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晴,是雨

    更新时间:2018-04-16 20:20:38本章字数:2711字

    2015年7月15日,星期六,G城,雷雨滚滚。

    秋雨倚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窗外连绵不断的雨线,滴嗒的雨点似乎落在了自己的心里。此时,她已是一名大二的学生。

    前几天,和室友一起吃饭的时候,秋雨第一次听到了大学同学对自己的评价:“秋雨,你知道吗?虽然你看起来很和善,很好相处的样子,但你和别人好像总是有着距离感。你是不是不喜欢和别人太亲近啊?”

    秋雨一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耳边的旋律已经切换到周董的《蒲公英的约定》,即使过了很久很久,这首歌依然可以击中她内心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不是不喜欢,只是不敢了。”秋雨想,却只以一个轻轻的微笑回应宿友。

    彼时,周云谷,周崖,陆川,秦书阳,都已成为记忆里的名字。那一段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就像蒲公英一样随风而去,在不知名的地方生长,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能力找回它,也没有勇气去寻找它的踪迹。

    2008年9月20日,星期六,淮城,丝丝秋雨依旧缠绵着这座小城。

    淮城一中附近的“多多洛”,少女翘着马尾喝着男生用来贿赂自己的奶茶,心满意足。

    “你别顾着喝呀,倒是把你的‘情报’告诉我啊!”秦书阳有点不耐烦地说。

    秋雨才不管他,都是这个家伙,害自己怕遭到他的报复而“鼠头鼠脑”地生活了两个星期,她不惩罚一下他,对不起自己饱受了两个星期的恐惧与煎熬的身心啊!

    “情报呢,我是有的。但你必须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了解周崖,不然等会我可不保证我自己说的究竟是真是假!”

    “什么!你把我踢成那样我都不计较,现在还请你喝奶茶,你不‘将功补过’,还在这里瞎得瑟?”秦书阳气得肺都炸了。

    “可是你也给我带来了精神损失,你要怎么赔偿我?”秋雨瞪着他,显然,她对秦书阳已经没有以前那种的畏惧感。

    或许是因为,她也算是知道了他的一个小秘密——他偷偷地打听周崖的喜好这件事,除了周云谷,她可是第二个知道的人。

    而周云谷是他的表妹,所以自己是第一个知道他“秘密”的外人。

    他们你来我往地斗起嘴来,直到最后,秦书阳红着脖子,红着脸庞,红着眼睛地说:“妈的,你真是比蜘蛛丝还难缠……好吧,我告诉你。”

    看吧,其实这个男生并没有别人说得那么嚣张和凶煞。秋雨得意地笑了。这时,她发现,桌上突然多了一抹阳光。往外一看,外面竟然下着太阳雨。

    “喂,你看,是太阳雨诶。”秋雨有点兴奋。

    “这种时候也有太阳雨?真是奇怪。根据自然科学上的说法,太阳雨在我们这里应该多是春夏季节才有的啊。”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在书上看过,太阳雨其实是在人间的狐狸落下的眼泪,所以,现在肯定是某只狐狸有着伤心事吧。”

    看着秋雨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秦书阳有点哭笑不得。

    “喂,我有个提议。”他突然坏笑着说。

    “干嘛?”秋雨有点茫然地看着他。

    “你打个电话给K市里的动物园,问问他们,园里有没有狐狸哭了。你好过去安慰安慰。”

    他这是在暗嘲自己异想天开吗?秋雨又是一怒,条件反射地又踢了他一脚。

    “啊——”秦书阳弯下腰用手捂着腿,“你是踢腿娃娃吗?我上次的淤青还没消下去啊大姐。”

    “你自找的,叫你嘲笑我。”

    秋雨其实有点心虚,怎么又踢了这个人呢?她会不会把他看得太熟了?

