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3:14:28本章字数:1341字

    天水堂内,树林之中,方桌之上,饭菜几乎未动,只二人独醒。

    “子清姑娘,别怪简之多言,你既如此放不下他,何必躲在此处相思”简之勉强撑着醉眼,手里的酒杯仍往嘴里送。

    “你懂什么....你们都是局外人当然说的轻松,你们怎知我心中多苦...罢了罢了,许是我心眼小,装不下太多事”子清边醉边不停流泪。

    “姐姐不然别....”黛云正欲劝子清别再喝了进屋休息,却被未昔拦住“你未看出子清姑娘今日是一心想醉,既如此,何不让她趁了心意”黛云不语,默默把酒打开。

    “我问你,若是你深爱之人害了你家,你能怎么做,你能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般和他举案齐眉么”子清有些自嘲的问着简之。

    “若是你,我便原谅,若是别人,便血流成河”那日她如仙子般衣袂飘然的落于自己身侧,他看着她,那一刻起他便被牢牢的锁在了她的眼神里,不愿自救。

    “简之....”黛云有些惊讶,未昔却因简之终于说出心里话而欣慰起来。

    “说的是些什么”子清一挥手,又喝起酒来。

    “我说...既如此,子清怎不忘了他,再择良人”

    “.....刻骨之爱怎是说就忘的了的”喉咙越发酸痛,不知流进的是酒还是泪。

    “刻骨之爱….”这话犹如刀剑刺到了黛云的心里。

    “黛云…”未昔紧紧环住黛云,心也跟着隐痛起来。

    “未昔,你从未不是我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我知道…我知道”

    “枕函香,花径漏。依约相逢,絮语黄昏后。时节薄寒人病酒,铲地梨花,彻夜东风瘦。

    掩银屏,垂翠袖。何处吹箫,脉脉情微逗。肠断月明红豆蔻,月似当时,人似当时否?…人似当时否…真是好诗”

    “姐姐莫要再吟这伤情之诗了,我只问姐姐今日可喝得痛快!”黛云也喝起酒来。

    “有的人借酒消愁,有的人嗜酒如命,还有的人啊,只是想醉罢了,不指望能消愁,至少...能睡个好觉”子清笑着,泪流着,一杯又一杯。

    “对,睡个好觉,把不该入梦来的人都赶出去”简之也莫名伤了起来。

    不知又过了多久,不知又喝了多少杯,子清趴在桌上,快要昏睡过去。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我以前只觉这诗太小家子气,今日竟懂了几分。”黛云淡淡说道。

    “相思之苦乱人心,让人看着茶杯都能落了泪”未昔好似经历过般说着。

    “还是无情最自在,罢了罢了,你扶简之回去,我扶姐姐回屋”黛云说着便起身。

    “好”

    子清隐约觉得好似被人抱着,枕着的东西温热又熟悉,不知是谁擦去了自己眼角已凉了的泪,不知谁把自己轻放在了床上,又不知谁像他一样轻吻了自己的额头....

    “言子彧... 我拼命灌醉自己...拼命不去想你...拼命不让自己梦见你....你怎么...你怎么还是又在我的梦中”子清哭着,声音断断续续,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竟如此贪恋这梦中的怀抱,“言子彧,你....”子清只觉一股温热,堵了话语。

    她紧紧抱住梦中的情郎,果然思到极致,连梦中的心碎都如此清晰。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不知什么时分,子彧斜倚在窗前,零落着一地的空酒罐…

    什么时候我才能不用再苦苦的克制我的爱意与想念,什么时候我才能再光明正大的抱着你…

    他喝了一杯又一杯,昔日的风流洒脱早已荡然无存,牵绊如此恼人,他却还是甘之如饴,心甘情愿。

    我不敬天地,不敬命运,不敬回忆,不敬自己,这些酒…这所有的酒…全都敬给你… 他踉跄跪在了地上,手里的酒杯一同掉落,碎了一地…

    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