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逍遥,何逍遥

    更新时间:2018-04-18 13:04:15本章字数:3181字

    秋雨顺着声音转身,看到陆川的同时心里也咯噔了一下。“小川哥哥,你怎么在这,好巧啊!”

    此刻她有点心虚,有句老话说得好,白天莫谈人,夜晚莫谈鬼。在于飞的故事里有陆川,却是个不怎么讨好的角色。

    “我刚好路过,想来买饮料。”陆川笑着,语气温柔。

    秦书阳觉得那一声“小川哥哥”很刺耳,因为于飞,他本来就看陆川不顺眼,现在更觉得站在落日的余晖中的他很是晃眼。他不知道,原来秋雨和眼前这个人的关系也这么好。那自己到底干了什么?糊里糊涂把兄弟给卖了?

    于是,他有点气恼地扔下一句颇具威胁性的告诫:“你最好还是让它烂在肚子里。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别出尔反尔”然后就走掉了。

    突然又重新受到“恶霸”威胁的秋雨觉得有点无辜,不久之前她还觉得两个人成为了战友来着,怎么现在对方像吃了硫磺一样说话又那么呛了呢?论理,作为于飞的好朋友,他看到陆川感到不舒服也是人之常情,可是他也没必要把气往自己身上撒吧?

    秋雨也站起来,朝陆川艰涩地笑了笑:“小川哥哥,我也先走了,爷爷这会肯定又在念叨我了。”

    “秋雨?”陆川叫住她。

    “啊?怎么了吗?”

    感觉到对方的逃避,陆川皱了一下眉。他想问,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被谁欺负了吗?

    “刚才那个男生——”

    没等他说完,秋雨就干笑着打断他:“哦,他啊,他是我一个同学,平时喜欢装酷,装上瘾了,所以刚才说话一副拽拽的样子,像个白痴对不对?哈哈哈。”

    陆川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闪烁其词,但他只是淡淡一笑:“初中生本来就这样嘛,我送你回家吧,我也很久没见秋爷爷了。”

    啊,不是吧!秋雨觉得现在自己有点消化不良,胃部有一种胀胀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珍珠吃得太多;还是因为自己在短短的两个小时里接收了太多的信息而来不及消化。总之,她有点难受,希望自己一个人走走,实在不愿意和自己刚刚参与的“严肃八卦”的主角之一待在一起。

    可是,眼下她要怎么拒绝陆川呢?她有点心急,突然希望有个人能来解救她,又或者发生点什么奇怪的事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暂时从刚刚的故事中逃离。

    然后,他们听到“啊……”的一声。

    秋雨神奇地如愿了——周云谷在奶茶店门口摔了一跤,典型的“平地摔”。

    这一跤摔得可不轻,周云谷和秋雨走在街上的时候还一直苦着脸揉着屁股。“那家店的地板也太滑了吧,你说我要不要向店家索赔啊?”

    秋雨有点哭笑不得,问:“你为什么突然来了?”

    “因为我听到你在呼唤我呀,你衷心的祈祷感动了上苍……”

    “所以关于于飞的一切不是捏造的?”秋雨并没有心思和周云谷斗嘴,她还不是很相信那个故事。如果把于飞的故事比喻成一部电影,她确确实实为男主角的命运而感动,可是她觉得编剧任性得过分,那一切都像是闹着玩的。

    “我不清楚秦书阳是怎样和你说的,可是,我们不会拿一个人的感情和生命当作谈资。”周云谷神色凝重地说。

    秋雨觉得胃里又开始翻滚了,她匆匆地向周云谷告别,想要回到家里一个人好好地消化这一切。

    回到家,却发现自己今天似乎被围堵了——她看见周崖在和爷爷相谈甚欢。

    周崖说,她知道秋雨爱看课外书,所以给她带了一本,顺便邀请秋雨明天去她家写作业。秋爷爷乐呵呵地,说能有她这么好的师姐真是秋雨的好福气,让她留下来一起吃晚饭。

    这时周崖发现了呆站在客厅门口的秋雨,笑着向她打招呼:“秋雨,你回来啦!”

