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水长天

    更新时间:2018-05-12 10:30:42本章字数:3649字

    那天晚上,秦爸和秦妈回来之前,秦书阳连输了三局。晚上九点左右,他老妈一回到家,就给了他一记“冷冷的眼神”,他很郁闷。

    想来是班主任又向老妈“打小报告”了,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有句古话说得好: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

    “秦书阳,我问你,小卖部是有什么山珍海味吗?你整天逃课窝在那里,是可以捡到什么宝贝吗?”看看,他老妈刚坐下,连口水都不喝,就开始了对他的审问。

    他瞄了一眼正在一旁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老秦,觉得此时他应该让老爸知道什么叫“父子同心”。

    “这个,你可以直接问老爸啊,他不也天天在那边晃悠吗?”秦书阳嬉皮笑脸地回答。

    秦爸爸立马瞪着儿子,目光里尽是幽怨:“你这小白眼狼!”

    秦妈妈看到儿子这不正经模样,心中的怒火一下就蹿上来了,“小谷,给我拿衣架子过来。”

    刚好在阳台晾衣服的周云谷只得乖乖从命。

    秦书阳倒也像是不在意地说:“妈,你打我可以,我也不躲,但我还是先告诉你,我不准备做出任何改变。现在,我就乐意这样活着。”

    “跪下。”秦妈妈朝他怒吼。然后,她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红着眼睛看了丈夫一眼,说:“秦书阳,你要知道,我之所以打你,是因为你已经有一个仁慈的父亲,就不能再有一个心软的母亲;我之所以打你,是因为,唯有痛才能提醒你,你现在为什么会这样生活。”

    语毕,她狠狠地朝秦书阳打了几下。这一次,她的力气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

    秦书阳一言不发地低头跪着,不喊疼,也不去看母亲落泪的眼。他只是颤抖着说:“对不起。”

    秦妈妈扔掉已经手中变形的衣架子,说:“儿子,这是妈妈最后一次打你。”

    这是一个静寂的夜晚,马路上汽车的喇叭响个不停,窗外的路灯亦十分晃眼。

    秦书阳在客厅里跪了很久,周云谷也站在他身边沉默了很久。秦书阳挨打已经是家常便饭,但这一次,显然与以往的都不一样。

    秦爸爸从卧房里出来,看着俩孩子这模样,不禁叹息道:“很晚了,都去睡吧。”

    “老爸,老妈她放弃我了吗?”秦书阳依旧低着头。

    秦爸爸走到秦书阳身边,蹲下来,语气中流露着疲倦:“儿子,你说,如果没有于飞,你根本不能在淮城一中上学,这个事实我不否认。你说,你接受不了于飞离开的事实,你很痛苦,你没办法认真地做任何事了,爸爸其实一点都不认同,但我害怕,如果把你逼紧了,你会走上不归路。爸爸妈妈可只有你一个孩子。我们能体谅你对朋友的情义,但可不可以请你也记得体谅一下,爸爸妈妈这两年对你的宽容和苦心呢?”

    秦书阳抬起头,抿着嘴,眼里有微光,可那薄薄的一层泪,却不想轻易掉下来。

    “爸,我需要时间,一时半会,我改不了。但我发誓,这一年,我会努力把坏习惯都改掉。”

    这是一个14岁的男孩子所能做出的最重的承诺了。

    “好,我知道了。”秦爸爸拍拍儿子的肩膀,“起来吧。”

    秦书阳想动,却发现自己的腿竟然没有任何知觉。

    周云谷赶紧说:“是不是腿麻了?表哥,不能起来的话暂时就坐下来吧,我帮你揉揉。”

    秦爸爸感叹:“儿子啊,有空多向小谷学习吧,多体贴一下你老妈。”

    秦书阳腿麻得难受,却依旧不忘贫嘴:“老爸,我要是像她那样,就和贾宝玉差不多了。”

    “表哥,别做梦了,你可没有贾宝玉那么帅。”周云谷嫌弃道。

    秦爸爸笑着说:“好啦,明天开始就是长假,你们也不要想着熬夜,早点休息。”

    “好的,姑父。”

    秦爸爸回房后,秦书阳吁了一口气,幽幽地说:“看来我妈比较想要一个女儿。”

    “那,你要去做变性手术,和我做姐妹吗?”

    “这么恶心的玩笑能不能不要这么认真地说出口?”

    “嗨,我倒是希望有个姐姐,肯定比哥哥要好很多。你看周崖对秋雨……”周云谷不再说下去,意识到自己说这话有点可笑。

    秦书阳看到周云谷落寞的表情,也不再说话。

    这是一个聒噪的夜晚,没有秋风经过,没有月光照拂。

    年轻的身体有着强大的治愈力,昨天,即使秦书阳的双腿经历了酷刑,又是被暴力女猛踢又是被罚长跪不起的,今天的他依旧健步如飞。幸好秋雨只是踢了他的小腿而不是膝盖,不然这几天他逃不了成为一个瘸子的命运。

    秦书阳心想,这笔账一定要找秋雨算清楚。昨天他向周云谷打听清楚了,秋雨的老窝就在城西,今天,他便骑着自行车来这边溜达一下,想着也许会遇见她。

    不过,他闲逛了一个上午,都没有看到秋雨的影子。他在路边的小面摊旁停下来,准备吃个午饭再回家。

    正在他大口大口吃面的时候,有一道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书阳?”

    他抬头,看到手中提着蔬菜和鸡肉的周崖有些讶异地问:“今天是国庆节了,你怎么跑到这边来吃面?你们家,不出去玩吗?”

