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风吹

    更新时间:2018-05-12 11:08:46本章字数:3168字

    秦书阳得意地笑了,“当然可以,你想问什么?”

    “这里,是不是魔仙堡啊?”

    “哈?”秦书阳再一次怀疑秋雨到底是不是正常人,“魔仙堡是什么东西?”

    “就是《巴啦啦小魔仙》里,女王居住的那座城堡啊,我记得,那里的水,好像也是这样,清澈得不像话,像假的一样。”

    秦书阳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秋雨,摇着头说:“像你这种活在电视剧里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我看你是没救了。”

    “你说谁没救啊?”秋雨作势又要去踢他。

    秦书阳敏捷地躲开了,“喂,你再这么踢下去,我可真的要变成残疾人了。”

    “变成残废最好啊,免得你老是到处欺负人!”秋雨一边追着他,一边喊。

    “话可说在前头,我可是独生子,我要是残废了,到时候,你就得对我爸妈的宝贝儿子负责啊!”秦书阳转向秋雨,一边后退一边朝她做鬼脸。

    “少臭美了,像你这种人,连如花都不愿意对你负责啊!”

    眼看秋雨就要追上自己,秦书阳没有回应她的嘲讽,而是转过身,张开手臂,一边奔跑,一边大喊:“啊——如花——”

    秋雨被他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跟在他身后,也一起大喊:“如花——”

    就这样的,他们又跑又叫,几圈之后,筋疲力尽的两人在湖边坐了下来。

    天朗气清,秋风和畅,碧波微澜,他们二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没有说话。

    秦书阳看了一眼身旁的秋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就像弯弯的新月,脸上若隐若现的小酒窝,盛满了喜悦。

    犹豫了一会,他终于鼓起勇气,对秋雨说:“对不起!”

    秋雨看向他,眉头轻蹙。

    “我知道,你一定很烦恼,为什么这几天,你无缘无故知道了很多自己似乎不该知道的事情,说不定,你还会有一种被我和小谷利用了的感觉。但我向你保证,我们都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我总有一种感觉,觉得你可以帮助我,帮助我们。”

    秋雨脸上没有表情,问:“你觉得我可以帮助你们,难道是因为我和周崖认识?”

    “哦,的确是这样,而且你们不仅认识,关系还很好吧。”

    “秦书阳,我问你,你和周崖之间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那天晚上,你知道我和周崖认识之后,就问我‘难道周崖没向你提起我’?”

    秦书阳扯扯嘴角,呵呵道:“还能有什么关系啊,你也知道,她是一中的自律委员会成员,我是自律委员会重点整治的对象啊!”

    秋雨看着他稍有掩饰的表情,半信半疑地问:“真的只是这样吗?难道,你不是……”

    “不是什么?”

    “你不是喜欢周崖?”秋雨眯着双眼,一副“别骗我,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秦书阳大笑,“这么荒唐的想法,也只有你才能想出来了哈哈哈,我脑子坏掉了啊,居然喜欢周崖哈哈哈。我告诉你,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你呀,别整天看那些毒害身心健康的言情小说!”

    被取笑的秋雨恼羞成怒,反击道:“青春期的少女不看言情小说,难道跟着你去吸烟打架啊?你别抵赖,那天晚上,你们就是在聚众吸烟,搞不好,里面还有白粉什么的,那才叫残害身心健康!”

    “好吧,我承认,那一次是我不对。我就是好奇,抽烟究竟会有什么感觉。”

    “政治课本上说了,你们这种青少年就是被自己不该有的好奇心,还有那种盲目从众的心理引入歧途。吸烟酗酒,打架斗殴,吸毒贩毒,最后就被抓进少管所,人生中最美的年华从此黯淡无光……”

    “喂喂喂,差不多得了,我刚才不过就取笑你一下,你现在就要这样诅咒我啊?”秦书阳真是怕了眼前的女生,“我现在总算知道了,你就是一个戴着一副天使面具的小恶魔。”

    秋雨朝他吐吐舌头,“所以啊,你以后千万不要得罪我,不然,我会让你下地狱的。”

    秦书阳撇撇嘴,假装打了个冷颤,“好害怕啊好害怕!”

    “哼,不和你在这玩这么幼稚的游戏了。我问你,这么漂亮的地方,云谷有没有来过?最近,她肯定也很难过。”秋雨看着天边的落日,有点内疚。

    秦书阳看着她,笑了:“果然很像!”

    “什么?”

    “没事,她还好啦,放心。下次带她一起来呗!”

