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朋友如雾

    更新时间:2018-01-02 23:19:40本章字数:2773字

    多年后,重回故土的周崖漫步在久违的淮城街道上,再次感受到了那份踏实——原来,岁月并非能够改变一切,至少,淮城的模样依旧那么淳朴。周崖不禁红了眼眶,不知不觉地,她停在了一家小车铺前。

    那一年,就是在这里,她推着姥姥给她买的新车,来到了那个女孩的面前。

    她叫秋雨,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妹妹,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妹妹,是一个已经走失的小妹妹。

    “秋雨,你知道吗?我是真的,把你当妹妹了。”

    周崖终于忍不住了,不顾形象地蹲在街道旁大哭起来。

    我们之间,早已散场。然而,斗转星移,回忆如常。

    已是夏末,空气中逐渐散发出槐花淡淡的清香。“爷爷,今天我生日,我可不可以邀请我的好朋友来和我一起过生日啊?爷爷,我跟你说,她和我同一天生日,可巧了!”秋雨一边兴致勃勃地帮着爷爷修剪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一边吱吱喳喳地说个不停。

    秋老头抬头看着眉飞色舞的小丫头,淡道:“好啊,多一双筷子的事嘛,容易!说吧,今晚想吃什么?我亲自下厨。”

    “哇,真的吗?”秋雨满眼星星地看着秋爷爷,“我就知道爷爷最疼我了,哈哈哈,那我和奶奶一起去买菜。我想喝鱼头汤,爷爷炖的鱼头汤。”

    说完,秋雨又蹦蹦跳跳地找秋奶奶去了。

    秋爷爷看着整个暑假都快乐得像只兔子的秋雨,心中宽慰不少。“小孩子嘛,就该调皮一点,呵呵呵……”

    陪奶奶买完菜后,秋雨就立马风风火火地赶往周崖的家,满脸欢喜地和她说了吃晚饭的事。

    “啊?”周崖有点迟疑,“我姥姥还没回来,我不知道能不能去啊。”

    “那姥姥去哪里了呢?我和你去找她吧!”秋雨拉起周崖的手就要出门去。

    周崖急忙把她拉住,有点哭笑不得地说:“还是不用了。要不这样吧,你先回家,我等我姥姥回来,我跟她说一下,你放心,我一定会去你家的。”

    “嗯,好吧,我先回去和爷爷奶奶一起准备。你一定要来哦!”

    “好。”周崖勉强笑了一下。

    那天晚上,周崖几乎8点才到秋雨家里,一进门,她就诚惶诚恐地向两位老人以及饿坏了的秋雨道歉,两位老人啥也没说,只是赶紧把热了好几回的菜再热一遍,然后开始吃晚饭。

    晚饭期间,秋爷爷问周崖她的父母是干嘛的,周崖低头沉默了好一会,才勉强地说:“我爸爸很早就去世了,我妈妈她一个人在外打拼养家。”秋爷爷顿感自己失言,连忙道歉,秋雨因为从来没问过周崖她家里的事,突然听到她可怜的身世,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四个人在带有一丝尴尬的气氛下吃完了这顿晚饭。

    晚饭过后,秋雨带周崖去自己的“闺房”参观。

    “这……秋雨,你都是要上初中一年级的女孩子了,怎么房间可以乱成这样呢?”周崖看着床上没叠好的被子,散落在各个角落的玩具,还有随处乱扔的衣服袜子,白净的脸上露出了无法掩饰的嫌弃。

    可是吃饱喝足的秋雨却心满意足地倒在自己的小床上,“啊,只要住得舒服就好了嘛!周崖,你要不要也躺一下?我告诉你,吃饱后就躺下休息的那种享受真是无可比拟的。”

    周崖给了她一记白眼,便在秋雨的书桌前坐下了。

    “周崖,晚饭的时候我爷爷他是无心问起你的家事的,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啊。”秋雨做起来,认真地对周崖说,“对不起啊,我没想到你的身世那么坎坷。”

    “坎坷?”周崖轻笑道:“秋雨,你语文果然很好,怪不得在小考打瞌睡也能考进淮城一中。”

    “啊?你别嘲笑我了,我那纯粹是周公开恩,有点狗屎运罢了。周崖师姐,你这种学霸才厉害呢!”

    “噗嗤”周崖又被她逗乐了,“我才不是什么学霸,我只是一个安安分分学习的——”

    “我知道,温柔的小女子嘛!”秋雨嬉皮笑脸地说,“在下秋雨,未请教姑娘芳名?” 

