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3:16:06本章字数:2025字

    天色亮了起来,子彧轻吻还在熟睡的子清,下床间,发现床边落着一张纸。他轻轻展开,熟悉的字迹映入眼来:

    “我知红尘苦,仍愿与卿赴红尘。”

    与卿,彧清… 子清,我答应你…往后这红尘只有我二人,再不苦了。他把纸张放入怀中,又轻轻吻了子清。

    不知什么时辰,子清缓缓醒来,发觉仍是自己一人在床上,一时恍惚起来,不知昨日是梦,还是今日是梦,想到这里,子清觉得心里有些闷,坐起身来只穿着单衣便要冲出门去,这一开门,便看见门外再熟悉不过的侍女正候着。

    “夫人,夫人怎如此慌张”子清这才知是自己傻了,未仔细看屋内陈设便急着冲出来,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一惊一乍,患得患失了。

    “没事...没事”子清拍着自己的脑袋就要回屋去。只觉身上披上了什么东西,随着就是脚下一轻。

    “怎的穿着单衣就出来了,还光着脚,已近冬月,若是着凉怎么办”子彧把自己的长衫给子清披上,眉头微皱,藏不住的疼惜。

    子清只紧紧抱着子彧,享受着这份疼爱,直到子彧把自己抱到床上也未松开手。子彧只好再转过身来,坐在床边,把子清抱坐在自己身上

    “这是怎么了”

    “今日醒来一人,还以为昨日重聚是梦,一时慌张起来,现在实实的抱着你才算安心了”子清把头埋在子彧颈间,子彧竟觉有些受宠若惊,转而笑意蔓延,爱极了怀中娇妻,感受着子清的呼吸,如第一次抱她时的样子,只是今日不再是那日的慌张,而是快要溢出来的满足。

    “我见你还在睡着,就先去吩咐了早饭,谁知这么一会儿就有人如此离不开我”子清放心,日后你在哪我便在哪。

    “不正经 !”

    “以前还以为你是跟攸宁学坏了,我看是你本就是不正经,花言巧语的风流公子”子清嘟囔着,从子彧怀中下来,从屏风上拿下自己的衣裳。

    “我是你一人的正人君子,也只做你一人的风流公子”子彧痴痴的看着子清,这神情,别人从未在子彧的脸上见过。

    “去吃饭”子清觉得自己面颊有些热了起来,忙的躲出去,子彧笑着,也跟了出去。

    “今日天气明媚,一会儿我们去梅林可好?”

    “好”

    “还有一旁的小溪”

    “好”

    “还有街上,好久没好好逛了”子清自顾吃着饭,犹如刚来城中的小孩子。

    “好”

    “一会儿让人告知子织,我们去母亲那里吃晚饭”子清拿着碗筷笑嘻嘻的看着子彧。

    “好”

    “你怎么只会说好了”

    “只要你在,什么都好”

    “不正经”子清小声说着,心里却如灌了蜜一样甜。

    “真是漂亮”子清回头笑着,显然很是开心“天水堂那间小屋树多,草多,偏都不会开花,还是梅林好看”

    “你若喜欢每日都带你来,你若喜欢把雅玄阁全都摆上红梅”

    “我喜欢梅,高傲无畏,可不想束缚了它的自由”

    “好”

    子清转来转去,一会儿看看这株,一会儿看看那枝。子彧悠悠的跟着,整片盛开的梅林,不及子清一丝一毫。

    “子彧快过来”不知子清见到了什么,欣喜过望,唤着夫君。

    “好久没听见你叫我的名字了”子彧上前轻轻从身后拥住子清,语气轻柔的要滴出水来。

    “你看这朵梅花,花瓣为红,花瓣底端却透着淅淅的白色,真是好看”子清沉浸在惊赞里,自顾说着。

    “你不觉得妙么”子清见子彧不说话,一转头,措不及防迎上子彧的吻。

    梅林交错,隐约中,看见两位身着粉衣的佳人拥在一起,仿佛世间再没了遗憾。

    两个人,在溪边散步,和着清风,衣袂飘扬;又在街上四处转悠,一会儿吃着这个,一会儿又买了那个,众人皆识,恭敬问候也无不惊讶如此二人也同平常夫妻般闲逛起来。

    恍恍一天,晚饭又是大宴,众人纷纷入座,举酒当歌,欢笑一堂,只是子织醉了,子清更是醉了.....

    “高兴高兴真高兴 !”子织拍着筷子,醉态也是可爱。

    “说的对”子清缓缓站起来,又倒了一杯酒“子彧,你的”说着一手勾住子彧的脖子,一手把酒杯递到子彧嘴边,醉态撩人。

    子彧扶着子清的手抬杯饮尽“少喝些吧,明日起来又要头疼了”

    “我这两个女儿啊,都好酒,可偏酒量不行,每次醉了非要闹个笑话,等她酒醒了再与她说了,她偏不承认”穆夫人乐呵呵的说着,心中有喜,醉了也是更喜。

    “无妨,都是自家人,哪有什么笑话不笑话的”汐月又斟一杯酒饮下,似有忧愁,又却只能看出笑容。

    “嫂嫂我敬你”子清又转向汐月。

    “我也敬嫂嫂”子织也向着汐月举起酒杯来。攸宁子彧相视一笑,真拿这姐妹俩没办法。

    “好了好了,今日先到这了,都回家去吧”穆夫人送道。

    “都路上小心,回去好好休息”汐月一同出来。

    子清子织已然醉的走路摇晃的厉害,索性老实的被抱在怀里。

    马车已在院外等候着,二人与汐月告别,便上了各自的马车。

    “子彧”子清含糊的喊着,子彧替子清脱下披风与长衫,安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

    “子彧”

    “我在”子彧一边把子清的衣服挂到屏风上,一边答应着。

    “子彧”子清手拍着床,还在喊着。

    “来了”子彧脱下外衣,躺倒子清身边来。

    “子彧”子清抱住子彧,子彧也转过身搂着子清“夫君”

    “快些睡吧”子彧宠溺的拍拍子清的背。

    “子清思念夫君,子清离不开夫君”突如其来的深情让子彧心跳起来,子清往子彧怀中靠了靠。

    “我知我知”

    “好暖和”子清的手从子彧后腰处伸到背上,单衣被子清往后一拥,腰间系着的结也开了,子清贴着子彧微露的胸膛,越发安静,慢慢熟睡起来。

    “不正经”子彧缓缓吸气,闭上眼来,才勉强压住了欲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