    “没有,我爸我妈最近太累了,今天想好好休息。”秦书阳乖乖地回答了周崖的问题。

    “哦,原来如此。你眼光还是一样好,这一片就这一家最好吃。”

    “嗯嗯。”秦书阳乖乖地点点头。

    气氛有点尴尬。周崖微微一笑:“那我先走了。”

    秦书阳想再次乖乖地点点头,却猛地想起了什么:“那个……”

    周崖停住脚步,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秦书阳摸了摸后脑勺,支支吾吾地把问题说完了。他觉得有点难为情,像是被周崖抓到了自己的不见得人小秘密一样。

    秦书阳看到周崖难得地笑了,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她带着一种近乎八卦的语气说:“就这个呀!”

    这是秦书阳自五岁之后,第一次感受到周崖话里的亲昵。

    咕噜噜地喝完面汤,他心满意足地往周崖提供的地址出发。

    当秦书阳看到这间名叫“公主阁”的音像店时,噗的笑了。他不是很想进去,可是周围都是主打女装的服装小店,他觉得自己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周崖说,秋雨下午应该会来这里一趟。这里是她租影碟的老地方。

    秦书阳在音像店里听了两个多小时的周杰伦,并多次在店长充满“慈爱”的目光下尴尬地装作认真地选影碟。

    然而秋雨还没来。

    店长和秦书阳都觉得很不耐烦。年轻的店长终于开口了:“我说帅哥,你到底是来找片子的,还是另有所图啊?”

    秦书阳心里有点讶异,难道她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等秋雨?

    看着秦书阳低头不做声的“娇羞样”,店长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我说,别白费力气了,像你这种乳臭未干的臭小孩,不是我的……”

    店长还没说完,就看到秦书阳两眼发亮,很是欢喜地朝门口走去。她往门外一看,原来秋雨来了。

    “呵,原来是这样,我自作多情了啊!”店长恍然大悟,自嘲地笑了笑。

    “哎呀,好巧啊,你也来这里买东西?”秦书阳咧着嘴,笑眯眯地看着秋雨。

    秋雨抽了一下嘴角,说:“不是,我来还东西的。还有,你最近在跟踪我啊,怎么哪哪都有你?”

    “我跟踪你?喂,你是不是太多偶像剧变傻了?让我瞧瞧这手里拿的是什么啊。”秦书阳说着便把秋雨手里的DVD抢了过来,一看,装着DVD的纸盒上,《仙剑奇侠传》五个大字十分醒目。

    “你怎么还看这个,我记得这个是小学的电视剧吧,这个女主角是刘亦菲吧,你喜欢她吗?”

    “还给我!”秋雨把DVD抢回来,“我喜欢的,是胡歌!走开,我要把DVD还给别人了。”

    从音像店里出来后,秦书阳就推着自行车跟在秋雨身后。

    “你想干什么?”秋雨叉着腰,拧着眉头,有些许生气,“怎么,来算昨天的帐?”

    “账呢是肯定要算的,不过现在,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

    “又来?我可不想再去打听什么喜好了,想想我上次真是傻,居然差点把自己好朋友的隐私透露给一个根本就不熟悉的混小子。”秋雨转身要走,秦书阳连忙拦着她。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你那不是都还没告诉我吗?倒是我,把好朋友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熟悉的野丫头啊。”话音刚落,秦书阳就想打自己的嘴巴,瞎说什么大实话啊!

    果然,他又被秋雨踢了一脚。

    “啊——我告诉你,你这样是故意伤害他人,要坐牢的。”秦书阳一脸委屈。

    “哼,我还告你诽谤呢,叫你乱说话。”

    秦书阳觉得自己很不正常,为什么明明可以一个人对付一群小混混的他,老是被一个小女生欺压啊?

    眼看秋雨又要走远了,他忍着痛,推着自行车跑着追过去。

    “喂,自行车给你骑,能不能带我去个地方啊?”

    果然,刚刚还恨不得快点甩开自己的秋雨猛地停下了脚步。

    一路上,尽管路人的目光有点怪异,坐在自行车后座的秦书阳却并没有觉得羞耻,只是一直在纳闷,这丫头怎么那么喜欢骑自行车?云谷说,秋雨对于自行车几乎有着一种偏执的热爱。

    “前面左转啊。”秦书阳拉了拉秋雨左边的衣角。

    “知道啦!”在秋风中,她的声音充满着喜悦。秦书阳在后座,有点无奈地笑了。

    最终,他们在一片森林旁的小径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地方?”秋雨想起了初见秦书阳的那个晚上,竟然有点害怕。

    “跟我来就行啦,给你一个大惊喜。”秦书阳推着自行车,往森林里走去。秋雨有点忐忑地跟在身后,同时观察周围的环境,想着如果遇到危险要往哪儿跑。

    “到啦!”

    “什么?”秋雨扭头,往前一看,看见眼前的风景那一刹,她有种时间静止的感觉。

    在他们面前,躺着一个清澈的湖泊,那湖水的晶莹剔透,秋雨不知道如何形容。要是非要自己说个大概,她唯一能想到的比喻,就是某位仙女失落的蓝水晶。

    远处,太阳尚未落山。也许是恼于浮在天际的白云阻碍着自己欣赏这人间美景,它愤怒地燃烧着这些碍事的云翳。于是,在层层叠叠的云彩之间,几束阳光得以洒落在那微澜的水纹间。

    秦书阳在一旁看着目瞪口呆的秋雨,很是骄傲地问:“怎么样,没后悔跟我过来吧?”

    秋雨看向他,秦书阳觉得,她的眼神里明显写着崇拜。

    “秦书阳,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