    明明两个人,不过才认识三天,而且还不算完全的认识。

    她并不了解眼前的少年,可是,她却奇怪地,帮他打探自己的朋友的喜好,和他坐在这里聊天。

    很久之后,在某个下着太阳雨的日子,周云谷对秋雨说,她是第一个有如此足够的耐心和他瞎扯那么久的人。云谷边说边哈哈大笑,“不过”,她话锋一转,笑眯着眼,“也许有些人天生就适合在一起吵架,就像你和他,晴雨不相容,但还是喜欢碰撞在一起。像眼前的天气一样。”

    秋雨的眼里藏着笑意,嘴上却小声咕哝道:“我才不喜欢和他碰撞在一起呢,那得断多少根肋骨……”

    “哈哈,要是断了,别怕,有我给你接回来呢!”周云谷打趣地说。

    “哥哥伤人,妹妹救人,你原来是这样赚钱的!”秋雨假装十分震惊的样子。

    雨停了,俩人却还持续着“互怼”模式。秋雨看着云谷,心中满是暖意:虽然我们曾经在热闹的人海中走散,但幸好,地球是一个圆。多么感激那年,你成为我的同桌,走进我的青春,停留在我的未来。

    星期天,在“多多洛”敲诈完秦书阳后,连续两周多的阴雨天终于结束了。秋雨刚在周崖的辅导下做完了数学作业,如释重负般地伸了个懒腰。

    不过此时,她心里却还是有点闷闷的。那天秦书阳和她说的一切都还回荡在她的脑海中,她不禁叹了一口气。

    “怎么?你就这么讨厌数学啊?”周崖以为她太累了在抱怨呢。

    “啊——不是。”秋雨尴尬地笑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很喜欢。为什么初中要学这么多东西啊?又难又无聊……”

    秋雨趴在桌上,用笔在草稿本上乱画以发泄不满。

    “一年级的课程是最简单的了,到了二年级还有物理,你呀,要学会好好规划时间,不然到时候有你受的咯!”

    秋雨撇了撇嘴,不出声。忽然,她看向周崖,目光有些闪烁。

    “周崖——”

    “干嘛?”周崖刚刚在低头修改自己的练习,并没有注意秋雨古怪的眼神。

    “那个,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你问吧。”周崖毫不思索地答道。

    “有没有人,追过你呀?”秋雨有点不安地问。

    “什么?”显然周崖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怎么了?你干嘛突然问这个?”

    秋雨躲避她询问的目光,支支吾吾地说:“就,突然好奇嘛——感觉在初中的话,你这种贤淑温柔的女孩子还是会有很多人喜欢的吧?说不定,还会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经历之类的?”

    周崖看着她,半天没有说话。

    末了,她只回答了一句话:“之前好像有过,不过没有什么特别的。”

    她的声音很轻,像是从另一个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

    “诶,这样啊,那你在想什么啊?”看周崖的样子分明就是想起了什么,可她都不说。

    周崖看着她,苦笑了一下,“我在想,我喜欢的人给我留下的特别的回忆。”

    听到这个回答,秋雨发现自己心头一热,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发不出声音。她的眼睛瞪得太大,有点发涩。

    秋雨很想问:“那个人,会不会就是你进入我的生活的原因呢?”

    “怎么,你被吓到了吗?”周崖没注意到她的眼眶红了,只是以为秋雨没想过自己也会喜欢别人。

    “呵——真的很出乎意料,你居然有喜欢的人!”秋雨努力挤出轻松的笑容,“谁呀谁呀?超级好奇的!”

    “俗话说——少女情怀总是诗嘛!好啦,我们不说这些了,继续做作业吧。”周崖赶紧把俩人扯离这个话题,她没法在秋雨面前说出自己喜欢陆川的事实。

    “好!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为了避免周崖注意到自己的异样,秋雨也不愿意继续聊下去,她本来只是问周崖是否还记得一个叫“于飞”的男生吗?可是周崖却说“没什么特别的”,那意味着她压根儿就不记得他。

    “为什么呢?那样的少年,如此令人印象深刻。”秋雨低头咕哝。

    也许,那人的一腔深情,只能付水东流。想到这,秋雨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于飞知道这些,会不会很难过?”

    秋雨偷偷瞄了周崖一下,发现她正在专注地解题,显然没有发现自己的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