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心假意

    更新时间:2018-04-10 16:20:53本章字数:2893字

    萧瑟的秋夜,整座小城都在酣睡。

    电话突然响起,她迷迷糊糊地接了电话:“喂?”

    电话另一头是急促的哭声:“周崖……周崖……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呜呜……”

    是秋雨。

    周崖瞬间惊醒,坐了起来:“秋雨?你,你在哪里?”

    “救我,救我啊……周崖,我好害怕,啊——”

    电话“嘟”地一声断了线,周崖大喊:“秋雨,秋雨,你在哪里啊——”

    回应她的只有空荡荡的忙音。

    “周崖,你在骗我,你骗我。”秋雨歇斯底里的声音突然在房间内响起。

    周崖背后猛地发凉,她发着抖咬着牙,一回头,看见满脸是血的秋雨站在自己的房门。

    “啊——”周崖失声大叫,然后,她睁开了双眼,房里不知何时已铺满月光,她脸上不停地淌着泪水。

    又是这个梦。十年了,每次想起那个夜晚,周崖还是会对自己产生深深的厌恶感,对于秋雨,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罪人。

    “可是秋雨,如果那天你没来找我,就不会有这一场噩梦了。”周崖把脸埋进被窝,再次泣不成声。

    一眼之念,一念之差,悔不当初。或许,那本就是我青春的摸样——即使不堪,却无比真实。

    九月悄然而至,槐花的香味经久不散,整座小城弥漫着幸福的味道,秋雨同学踏着轻快的小碎步迈进了初中校园。

    “嘿嘿,以后找周崖玩就很方便啦!”秋雨望向不远处的高中部教学楼,笑得像朵太阳花,“淮城一中,我来啦!”

    新学期伊始,学校里难免会有一股躁动不安的气息暗中涌动。长假过后,学生们的心总是痒痒的。有人想着新的学期是一段新旅程,从今以后好好学习,百尽竿头或者重新做人,反正,新的开始就有新的希望;有人想着去找自己的玩伴吹嘘整个假期新鲜的遭遇,越想越按捺不住,一双小眼睛老是瞄着墙上的时钟,总觉得老师课前肯定把它的电池拿掉了,不然它为啥总是不动;有人想着这知识真是越学越多,越学越杂,到底它有没有个底儿的呢?因为自己的小脑袋容量实在有限。

    秋雨却在和课程表较劲。

    初中的课程自然是比高中的少一些,因此她和周崖的结课时间并不同。秋雨为此苦恼不已,如果不能一起下课,那么她就不能和秋雨一起回家;不能一起回家,她就见不到小鹿了。

    所谓的“小鹿”,是周崖姥姥送她的那辆自行车,“小鹿”是周崖给它起的名字。

    秋雨看着课程表,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难道自己骑了一个假期的自行车就要这样离开她了吗?上次她央求爷爷给她买一辆,谁知那小气的老头子还记着她升学考试的时候打瞌睡的事情,便板着脸和她谈条件:如果她能在期中考试中挤进班级前十五名,就给她买一辆自行车。

    “十五名?”秋雨真是欲哭无泪,“老天不开眼!我现在可是班级倒数第二啊……还不如让我一命呜呼升天算了!”

    怪就怪当初自己倒头就睡,也不想想那是何等神圣的考场。

    转眼就到中午12点了,下课铃声准时响起。刚开学,大家的作息规律还没完全调整回来。这不,刚下课,也没有谁就急着走,都趴在桌上眯眼了。

    周崖看着不远处正在打哈欠的陆川,不觉偷笑,原来他也会犯困啊!周崖觉得,似醒非醒的陆川比平时多了一分傻气,看着竟有点可爱。

    “周崖,周崖——”一个欢快的声音打破了高一2班的困意,大家循着声音望去,只见教室门口站着一个翘着小马尾的女生,双眼笑成了月牙儿,正咧着嘴呵呵笑着。

    周崖大惊,她怎么跑这来了?难道是,她竟没有立刻起身,而是看向了陆川。他好像,还没睁开双眼?

    周崖连忙跑过去,有点勉为其难地笑了:“秋雨?你今天怎么来了?”

    秋雨一脸可怜地看着她,说:“哎呀,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想骑自行车。周崖,我等你好久了,你下课了吧?我们一起回家吧!”

