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7-07-10 13:16:24本章字数:1859字

    子清醒来,正欲伸个懒腰,发现身旁的子彧还在睡着,调皮一笑,悄悄凑到子彧脸旁,真是好看,越看越好看,子清痴痴的看着,忽然子彧转过身来,向着子清。

    “真懒”子清见子彧仍未醒,轻声说着准备转过身再躺一会儿。

    “我醒的可比你早”子清只觉被拥入了怀中。

    “.....”一阵暗羞,默默拉过被子,盖在头上。

    “老夫老妻了害羞什么”子彧觉得好笑,凑到子清耳边来。

    “你这个人好没意思 !”子清的声音隔着被子传了出来。子彧更是想笑,环在子清腰间的手又紧了紧。

    “天生无趣,不及娘子,一喝醉就要解人衣裳”

    “...什么”

    “胡说”子清不满,一气便转来过,谁想到与子彧的距离竟如此近,额头贴到了下颚,手扶上了胸膛。子清慌乱的后移,坐起身来,惹得子彧大笑起来。

    “原来子清竟是敢做不敢当之人”子彧撑着头,只看着子清。

    “你!…你是我夫君,就...就算是我醉后失态,那也无可厚非 !”子清心一横,硬硬说道。

    “也是,我连人都是娘子的,解个衣裳算什么”

    “你 ! 让开让开”子清下床来,子彧倚在床边,停不住的笑。

    门外侍女听着屋内的嬉笑,也偷笑起来,这世间情真是妙不可言。

    早饭过后,子清在正堂书桌上看书,子彧陪在一旁。

    “我...要去趟齐光殿,子清可同去?”子彧似乎有些小心的试探问道。

    “齐光殿承载了我懵懂莽撞的青葱岁月,也给了我大悲大喜的挫败与美好,如今我一身轻松,再不能打杀,也再无家族使命,只过着我的洒脱人生,已是知足,而齐光殿于我而言,虽辉煌,却早已无温度可言,我天性不喜争名逐利,不愿再进那齐光殿了”子清放下书来,淡淡说道,显出浅笑,知道子彧的心意。

    “我本欲等你回来重新接掌齐光殿...”

    “我心中无恨,心中无怨,断是不愿坐在那殿堂之上,看尽虚伪谄媚,我知你心意,不必再耿耿于怀于往事,子彧大可释怀。”

    “那你可有什么打算?”子彧终于放松下来,眉眼浮笑。

    “等忆之成年后,接管齐光殿吧”子清一丝苦笑,顿了顿才说道“...哥哥...以发扬穆府为己任,若知忆之继承了他的衣钵,该是会高兴的吧”

    “子衿位高,更懂高处不胜寒的苦楚,来日再问忆之罢,若忆之愿意,便去,若忆之不愿,那便任旁人去争抢”

    “好”子清会心一笑,微叹一声,站起身来,“我啊,就踏实的过我的清闲人生了,看看花,看看树,看看云,看看你,与子织谈谈家常,与母亲说说趣事...这样的日子倒深得我意”

    “只要你在我身侧,我便可什么都不管了,打打杀杀也好,颠沛流离也好,岁月平静也好,浓情蜜意也好,怎样都好”

    “这样悠闲的日子久了,子彧不会嫌腻?”

    “这世上一切都会腻,可你...在一切之外,你是我的血肉,我的情思,我的生命...你说我怎会腻...”

    “我待子彧也是如此”子清眼眸微润,由心一笑。子彧也笑,二人相视一笑间,仿佛已过完了一生。

    “我去齐光殿交代沛聆一些事情,沛聆乃穆府心腹,琐事就暂由他打理,我只在这与你偷闲”

    “那真是辛苦沛聆了,告诉沛聆哪日得闲来与我喝茶”子清笑的似有些幸灾乐祸。

    “好,我速去速回”子彧见子清笑,便也想笑。

    “不急,我在这看书就是了”

    “可我急,我想时时刻刻都看见你”

    “好了好了,快去吧,我就在这跑不了”子清笑着,把子彧推出正堂,子彧在子清额头轻轻一吻,这才下楼去。

    他的所有温柔与深情,皆倾付于她,毫无保留,不愿隐藏。

    子彧走后,子清清闲的在雅玄阁转着,不知不觉又来到了二层的那间浴室,回想起那日的相拥还是忍不住甜蜜笑意。

    有时候觉得人生还很长,可一见到你的脸,又觉得余生太短。

    我磕磕绊绊的走着,寻寻觅觅的等着,直到看见你的眼眸,心上的冰霜竟开始融化。所有的彷徨与迷茫失落,在与你相遇的美好面前,没了踪影。

    后来,我们一路走着,一同经历了大喜大悲,又走过荆棘甚至悬崖,那些痛苦与纠结全然被时间所消磨,你的柔情与眼眸却越发清晰的浮现在我的心头。

    我本不认为世间有何物可不变,可握着你的手的每一个瞬间,我都无比愿意去相信,去尝试,去争取。

    往后的日子里,也许会常常有不可避免的琐事来打扰我们,也许我们会有像普通夫妻一样的争执与吵闹,也许我们也会随着时间做一些潜移默化的改变,不管怎样的也许,我会依然在你身旁,与你相拥,你做天下最温柔的夫君,我做天下最得意的妻子。

    你是我的天下,我是你的天下。

    她悠悠走着,回到了房间里,就着洒了一地的光亮骄阳,温暖的笑着睡了过去。

    子彧细细与沛聆交待过后,心里无比踏实温暖,他缓缓来到曾经日夜待着的房间里,看着依旧安然躺着的两张诗文出了一会神,他轻轻的把诗文一同折好,放在自己怀里。

    子清,我一直在等着什么,可直到那日见了你,就知道我不必再等了。

    不知什么时辰,她缓缓醒来,睁开眼睛,看到他熟悉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