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缘起

    更新时间:2017-07-11 15:28:28本章字数:3302字

    清晨的连云山脉。。如今已要入秋。天气慢慢转凉。山脉里的树木也开始变黄把整个山脉点缀的黄绿交错。让人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半空中两只鸟儿嬉戏打闹着。甚是活泼。空中一流光划过。惊的鸟儿连忙扇动翅膀逃向远处。只见竟是个颇为英俊的中年男子。一身锦衣白袍。头发束发扎髻,直到腰间。上面还插着根银簪。“嗯,已经到连云山脉了,看来一会就能回到宗门了。”男子便飞边轻声说道。“嗯,奇怪那是岩鹰嘛?为什么竟是通体血色。”只见男子迟疑了片刻便化作流光追了上去。

    “龙叔,我们快到了嘛?”余道问向坐在身旁的龙叔。“快了,穿过这片连云山脉就要到了。已经很久没来过这里了。好在还记得方向。”龙叔说道。余道看向四周郁郁葱葱的古树与那远处如卧龙一般的山脉说道“龙叔,这里的景色真是好看。”“是啊,你龙叔年轻时,还在这里打过猎呢。”龙叔亦望向四周回忆道。“可惜武哥和刘吉不能一起看见了。”余道低下头轻声说道。“阿道,你要知道没有人能陪伴你一辈子的。即使是龙叔有天也会离你而去。但重要的是我们永远都会留着你的心中。看着你成长。”龙叔摸了摸余道的头安慰道。“嗯,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余道望着龙叔坚定的说道。“咦,龙叔你看天上怎么有只红色的老鹰,还那么大。”余道突然发现马车上方出现了一只血红色的老鹰。“嗯,我也从来没有见这么大的老鹰。”龙叔向余道所说望去也是好奇道。“遭了,龙叔它朝我们飞来了。”余道连忙惊道。“驾驾驾。阿道,坐稳了。”龙叔一边连忙赶着马儿一边提醒余道。余道连忙拿出了银弩瞄准起了血鹰。可血鹰仿佛知道银弩的厉害竟一个飙升飞到了高空盘旋着。“哈哈哈,小子我找你找到好苦啊。”只见天边又飞来了一人。正是那天阴子。“遭了,龙叔这老东西追来了。”余道连忙说道。“别慌,阿道。准备跳车往树林跑。”龙叔说完便控制着马车脱离了大道。向旁边的丛林赶去。“哼,上次因为怕毁了血丹让你逃走了,这次我看你怎么活下来。”只见天阴子说完人便在半空中念着极为拗口的咒语。转瞬间天阴子头顶便出现了如马车般大小的巨大火球。余道抬眼望去不禁感到呼吸一紧,头皮发麻。“这,就是仙人的法术嘛?”余道仿佛傻了般喃喃道。“去。”天阴子将火球砸向了马车。“阿道,快跳。”龙叔连忙推了余道一把大声喊道。余道一惊回过神来。连忙往下跳。“轰轰”。一时间浓烟四起。石块乱飞。“咳咳,余道费力爬起来看向原先马车所在处,只见那里已只剩下一个深深的大坑。”

    “龙叔,龙叔,啊!啊!龙叔你在哪。”余道疯了一般的喊着龙叔。“哈哈。果然没错,这银弩果真是极品灵器。”天阴子将炸飞了出去的银弩捡回后大笑着说道。接着他看向下面像疯了一样的余道冷笑道“小子,你的龙叔已经化成了一堆飞灰了,我这就送你去见他。”“啊!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肯放过我。你杀了武哥,杀了刘吉,现在又杀了龙叔。难道人命在你们仙人眼里真的一文不值嘛?你回答我啊!”余道向半空中的天阴子疯狂喊道。“好,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你们的命在我眼里就和蝼蚁一样。贫贱不堪。哈哈,这个答案你满意吗?”天阴子大笑着说道。“好,那你就快来杀了我这个蝼蚁啊!”余道说完竟掏出身上的三颗血丹一口吞下。“小子,你找死。”天阴子看的目眦尽裂。原来他今日便想着一开始就以雷霆手段杀了余道。毕竟唯一能抵挡银弩的赤炎兽甲已经没了。他本打算就算舍了血丹,也要直取银弩。可亲眼看见血丹在他面前被吞。恨不得将余道扒皮抽筋,抹灭灵魂。“怎么回事,啊,我的血鹰。”只见天阴子原来冲向余道的身影停了下来一脸不敢相信的说道。天阴子抬头望向原本血鹰盘旋所在处。只见不知那里何时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一只手上抓着血鹰。血鹰在他手上竟瑟瑟发抖,一副害怕至极的样子。天阴子看向那人的时候。那人亦看向了天阴子。

    嗡!

