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缘来如此

    更新时间:2018-04-11 08:00:00本章字数:2902字

    周崖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那个女孩。她仿佛并不存在于淮城一中。

    因为自己是自律委员会的干事,所以,平时,她借着去各班巡查的机会去寻找那个女生,同时,她还暗中拜托了其他年级的朋友帮自己留意一下,可就是寻不到那个女孩的一丝痕迹。

    周崖认真地端详着手中的照片,忽然发现了一个自己一直以来忽略的事实——她还系着红领巾。

    她是一个小学生!

    周崖有点震惊于这个认知,对方竟然是一个小学生?难道,陆川喜欢一个小学生?周崖觉得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后来,多方打探,周崖终于知道了女孩与陆川之间的故事。

    上学期,学校举办了一场演讲比赛,设有小学组以及中学组。那个女孩,便是小学组的冠军得主,而给她颁奖的嘉宾,就是陆川。

    周崖不禁感觉有点哭笑不得,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那样一个小孩子,怎么可能呢?

    于是,某个午后,周崖站在淮城二小校门的不远处,有点不安地等着照片上的女孩。

    下课铃声响起,一群小屁孩 “哗啦啦”地叫着喊着冲出了校门。这让周崖回想起自己的小学生活,似乎并没有这么吵闹。她一直都是很安静的,安静地做着每一件事。

    在人群中,很是巧合地,周崖一眼便看到了那灿烂的笑容。她和两个小女孩正朝着她走来。一念之间,周崖有点心虚地转过身。

    “秋雨,要不要去吃冰淇淋?”一个女孩子问。

    “好呀好呀,我要吃伊利的红枣牛奶雪糕,那个超级好吃的!”周崖稍微转过头,看到中间的女孩子神采飞扬地回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散发着灵动的光芒,可爱极了。

    原来她叫秋雨。

    周崖不禁想,如果她长大了,应该会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吧!所以,陆川也不是不可能……周崖勒令自己不准再想下去。

    自从那天见过秋雨之后,周崖便思考了很久,她要如何才能认识这个女孩呢?然而,在悄无声息地度过了稍为紧张的最后一年初中生活之后,周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中考过后的那个暑假,当她看着在自行车车铺前蹲着的秋雨,她突然有了法子。

    于是,她推着姥姥给她买的新车,那是她考上淮中高中部的奖励,走到了那个女孩面前。她猜对了,那个女孩很喜欢骑车。整个暑假,她几乎每天都来找她玩,周崖把自行车车借给她,看着她欢快地在淮城的马路上一圈一圈地兜风,她似乎有无限的活力,从来不知道厌倦。

    她们就那样成了好朋友。

    在周崖看来,秋雨性格很好,是一个典型的乐天派。和她在一起玩的时候,似乎所有的烦恼都可以忘记。她颇具幽默感,说话总能冷不防地把人给逗笑。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有时候却很体贴。比如,每次和她一起去吃牛肉面,她会替周崖把面里的香菜挑出来,因为她知道周崖很讨厌香菜。

    看着窗外,周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女孩子是不是都会输给嫉妒心,反正周崖没有办法战胜自己内心的嫉妒感。那天她看到陆川和周崖有说有笑的时候,她心中翻滚着的嫉妒与不满简直要把她吞没了。她的内心叫嚣着:“秋雨你快滚!给我滚!”但嘴角却不能不勉强保持着一丝微笑。

    已经过去两个星期了,周崖觉得,自己应该主动地去找一下秋雨。

    周云谷是个大胃王,这不,第三节课还没结束,她的肚子就“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于是,她给秋雨写了个小纸条,让秋雨下课陪她去小卖部。结果,秋雨断然拒绝了她。

    周云谷十分、无比、非常地纳闷。整整两周,秋雨都没有在课间迈出课室一步,下课了,她也是一副“溜之大吉”的模样——老师前脚刚踏出课室,她后脚也跟着出去了。

    凭着其发达的八卦思维,周云谷断定,秋雨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于是,下课之后,她也不顾秋雨的抗议,硬是把她拽出了课室,来到了小卖部。

    “我说,你是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周云谷死死拽着妄想逃跑的秋雨,“你要不和我说,我就去跟班主任说你早恋了!”

