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3:15:18本章字数:2073字

    后来又逢孟秋雨,雨中只剩君一人。一别三年,他总会默默走着,像那日两人初在雨中般,他望着,叹着,恋着,念着….仿佛这雨落在身上,就能感受到她同样的思念。

    忆归期,数归期。梦见虽多相见稀,相逢知几时。

    “姐姐,可醒了?”黛云轻轻推开门问道。

    “醒了”子清缓缓坐起来,只觉得头沉的像个石头。

    “外面可是下雨了”

    “是,不知怎的,今年雨水多了些”黛云一笑。

    “我又梦见了他”子清垂下眼来,竟开始思念那久违的拥抱...

    “说明姐姐对他的情深,是怎样都无比躲避开的”黛云笑的开心。

    “黛云今日如此开心,可是有什么喜事?”子清走下床来,淡淡问道。

    “姐姐现在是思念大于为难,难道不是喜事?”

    子清一惊,是这样么?可是...不是这样么?

    “这些日子...都好么”

    “谁?”黛云调侃着。

    “他”子清无奈叹气,只得承认了思念。

    “好好好,身体健康,只是爱妻不在身旁,害了相思病”

    “你这张嘴跟攸宁可真像”子清无奈笑道。

    “那姐姐有何打算?”

    子清不语,只拿出纸笔,在写些什么。

    “黛云懂了”

    “姐姐先吃些东西,我去告诉未昔准备马车”黛云笑着跑了出去。

    子清在屋里站着,心却难以平静,激动,慌张,害怕,期待....纷纷涌上心来。

    只一刻左右,黛云就又跑了回来。

    “姐姐,可吃好了,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实在吃不下,先去深山吧”

    “也罢,黛云未昔陪姐姐同去”

    “好”子清感激笑道。

    路途不算长,子清却坐如针毡,莫名其妙的慌张,一别三年,一时不知第一句话该说些什么...

    “姐姐,到了,我与未昔就在院外等着,不打扰你与家人重聚”黛云把子清扶下马车。

    “....多谢了”子清眼角一酸,不知怎么感谢这个妹妹。

    “姐姐快去吧”

    子清快走到院内,到了堂前却又缓住了脚步,心里退缩起来。

    “小姐”文茵看见子清,连忙冲了出来。

    “文茵....”子清扶起文茵来,两人止不住的流泪“小姐可算回来了,文茵好想小姐”

    “子清.....”穆夫人与琼华听到声音也到院中,穆夫人见着三年未见的女儿,嘴唇也颤抖起来。

    “母亲”子清跪倒母亲面前,抱住母亲只是哭,重逢的眼泪总叫旁人也红了眼。远处的黛云默默抹去眼泪,靠在未昔怀里。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上屋里来”穆夫人颤抖着手拉着子清走到屋里来。

    “子清怎的瘦了”母女二人刚坐下就又哭了起来。

    “夫人疼爱小姐,一日不见便觉得瘦了,何况他日一别已三年有余了”文茵说道。子清看着母亲衰老的样子,却不像只三年未见,心脏又抽搐起来。

    “母亲....”明明有一肚子话要讲,可如今除了母亲却再说不出别的话来。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穆夫人念叨着,一直紧紧抓着子清的手好像一放开自己的女儿就会又消失三年一样。

    “琼华,快去告诉子织”穆夫人吩咐到。

    “是 ”

    “小姐夫人喝些茶吧,别哭坏了身子”文茵红着眼端来两杯茶在桌上。

    “对对对,子清喝些茶,子清一路来也累了吧,可吃了东西了?”

    “姐姐... 姐姐终于回来了”子清一抬头看见了自己的妹妹,攸宁,嫂嫂,侄儿,又止不住眼泪,子织跑过来紧紧抱住子清,像是要把这三年搁置的拥抱一次抱回来般。

    “怎的如此快就来了”穆夫人环着子清,轻拍着子织的背。

    “忆之昨日刚到清幽园便说相念母亲,今日吃了早饭便打算一同回来,谁知刚到山丘就见到琼华急急忙忙不知干什么去,我一问才知...姐姐回来了 ”子织这才缓缓放开子清,哭的声音都变了些。

    “还是你们姐妹俩心有灵犀...”穆夫人欣慰着,这家人啊终于团聚了。

    “母亲快别哭了,子清回来时好事,高高兴兴的,忆之快去叫姑姑”汐月也红着眼睛。

    “姑姑,忆之想姑姑了”

    “....忆之都这么高了”子清抱住忆之,心中五味陈杂。

    “快别哭了,子清快跟我们讲讲这几年过的可好?”攸宁说道。

    子清把忆之安坐在身侧,擦擦忆之的眼泪,也擦擦自己的眼泪。

    “这些日子都多亏了黛云的相伴..... ”

    这三年的挣扎与煎熬,只言片语未能道尽万分之一,子清说着,仿佛只在说别人的故事般透着风淡云轻,这三余年的离别生活,竟只片刻便说完了。

    “好在姐姐得贵人相助,才没吃太多苦”子织感激着。

    “那外面可是未昔与黛云?方才有些着急,只扫了一眼也没顾上招呼”攸宁问。

    “是,黛云不忍打扰相聚,只在外等着”

    “恩人竟在外头?快扶我起来...去好好道谢”穆夫人急着起来。

    子清子织扶着穆夫人出了院子。

    “多谢黛云姑娘出手相助”穆夫人说着就要行礼。

    “夫人快别这样...”黛云一见连忙劝止“黛云自始欣羡姐姐,今日有幸相助,乃求之不得,何必言谢”

    “黛云所言甚是,既如此我与黛云就先回了,不劳烦照顾了”未昔说道,示意众人告辞。

    “若不闲寒舍狭窄,他日定常来做客”穆夫人又说 

    “二位慢走,他日若有需要之处,万不可客气”攸宁送着黛云未昔二人上了马车,

    “大家快回去吧,莫要送了”黛云从马车探出头来,挥着手。

    “人也走远了,母亲快回吧,别着了凉”汐月扶着穆夫人往回走去。

    “黛云可是江湖中人?我怎觉得似乎有些耳熟?”子织有些疑惑,悄声问道。

    “她是苏慕言的妹妹”子清淡淡道。

    “....什么”子织停在原地,很是吃惊。

    “姐姐害了子清,妹妹救了子清,就算扯平吧,况且子清尚能释怀,你何必再耿耿于怀”攸宁环住子织,往屋里走去。子织不语,罢了,命运之玄妙,哪一次不是让人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