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话

    更新时间:2018-05-14 20:51:28本章字数:3357字

    秦书阳瞟了她一眼,敷衍地说不记得了。云谷清楚,他不喜欢那种腻歪的感觉,也就没有重提旧事,只是取笑他脑子果然笨,记忆力差到不行。

    秦书阳敲了敲她的脑袋,说:“反正,你给我好好的就可以了。”

    周云谷开心地笑了:“这是必须的呀!”

    为了你,为了姑姑和姑父,为了爸爸,以及从未见过面的妈妈。

    周云谷没有妈妈。她的妈妈很不幸,为了保住她的孩子,牺牲了自己。

    据说,当时爸爸请求医生保住大人,不要小孩。可是,周云谷的妈妈被医生告知,由于之前有过小产的意外,如果这次她的孩子保不住,她就再也没有怀孕的可能。

    于是,她哀求周云谷的爸爸,让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不然,她就不活了。

    就这样,周云谷落地的那一刻,她的妈妈,还来不及抱一抱她,看看小小的她,就闭上了眼睛。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然而,在周武眼里,周云谷不过是一个讨债鬼。她把自己青梅竹马的爱侣夺走了,他受不了。可是,当他看见那双和妻子一样炯炯有神的眼睛,他又无法恨周云谷。

    他是一个到处奔波的考古工作者,没有空照料这个瘦弱多病的孩子,于是,他的妹妹周婷,成为了周云谷的“母亲”。

    有一次,周云谷的高烧持续了两天,昏睡不醒之间,她一直在喊:“爸爸,爸爸,爸爸……”她那个时候已经懂事,明白抚养自己的周婷是她的姑姑,而妈妈,是为了自己才撒手人间。

    她哭了好久好久,为什么,自己是这样一个坏孩子,害死了自己的妈妈,害死了爸爸最爱的人?

    周婷给哥哥打电话,周武便急急忙忙地赶回淮城。当看到在昏迷不醒的周云谷时,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失去至爱的恐惧。他握着周云谷的手,那只小小的手,是那么的纤细。

    他早该明白,这个孩子,是妻子生命的延续,她的一切,都像极了她的母亲。

    他在病房彻夜未眠,一直对周云谷说,爸爸在这呢,小谷。

    云谷这个名字,是妻子在孩子出生之前便定好的,她说,无论是男孩女孩,这名字都不错。

    被云雾缭绕的山谷,就像宋朝诗人释师范所说:“或卷或舒多变态,随呼随应发天真。”她希望,这个孩子,能够自由、随心、快乐地成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受到了父亲的陪伴,周云谷的烧终于在凌晨的时候退去。周武安心地缓了一口气,那一瞬间,他竟像一个耄耋老人一样。

    “爸爸——”周云谷感受到父亲的大手里传递的温暖,泪眼汪汪。

    “傻孩子,别老是哭兮兮的,爸爸在这。”周武为她拭去眼泪,问她:“饿不饿?爸爸给你买点白粥吃,好不好?”

    周云谷用力地点头,周武捏了捏她的小脸:“又该头晕了,你先睡一会,爸爸去去就回。”

    恰好周婷过来了,周武便让她照顾一下云谷,自己去买早餐。

    周婷关切地问云谷:“小谷,还难受吗?头还痛不痛,要不要喝点热水?”

    云谷轻轻地摇头,看到周武已经出去,便问:“姑姑,我是不是又给爸爸添麻烦了?”

    周婷心疼地答道:“你这孩子,别胡思乱想,没有的事。”

    “姑姑,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就是一个祸害?我害死了妈妈,还耽误了爸爸的工作。”周云谷呜呜地抽泣。

    周婷不知道原来周云谷已经知道了自己母亲的事情,她赶紧抱住这个羸弱的女孩,“小谷,你不是什么祸害,而是妈妈留给爸爸最好的礼物,如果没有你,你的爸爸会更加痛苦,他的人生会完全没有意义的,你知道吗?”

    “可是,我明明就只会给你们添麻烦,老是生病……”

    周婷轻轻拍着她的背,温柔地说:“每个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都会生病的,大病小病,不过是家常便饭。你别看你哥哥现在壮得像只牛,他以前也不少折腾我和你姑父咧!”

    周云谷用袖子抹去眼泪,问:“姑姑,我真的不是一个只会添麻烦的祸害吗?”

    周婷摸着她的头,看着她说:“不是,你是你那善良的妈妈留下的小天使,你要为了妈妈,快乐、张扬地长大,懂吗?”

    周云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好啦,现在你先躺一下,等一下爸爸回来,我们一起吃早餐,好不好?”

    “好的姑姑,我还有多久能出院?我想见哥哥了。”

    “嗯,等会我问问医生,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今天可能就可以回家啦,哥哥也很想你,他还给你留了旺仔QQ糖呢,不过,你要完全好了才能吃。”

    “真的吗?他给我留了我最爱吃的荔枝味吗?”