    “哦,那就好。”秋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展开笑颜:“空气真好,谢谢你啦,我心情好很多了。”

    “客气啦!”秦书阳站起来,“天要黑了,我们回去吧,不然,等会水怪跑出来把你这个小恶魔吃了。”

    “哈哈,一般说来,水怪都是女的,要吃,也要先把你这个稚嫩的童子先吃掉!”说完,秋雨撒开腿就跑。

    “喂喂喂,真的吗?你别跑那么快啊,等等我,我还是一个稚嫩的童子啊!”

    偌大的森林里,留下了少女欢快的大笑声,和某位稚嫩童子的呼喊,以及属于青春期所特有的那份张扬的气息。

    两人回到城里的时候,夜幕恰好降临。秦书阳推着自行车,和秋雨并肩走在淮河桥上。风很大,他今天穿的还是短袖,觉得有点凉。

    “我送你回家吧!”他对秋雨说。

    “哎呀,今天是国庆节,对吧?”秋雨并没有听见他的话。

    “是啊,怎么了?”这丫头怎么老是一惊一乍的。

    “我还有事,先走了,今天谢谢你,下次请你喝奶茶!”说完,秋雨便匆忙地跑掉了。

    秦书阳呆在原地,很想朝她大喊:“大爷我并不喜欢奶茶啊!”

    “怎么感觉心里有点空落落的?”秦书阳一边往城东方向骑着车,一边自言自语,“她还能有什么事,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城西步行街某间精品店里,秋雨正在挑礼物。

    “都怪秦书阳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我差点就把小川哥哥的生日给忘了,估计现在爷爷奶奶都过去陆爷爷家里了。要送小川哥哥什么呀?”

    转了两圈,秋雨都不知道自己该买什么,突然,她看见了那一排排精美的笔记本,心中大喜:小川哥哥是学霸,肯定要做很多笔记的,送个笔记本就好啦!

    于是,挑好礼物的秋雨向店长要了一个精美的礼物袋,付了款,截了一辆摩的,往陆川家出发了。

    住在附近的周崖恰好出来倒垃圾,看到摩托车上的秋雨,以及她手上的礼物袋,瞬间明了她要去的地方。

    一想到,自己经过一番苦苦的努力才得以小心翼翼靠近的人,不过是秋雨触手可及的邻家哥哥,她就很委屈。

    现在,就连曾经和自己比较亲密的秦书阳,也许是因为周云谷,也和秋雨变得熟络起来。

    她凝视着秋雨远去的方向,迟迟没有离开,此时此刻,她的思绪已经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昨晚,许久没有联系的妈妈终于给家里打了一通电话,周崖突然发现,自己曾经无数次渴望听到的,那一份专属于母亲的温柔,在那一刻,竟然是冰凉的。

    她知道,母亲一个人在外打拼,总归是累的。她经常听人们提起S市,那是一个商贾云聚的地方,她知道,很多人背井离乡,都是为了在那里发掘自己的第一桶金。她还记得,历史书上提到过,那里是改革开放的春风最初到达的地方。

    她不止一次想象,妈妈究竟在人们口中那个“遍地是黄金”的城市里,做着什么样的工作,是大超市里负责整理商品的阿姨?还是高级饭店里日夜不休的洗碗工?抑或是在路边开着一个小小的摊子,煮着她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

    她对电话另一边的母亲说:“妈,我想你了。”

    回应她的是母亲疲惫的声音:“我知道了,我要去工作了,今天客人很多。”

    她知道,母亲不会对她说那些肉麻兮兮的话,于是她懂事地说:“好的,妈妈辛苦了。”

    回应她的,只有“嘟嘟嘟”的电话忙音。

    她就那样哭了,今天可是国庆节,她的妈妈都不可以休息。

    这两年以来,母亲寄回来的生活费越来越多,无论姥姥在麻将桌上输了多少钱,自己依然可以和同学们一起去喝饮料,吃零食,买漂亮的发饰,买自己喜欢的杂志……

    她觉得奇怪,在经济危机的影响下,妈妈竟然还可以保持高收入的水平,这有点超乎她的想象。

    姥姥嫌弃她整天动不动就流眼泪,她对周崖,永远只有一套说辞:“你认真读书,勤奋用功就好,你妈还轮不到你为她掉眼泪。现在你只要管好自己就好,其他的都不用多想。”

    她擦干眼泪,冷冷地说:“知道了。”

    在她眼里,姥姥比任何人都要冷血,比任何人都要懒惰,比任何人都要……恶心。

    大风吹得她眼睛发酸,她依旧只是静静地站着。

    直至寒意渐起,穿着单薄的她不得不跑回家。回到家一看,果然,姥姥又出去找她的乐子——打麻将去了。

    她关上自己的房门,打开台灯,坐在书桌前发呆。许久,才想起,自己还要做物理的练习卷。

    拿出草稿本,她又烦躁起来。草稿本上陆川清秀的字迹,一笔一划,都让她无法集中精神。

    她不禁想到,这个时候,陆川家里,应该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