桌上空杯皆满上,众人举杯于桌前,敬天敬地,敬彼之豁达胸襟,敬心中仍存的爱,敬一路走来,依然活着的自己。

    “父亲,母亲,孩儿敬你们”不知何时忆之跪在两座坟冢前,像大人一样,把酒倒在地上。默默转身却撞入了谁的怀里。

    “忆之长大了”汐月紧紧抱着忆之,颤抖的手抚摸着忆之的头发。

    “母亲若觉得小屋...”

    “莫要劝我了,我守着子衿才算安心,哪都不如这里”穆夫人知子彧要说什么,语气坚定。子彧便不再说下去。

    “天已经很晚了,你们快些回去吧,再黑些怕要看不清路了”穆夫人又说道。

    “子彧改日再来看母亲”子彧行礼,攸宁与子织也一同示意离开。

    “快去吧快去吧,文茵快去送送子彧子织”

    “是”

    “见姑爷这般,就知小姐定比姑爷好不了哪去,老天真是无理,偏让有情人分离”文茵一同四人出来,说着又要哭出来。

    “好了好了,文茵还是快回屋里帮琼华收拾吧”子织说道。

    “…那姑爷,小姐慢走”文茵擦擦眼泪,回屋去了。

    “秋夜难免凉了些,汐月忆之莫再感伤了,快回屋吧”攸宁见院中汐月与忆之正说着什么。

    “正要回去,要走了么”

    “嗯,改日再来”

    “都路上小心”汐月看四人人,嘱咐道。

    “知道了,嫂嫂快进去吧,可别着了凉”子织催促着。

    “好好好,忆之和姑姑道别”

    “姑姑慢走”

    “去吧”

    看着汐月与忆之进了屋,这四人才转过身去。

    “姐夫可知姐姐所在?”子织满眼期待。

    “....不知”子织目光暗下来“姐姐还是不肯放过自己”

    “好了好了”攸宁把子织环在怀里,“子彧,我们走了”

    “去吧”子彧看着子织攸宁的马车消失在黑夜中,转身看着山脚的两座孤坟。子衿,你若已不再怪我,快让子清回到我身边可好....

    “殿主,我们去哪”

    “你回去吧,不用管我了”

    “是”

    “阁主”凌非行礼。

    “子彧来了”话者发鬓已白,灰衣薄衫,面容和蔼,坐在棋盘一侧,似老神仙。

    “我原谅父亲,父亲也原谅我吧”原来那老人乃言天此,那日虽盛怒之下,子彧仍未割舍掉养育之情,只废了父亲的武功,并让凌非照顾于此,谁会想到如此面相下曾经是一颗追名逐利残忍不堪的九曲连环心。

    “父亲从未怪过子彧,何来原谅”言天此笑中多了洒脱,许是夙愿达成的缘故,在此隐居的时日似乎也磨去了戾气与争抢,一日比一日看开。

    “父亲好生休息”说罢子彧抽身出来,走在这层层绕绕的竹林中,杂乱的挥舞着长剑,只想嘶吼,只觉荒谬,为何这些人们都能如看透般豁达,为何父亲能如此轻易原谅自己的过错,这世间好像只有我和子清深陷其中难以自拔,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