    周崖看着她,觉得有些好笑,她对自行车几乎有一种病态般的喜欢。

    “那你先在这等我一下,我去收拾一下东西。”

    “嗯,好的!”秋雨乐呵呵地点头。

    周崖有些无奈地转过身,却差点撞到了别人。她大惊,一抬头,陆川的眉眼,以及那晃眼的阳光,重重地打进她的心里。

    那一刻,周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蹦出来了。

    陆川看了她一眼,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周崖,你没事吧?”

    周崖有些结巴,“哈,没……没事。”

    可是,下一秒,周崖却体会到了何为嫉妒,那种把自己的心翻来覆去灼烧的滋味,甚是煎熬。

    陆川看着周崖身后的秋雨,笑得很灿烂,连声音都透着不能掩饰的欢快:“好久不见啊,秋雨。”

    “是呀,好巧啊,小川哥哥你和周崖在一个班哦。”

    “嗯,我不知道你们也认识。”男生有点惊讶。

    “哈哈,说起来我和周崖的缘分很奇妙呢,但是我不能告诉你,这是我和她之间的小秘密,嘻嘻。”

    “就你会贫。” 陆川满眼笑意地看着眼前朝他扮鬼脸的小女生。

    那是周崖第一次见到陆川对女孩子这样笑,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相谈甚欢,她知道秋雨和陆川之间有着羁绊,但她不曾知晓两人之间的关系如此亲近。

    她竟感到有点委屈。

    回家的路上,周崖坐在后座,有点心不在焉。秋雨倒是心情不错,还哼着小曲儿。看着得意洋洋的秋雨,周崖心里莫名地升起一股火气。

    莫非,秋雨是故意来找她的吗?她知道,陆川和自己是同班同学,才故意来找她的吗?

    过去一个多月的相处里,秋雨只是在她自己生日的时候提到了陆川,而且只是说“一个大哥哥”,并没有表露出对陆川其他的感情。可是,看秋雨刚刚的样子,也许,陆川对她而言,并不是普通的大哥哥。

    不知不觉,两人已回到周崖家楼下。

    临别前,周崖叫住了秋雨。

    “秋雨,你还想不想看我们之前没看完的那部《恶作剧之吻》吗?”

    “想啊想啊!”秋雨一脸兴奋。

    “我有个同学有这部片子的影碟,她说可以借给我,我这两天没空,你可以替我去拿吗?”

    “好哇好哇!”秋雨迫不及待地问,“什么时候去拿,去哪里拿?”

    周崖轻笑,顷间,一阵秋风拂过,秋雨顿感凉意。

    夜黑风高,秋雨的身子有点抖,“早知道就穿长袖过来了,中午就觉得有些凉爽,真是笨啊我!周崖和她朋友也真奇怪,拿个影碟而已嘛,为什么要搞得像是毒品交易一样!”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9点整,秋雨同学在蜷缩在城北一座废弃工厂的一角,等着自己的“联络人”。

    秋爷爷以前问秋雨有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秋雨说:“人,还有蛇!”秋爷爷觉得出奇,问她为什么竟然怕人而不怕鬼。谁知秋雨一脸“爷爷你是不是傻”的表情,很是沧桑地回答:“爷爷啊,鬼不都是死后的人变成的吗?没有人,哪来的鬼?”对此,秋爷爷无言以对。

    秋雨不怕黑,不怕鬼,但是,这座工厂却也并不黑,更没有鬼。昏黄的灯光下,秋雨瞄见在另一头的角落里,有一群男孩子围在一起,周围云雾缭绕。

    秋雨心里一惊,自己不会是碰上了吸白粉的小混混吧?

    秋雨不自觉地一回头,却看见了一双发着绿光的眼睛,那绿光令人心里发寒。是只野猫。

    秋雨有点心慌盯着三步开外的那只野猫,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大霉了。然后,在她要拔腿就跑的上一秒,那只猫“喵呜”地扑了过来。

    “啊——”撒腿就跑,却不曾想,自己慌乱之间跑错了方向,一头冲进了那群云雾缭绕的“小混混”中间,抱住了其中一个男生。

    “喂,你干嘛啊?占我便宜呢?”一个带着几分惊讶地懒洋洋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秋雨有点怂地抬起头,却被他嘴里吐出的烟呛到了,于是又低头咳嗽起来。

    “还想这样抱多久啊?”男生没好气地一把推开她。

    这回秋雨看清楚了他的模样,却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我的姑奶奶,我怎么偏偏遇着这个“混世大魔王”了呢?据说,落在他手里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这回自己恐怕要葬身在这个是非之地了……

    秋雨大哭:“周崖,周崖,快来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