    无声的嗡鸣,在天阴子脑海响起。仿佛世界都在一时间崩塌了。

    天阴子浑身如遭电击,时间静止一般。

    天阴子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男子仿佛没有看见似的也不追赶。只见男子手一扬手中便凭空多了把长剑。此剑湛蓝色呈半透明状上面印有“君子”二字。男子手一挥长剑便飞了出去。速度之快,无法言表。宛如在跳跃空间一般。天阴子边逃,变回头望去。瞬间他感觉自己好像看见了把剑。可又像是错觉。“呲”天阴子失去意识时仿佛听见了有人被刺穿的声音。天阴子的尸体向前滑翔了一段距离向下落去。

    只见中年男子放开了血鹰任由它逃向远方。又接住了飞回来的长剑,未见其动作长剑便消失在了手中,如同从未出现一般。接着男子又来到正在地上疯狂翻滚的余道身边。只见此时的余道在地上疯狂的翻滚着。全身都变成血红色就像浑身的血液都要破体而出一般甚是骇人。

    男子拉起余道向他嘴里投了颗药丸似的东西。接着在他身上连点数下。终于使余道晕了过去。男子又放出了一朵白云拉着余道站了上去。瞬间白云便化作了流光消失在了远处天边

    一道流光划过。仔细一看竟是白云一朵。上面还站有两人。正是余道两人。余道睁开眼只觉得浑身像被马车压过一般,沉重无比使不上劲。几乎没有一处不疼的地方。“别乱动,你体内的灵气还没有去除干净。”男子一只手拉住余道,开口说道。“难道是他救了我。天阴子呢?”余道心里想着便向四周望去。还好余道此时还不能动弹。不然他一定会惊的从云上跌落下来。原来只见余道身处万里无云的碧蓝天空之中。“总算是到了宗门了。”男子望向前方笑说道。只见远处天边出现了连绵不绝山脉,山脉仿佛被披着一幅神奇的白纱的薄雾包围着的,变幻莫测,白纱隐隐约约有群峰错落,突兀撑天,千峰竞修,宛如人间仙境般。转眼间两人便到了跟前。“拜见良云师叔。原来是良云师叔回来了。”看守的两名弟子连忙上前说道。“嗯。”男子微微点头便带着余道飞了进去。

    “良云,此次开启天兽古城规则可有变动?”只见在一极其恢弘的大殿之上一中年男子坐在高位之上问向站在下方名叫良云的男子。只见高位之上的男子一身红衫。头戴金冠,留有胡须。倒是颇有一副帝王之相。“回师尊,此次我们人类大宗和他们妖兽联盟共同定下的规则与往日所定规则并无太多不同。只是他们这次突然提出将最低修为降为筑基。”良云答道。“他们妖兽越低阶对应我们人类修士越有优势。不过等到了高阶后。我们人类修士通常对上同阶妖兽往往胜出的都是我们。估计在我们减轻对他们的打压后他们也恢复了点元气吧。”高位男子说道。“嗯,妖兽他们生下来便是天道宠儿。不论是肉身还是神魂都对我们人类强大。可越往上他们对神通的领悟,道法的感应就远远不如我们了。”良云接道。“这就是平衡。万事万物皆要遵循的平衡。好了,你为何要将那个凡人小子带回来。”高位男子望着良云问道。“师尊,事因弟子归途中偶然发现一修士已凡人精血喂养妖兽,再炼化兽血成丹以增强自己的修为。弟子将那修士灭杀。却见那凡人小子因误食妖丹将要爆体而亡。便喂了他归灵丹将他带了回来。”良云说道。“良云这世间种种都有它的定数。你既已然修道,便不因再管身外之事,早日成就大道。你今日救下凡人小子便改变了他的命运。你又怎知这对他而言是好是坏。你可知往后他的因果便与你有联系。”高位男子突然站了起来,走到良云面前轻声道。“难道师尊,这便是您所修的无为之道。若是这成就大道最后都成了如此,那还有何意义。”良云出声道。“良云,你天性温雅。我知道你不喜为师所传之道。但你已停留这步太久了。我派你代表为师参加天兽古城商议规则,便是想让你看看同辈之间你已落下多少。已你的资质实数不该。”男子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师尊徒儿让您失望了。”良云低下头愧道“算了,你先下去吧。”

    男子摆了摆手说道。“是,师尊。徒儿告退。”良云说完便退了出去。

    房间里的余道坐在床上。自从那名叫良云的男子将他带入房间便出去后,就再也没人来过。虽不知这里是哪里。但想来那人也不像要加害自己的样子。想了片刻余道便试着动了动身子,却感觉还是很难控制。一时不慎砰的一声从床上掉落下来。“你身体还没好透,就不要乱动了”“吱呀”一声门被打开良云走进来说道。“咳咳,你是谁?为什么救我。”余道虚弱的问道。“嗯,灵气已经散出了很多。再等上几日应该就无碍了”良云并未回答余道而是瞬间来到身边将他扶了起了说道。“行了,你便在这修养几日,我会派人照顾你的。”说完良云便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