    “这个……,姑姑没有问他,你回家了就知道啦!”周婷笑着说。

    “好的,我要赶快好起来,这样就可以和哥哥一起吃QQ糖了!”周云谷开心地笑了。

    待医生再次做完检查,确认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周云谷就蹦蹦跳跳地和周武一起去周婷家。在淮城,周武也有自己的房子,只是,他不喜欢回到那个充满着往日回忆而如今却冰冷无比的地方。更何况,他知道,女儿在妹妹家会更快乐。

    “表哥——”刚到小区楼下,周云谷就扯开嗓子喊秦书阳了。

    在三楼的秦书阳听到了她的喊声,跑到阳台一看,果然是他傻乎乎的表妹。

    “爱哭鬼——,快上来啊,周崖姐姐来啦!”

    “好啊!”周云谷想往楼梯跑去,却发现爸爸还牵着自己。

    “你刚好,不能跑,还是慢慢走吧。”

    周云谷笑得连眼睛都看不到了,甜甜地说:“好的爸爸。”

    于是,她就这样牵着爸爸,一步一步地,走过那几段短短的楼梯。她能感觉到,那是她和爸爸都无比幸福的时刻。

    “妈妈,谢谢你,让我能来到这个世界;谢谢你,让我有一个那么爱我的爸爸。”周云谷看着窗外的皎月,思念着从未见过面的母亲,以及常年在外奔波的父亲。

    她知道,此刻的她并不孤单。她的父母,只是在不同的地方,和她眺望着同一轮明月。

    风渐起,不知怎的,她突然想知道,当周崖和她一样思念双亲的时候,会有着怎样的心情?

    小的时候,她感觉到,周崖更加喜欢秦书阳,而对自己有一种莫名的嫌弃。如果她和秦书阳一起闯祸了,周崖就只会指责她。

    也许,五岁那一年,自己刚出院的那天,是周崖这个姐姐,对自己最友好的时刻了。

    那一次,周崖似乎也比往常调皮了一点,他们三个孩子才在真正意义上地在一起玩耍,周云谷提议大家一起玩过家家的游戏。

    周崖笑着说:“好啊,那我们演一家三口好不好?”

    周云谷拍手叫好:“好啊好啊!哥哥是爸爸,那谁是妈妈呢?”

    周崖说:“肯定是我呀,我比你大。”

    周云谷撅起嘴,有点不情愿地说:“可是,我也想当妈妈。”

    在一旁的大人都笑了,他们打趣道:“书阳,你想要哪个当你的小媳妇呀?是姐姐,还是妹妹啊?”

    秦书阳憋红了脸,一只手摸着后脑勺,一只手指着周云谷。

    周崖立马就问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她是个爱哭鬼,我得照顾她。”

    屋子里霎时间充满了大人们爽朗的笑声,这小鬼,年纪轻轻的,就说要照顾别人了,真不简单!

    回忆进行到这里,周云谷也不禁笑了。大人们也许只是在开玩笑,也定不相信秦书阳是在认真地回答周崖的问题。

    可是她知道,哥哥一直遵守着那个承诺。即使他在别人眼里不过是一个吊儿郎当游手好闲举止粗暴的不良少年,可他是一个会给自己留着最好吃的零食,最好玩的玩具,绝不容许别人欺负自己的好哥哥。

    周云谷知道,期待周崖能够像八年前玩过家家那天一样对自己友好是不可能的了。

    那之后不久,她的叔叔,也就是周崖的爸爸,不幸在事故中去世,而周崖的妈妈遭到了自己父亲无情的嘲讽和责怪。周云谷不清楚爸爸为什么那么讨厌周崖的妈妈,按理说,叔叔突然离开,婶婶才是最需要安慰的人。

    葬礼后不久,不知为何,婶婶哭着喊着,带着周崖到姑姑家大闹了一次,她骂姑姑和爸爸是冷血动物,一点也不顾及骨肉亲情,叔叔去世后,就欺负她和周崖两母子没有依靠。

    周云谷还记得,那天,婶婶指着周崖,面目狰狞地说:“这个孩子,她身上可是流着你们周家的血液,你们怎么那么狠心?”

    周武却一如既往地把周崖母子赶了出去,板着脸说:“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弟弟的意愿,现在这种情况,都怪你自己。”

    周崖眼里满是憎恨和愤怒,她用稚嫩的童声质问周武:“为什么要怪我妈妈?她有做错什么吗?你们这些冷酷的人!”

    周云谷想,那个时候,周崖就知道了人情冷薄。也许,当她想起自己的父母,大概会憎恨自己如地狱修罗一般的大伯,和假装慈爱的姑妈吧。

    听说,爸爸一直很嫉妒阳光开朗的叔叔,所以才在他死后如此粗暴地对待他的妻儿,周云谷却怀疑,真的是这样吗?

    想到这些问题就头疼,她摇摇头,告诉自己,这些事情由不得自己瞎想,上一辈的恩怨,只能由他们自己来解释。

    此时,电话铃响了,在客厅看电视的秦书阳并没有想挪动身体的意思,他大喊:“小谷,接电话啊!” 

    周云谷不情愿地走出房间,白了秦书阳一眼:“懒鬼——”

    她接起电话,耳边霎时传来一阵嚎叫,吓了她一大跳。

    “秋雨,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不知为何,虽然她没有看见秋雨,却也能想象到她哭丧着的脸。

    电话另一头的秋雨的确像丧家犬一般,不断在吠:“云谷啊,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