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尾声

    更新时间:2017-07-10 13:16:43本章字数:1149字

    八年后,忆之十六岁。眉峰若剑斜指向天,凤目明澈顾盼生辉,傲骨嶙嶙仪表堂堂,已然不再是年少的稚嫩模样,眉宇间的正气也越发像极了子衿,只是眼角深处似乎总挂着些许哀伤,自己独自收藏,不与人倾诉。

    他听尽了恭维之语,在众人的目光下坐上了那个冰冷的位置。

    “恭贺新殿主上位”

    “新殿主真是英姿飒爽啊,跟当年的子衿没有两样”

    “是啊是啊”

    ……

    那个昔日险些被追杀掉的孩子,坐在这个曾经逼死双亲的大殿之中,看着底下众人趋炎附势的嘴脸,他似乎隐隐的笑了。

    “忆之也变成了大人模样了”齐光殿外,子清子织一行人静静看着这幅如当初无两样的盛世之态,心中却也多了平和。

    “这是忆之的选择”

    “汐月怎么没来”攸宁淡淡问道。

    “不愿来”

    他们静静的望着,知其苦,便不会再为之甜所迷惑,坐上这显赫的宝座并不见得是一件喜事。

    “江湖无少年”子清看着走出殿来的忆之,也松了松皮肉,带上了笑意。

    “姑姑”忆之看见家人,也笑着,如幼时无忧的模样。

    “客人可都安置好了”

    “师傅放心,忆之都安排好了”那年十岁的一天,忆之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母亲任人打杀,梦见自己一次次失去亲人,他哭着跪在子彧面前,求他教自己武功。

    深山下的新冢成了旧坟,小屋内的故人也只剩了一个。

    汐月在屋内静静坐着,望着一片宁静的翠绿,隐隐的湿了眼眶。

    “子衿,以前总遗憾你什么也没给我留下,让我念你时连个睹物思人的东西也没有。如今才恍然明白,原来你什么都给我留下了,我不管见着什么都可以想念你。”

    “舅母,母亲什么时候回来呀”

    “别急,快了快了”汐月把孩童抱在了自己腿上,像那时抱着忆之一样。

    那一行人一同去了穆府。

    而偌大的穆府只有沛聆琼华文茵三人在忙前顾后的打扫着。

    “小姐,你们来了”文茵看见子清他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辛苦你们了”

    穆府空置多年,朱门上的漆已经斑驳,花草也早已枯萎,连水井里的水也蒙上一层不知名的薄雾,整个府中,无处不灰尘。

    经过三人的修整,总算有了几分生机,也染上了几分旧情。只是这府中不再有家丁,往后也只有这三人,三个旧人守着旧人。

    忆之往祠堂添上了两个新牌位,默默跪了下去,头贴在地上,久久的,才起来。

    几人在穆府只停留了一些时间便离开了。

    沛聆看着子清慢慢淡去的背影,淡淡笑着。若说以前年轻,喜欢的轻狂,那如今却成熟了也稳重了,却也爱的更深刻了。

    “姐姐姐夫好好休息,我们同忆之就去深山了”

    “去吧去吧”

    “姑姑,师傅”忆之示意二人,几人在雅玄阁分手。

    子彧同子清回了雅玄阁,一推开房门,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孩便冲了过来,扑倒了母亲的怀里。

    “母亲”

    这一日的天气很清,就连晚上的细细微风也像情人的手一样温柔的拂过脸上。

    不知何处,一座坟冢旁倚着一个黑衣男子,长发高束,彬彬有礼,气韵难掩。

    “你不在的日子,还是不太好过”

    他手里握着剑,不知因何流下了眼泪,嘴里还微弱的说着些什么。

    “…上弦月,此生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