    什么?秋雨吓了一大跳:“你胡说什么啊?这种事能乱说的吗?”

    周云谷一脸“那你要我怎么办”的样子,她耸了耸了肩膀,说:“那你就给我从实招来啊,我盯上的秘密还没有挖不出的!”

    秋雨一副“丧家犬”的模样,终于忍不住了,苦着脸说:“我前两周得罪了别人,正在避风头啊……”

    “避风头?你得罪了谁啊?”这真是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她一直觉得,秋雨为人低调,交际范围那么小,况且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新生,她还能得罪谁啊?

    “她,得罪了我——”就在这时,周云谷背后响起了一个嚣张的声音。

    秋雨立刻一脸惊恐地抓着周云谷的手臂,哭丧着脸:“糟糕,真是冤家路窄……我的妈呀,他怎么还记得我?”

    周云谷转身,不知何时,学校的“四大恶霸”已经站在她的身后不远处。

    秦书阳看到周云谷时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皱了一下眉头:“你们也认识?”

    周云谷无奈地看着秦书阳,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秋雨:“你得罪的人就是他吗?”

    秋雨沮丧地点点头。

    周云谷在这个时候有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不是和你说过,遇到这个人,千万要退避三舍,不能起正面冲突吗?”

    秋雨委屈地说:“我退了也避了,但是那样没用啊,是他先威胁我的,所以我只好狠狠地踢了他,不然我逃不了……”

    “噢——原来是你,是你把他的腿踢成那样的,都淤青了。”周云谷掩住了嘴巴,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是啊,就是我啊!”秋雨继续一脸沮丧地说,咦,等等,“你怎么知道他的腿淤青了?”

    “我说,你们就这样把我晾在一边好吗?”秦书阳有些生气地说,“小谷,我不管你和她是不是认识,我正找那丫头算账呢,谁也帮不了她!”

    周云谷干干地笑了:“表哥,她可是我的好朋友,你就算打狗,也要看主人吧!”

    秋雨本来被秦书阳那一声“小谷”震住了,可是云谷的话又把她的理智扯了回来,“周云谷,你骂谁是狗啊?”

    “我那是好心救你啊,不然你要被他欺负吗?”

    这俩丫头居然忽视自己吵起架来了?秦书阳刚想说话,却看到了秋雨身后正在向他们走来的女生。

    “秋雨,好久不见了,你怎么都不来找我了呢?我好想你啊!”

    秋雨回头,看见阳光下朝着自己微笑的周崖,一如初见的温柔,但是秋雨感觉却多了一丝寒意。

    也许是因为,自己只顾着看周崖,所以她并未发现,此时的周云谷和秦书阳,脸上那复杂的表情。

    周崖倒是注意到了他们这对表兄妹,却没有打招呼。

    周云谷见到她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样子,便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假装没见到她。而秦书阳则是有礼貌地朝周崖说了一声“师姐好”,便离开了。

    一度吵闹的氛围,就这样因为周崖的到来而冻结。秋雨觉得,周崖真是不简单。

    预备铃声猝不及防地响了起来,秋雨才觉得自己肚子也饿了,便对她说:“周崖,我现在要和我同桌去买吃的啦,我改天再去找你玩。”

    秋雨是个粗神经,接下来的时间,都没有注意到周云谷安静得反常。

    周云谷看着秋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内心却是焦灼地翻滚着。开学伊始,同桌都是自由组合的。那天,她在人群中看见一脸了无聊赖的秋雨,就觉得这个女生肯定很有趣。于是,她主动朝秋雨伸出手:“你好,我叫周云谷,我们能做同桌吗?”

    由于自己小考成绩太丢人,秋雨对于同桌本来就抱着随缘的态度,却没想到,竟然有人一脸欣喜地邀请自己做她的同桌,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当然,我叫秋雨,请多指教!”

    周云谷还记得,她笑起来,双眼就像新月牙儿好看。

    那个时候,她真的不知道,秋雨,原来也认识周崖。现在,她竟然自己误打误撞,也认识了秦书阳。

    刚刚秦书阳离开的时候,若有所思地看了秋雨几眼。周云谷觉得,如果自己没有看错的话,他也讶异于周崖与秋雨的熟络。

    周云谷托着腮帮,一直神游至放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