    “小女惶然,公子有礼了。”周崖笑靥如花。

    “‘惶然’,姑娘之名好生霸气,小生佩服!”秋雨一本正经地憋着脸,但不到一分钟就破功了。

    “哈哈哈哈……”两个女生在房里玩得不亦乐乎,直至夜深,周崖才离开秋雨家。本来秋雨死皮赖脸地挽留她,可是周崖却坚决拒绝:“你的房间太脏太乱了,下次收拾好了我再考虑要不要留宿,小懒虫。”

    无奈,秋雨只好和她一起离开自己的“狗窝”到楼下去。

    临走之前,周崖的目光在秋雨书桌上的相框停留了几秒。

    “咋啦?”秋雨问她。

    “没事,我只是担心自己落下了什么东西。”周崖忙笑道,指着自己刚才盯着的东西说:“这个相框很漂亮哦。”

    “哦,这是一个哥哥送我的生日礼物,他今天本来要留下来一起吃晚饭的,不过家里临时有事,就先离开了。”

    一个哥哥?周崖微微一笑:“那这个哥哥他的眼光真不错。好啦,我们走吧!”

    周崖离开之后,爷爷对秋雨说:“小雨,你过来,爷爷和你说件事。”

    “干嘛呀?”秋雨乐呵呵的。

    “你和周崖这孩子认识多久了?她好像比你大几岁啊,你怎么认识她的呀?”爷爷眯着眼问她。

    秋雨一边剥橘子,一边说:“爷爷,你怎么好奇这个?周崖比我大3岁,她可厉害了,是淮城一中初中部的尖子生之一哦,对了,她这个学年就是淮城一中高中部的人了。至于我怎么认识她的嘛——”秋雨的眼珠子骨碌一转,说:“爷爷,你要不要吃橘子,这个可甜了。”

    “我不吃了,你吃吧。”秋爷爷摆摆手,并没有注意到小孙女避开了自己的问题,“这样看来,周崖这孩子挺不错的,看着也斯文端庄,像个大家闺秀一样。”说完,秋爷爷不禁瞟了一眼晃着二郎腿的秋雨,不知道哪来一股狠劲,大手猛地打在秋雨的大腿上。

    “嗷!爷爷你干嘛抽我?痛死了!”秋雨突然受到惊吓,整个人都从沙发上弹起来了,咬牙切齿地说: “你知不知道你的手比铁砂掌还厉害?好痛啊……”

    “活该!看看你,13岁的女孩子了,没个正经样,整天像个小痞子似的,你看人家周崖,白白净净,娴静优雅。你说,你羞不羞?”

    “我有什么可羞的呀,周崖都上高中了,肯定比我淑女呀,我这半只脚都没还迈进初中校园呢!再说了,我是你一手养大的孙女,我要是感到羞耻,你岂不更羞?”

    爷孙俩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让谁。这时秋奶奶赶紧过来和稀泥,“哎呀,又开始了,你们俩就省点力气吧!很晚了,小雨,快去洗澡然后上床睡觉去。”

    秋雨往嘴里塞了几瓣橘子,愤愤不平地“哼”了一声后就转身上楼去了。

    “嘿,你还哼?这死丫头,今天我不好好抽你一顿你还不知道改改你这坏毛病了。”秋爷爷作势要追上去,被秋奶奶拦住。

    “我说你,慈母多败儿。你不能老这么纵着她啊,这孩子心性太野了,性子太浮,没有女孩子该有的端庄优雅。现在不好好管管,以后肯定是要出事的。” 

    “得啦得啦,我们小雨我最了解,她才不会闹出什么事呢。你呀,一把年纪了,老跟孙女斗气,你就不怕人家笑话吗?”

    “好好好,你最了解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秋爷爷被气得不轻,眉间都拧了个麻花疙瘩。

    “哟,多大的人了,还生闷气。”秋奶奶觉得有点好笑,“这不是你说的吗?让孩子顺其自然地长大,现在又何必自寻苦恼呢?小雨还小,别太管束她。”

    秋爷爷听了这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再皱着眉头。

    夜,静了下来。

    不远处的小屋里,周崖坐在窗前,眺望着天上那一轮明月。

    “秋雨,我真的好羡慕你啊。”她的眼里逐渐汇聚了水汽,月光实在过于清冷,她低下头,泪滴滑落的同时满腹心事亦一涌而出:“陆川,你知道吗?我真羡慕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