    秋雨还来不及应答,就遭到了爷爷的“暴击”:“臭丫头,整天不知道去哪疯,你看看人家周崖,比你自己还关心自己的学习,你就不害羞吗?……”

    在秋爷爷的大嗓门的炮轰下,秋雨彻底蔫了。她不记得自己怎么吃完的晚饭,第二天就带着闷闷的心情去周崖家做作业了。她想着要不要和周崖说于飞的事情,但却说不出口。

    “这两天的心情真是再郁闷不过了。”秋雨写到这,手有点酸。

    然后,她寻思着,还是以秦书阳的口吻把于飞的故事写下来。

    “于飞第一次见到周崖的时候,我们在上小学五年级。五年级上学期的某个周末,M市的少年宫举行钢琴比赛,我爸妈非要带我去看比赛,说是让我长点见识。我知道于飞喜欢听钢琴曲,我便让他陪我一起去。就在那个时候,他第一次见到了周崖,她获得了比赛的冠军。那之后他经常和我说起周崖,内容不外乎是夸她那天弹得多好。他还会在放学后拉着我去淮城一中附近转悠,那时候我觉得他很奇怪。在我的追问之下,他终于吞吞吐吐地说他知道周崖放学后会从这里路过。我当时觉得很好笑,问他为什么知道周崖会路过却不去主动打招呼?他却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笑了,苍白的脸色显然有了血色。那是我第一次在他身上看到人们常说的‘活力’。”

    “于飞身体一向不好,他有先天性白血病,几乎每个月,他都会跟着爸爸一起到K市的人民医院做检查。但是,就是带着一副堪比林黛玉的躯体,他竟然在一个雨天,等了周崖整整两个小时。 本来他就淋不得雨,再加上11月份浓浓的秋意,他病了。那一次,我和他吵架了。我骂他是个大傻子,他这不是送命吗?他忽然就激动起来,说我什么也不懂,不要在这对他指手画脚。我的确什么都不懂,我知道他喜欢周崖,可是‘喜欢’究竟是什么,值得让他这样子糟蹋自己吗?我不记得自己后来向他吼了什么,反正他最后把我赶出了房间,让我滚。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凶。”

    秋雨记得,秦书阳说到这里的时候,几近哽咽。他也许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和好友闹得不欢而散。

    “那次之后,他就一直处于重病的状态。小学六年级那年的冬天真是冷啊,我坐在教室里,一边擤着鼻涕,一边看着于飞空荡荡的桌子发呆。他休学了,住进了医院。你知道,从淮城这个小县城去K市有多么麻烦,我不知道如何倒县际班车,我爸妈也把我看得死死的,不让我乱跑。于是,我只在寒假去看过于飞一两次,第一次是我爸妈经不住我的苦苦哀求带我去的,第二次是我自己偷偷用零花钱打车去的。我还对于飞说,为了来看他,我真是‘倾家荡产’了,等他好了,我要好好敲诈他,给我买肯德基,给我买游戏装备……他那时笑着说好,叮嘱我好好学习,他虽然休学了,但也还在复习,到时候,希望我可以和他一起考上淮城一中。后来,他出院了,真的和我们一起参加了小升初的考试。考试结束后,他说要在家里静养,我就每天去他家找他玩一小会。成绩揭晓后,我们都被淮城一中录取了。我对他说,看来初中也要拜托他多多‘教导’我咯!他笑着说好。可是,在我随着爸妈旅游回来之后,却得知他在三天前就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世界。原来,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骨髓,根本没有把病治好。”

    “啪嗒”,秋雨的泪珠打湿了刚刚写下的字。她同情于飞,可怜他年纪那么小就遭受了那么多。他饱受病痛的折磨,他喜欢的人不喜欢他,他肯定很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

    “于飞的葬礼结束后,余叔叔就搬走了。临走前,他交给我一个箱子,他说里面的东西是于飞特意叮嘱他一定要交给我的。那里面有一个本子,应该算是于飞的日记吧。看完那个本子,我才知道,他之所以一直不敢向周崖表白,是因为他知道周崖有了喜欢的人,那个人叫陆川。于飞,因为没有健康的身体,面对那些普通的人都有一点自卑,更别提他想到光芒万丈的陆川时那种自惭形秽的心情。他最大的遗憾,是他还没有给周崖送过一份她喜欢的礼物。所以我才拜托你,帮我打听周崖的喜好。”

    秋雨终于搁下笔,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她的初中生涯才刚刚开始,本来以为,每天的日子还是会像小学的时候一样,上课做做笔记,下课和同桌去小卖部。可是现在,她却突然接触到了一个人的人生,还有那种最难解的情感——“喜欢”。12岁的秋雨,懂得离别的伤痛,却不懂得“喜欢”的重量,更无力探究于飞、周崖、陆川三个人之间这种弯弯绕绕的情感。

    可是,隐约中,她感觉到,自己会和他们一直纠缠下去。她看了一眼书桌上的照片,那是她五年级获得演讲比赛第一名时拍的。那次演讲比赛,还多得陆川的帮忙。

    明天是周一,她要去学校上课了啊。秋雨爬到床上,长吁了一口气。她平时读书不多,只在电视上得知,按照佛家的说法,像于飞这么善良的人,应该能早登极乐,在另一个世界里自在逍遥吧!她不禁好奇,他是否真的会过着逍遥快活、赛似神仙的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