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孩子

    更新时间:2018-05-17 09:38:31本章字数:3020字

    警察局里,周云谷、秋雨、陆川三人面面相觑,在一边听着警官训斥秦书阳以及参与打架的人。

    一顿严厉的批评教育之后,罗警官站到了秦书阳的面前。一年前,这个凶神恶煞的小子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个时候,虽然秦书阳年纪还小,可他身上的戾气比谁都重。

    “秦书阳,又见面了,这回你好像没打赢?”秦书阳揩去嘴角的血迹,咧嘴笑道:“警官,我的脑袋可没你的那么灵光。请问我见过你吗?”

    猝不及防地,罗警官戳了戳他脸上的淤青,秦书阳痛得想骂人,却只是发出了“丝丝”的声音。

    “你变了不少。”罗警官笑着说。

    秦书阳捂住伤口,有点无措地看着他。

    “喂,警察叔叔,我知道秦书阳家里有点背景,可你也不用当着我们的面,和他这么自然地寒暄吧?现在他和我们一样,可都是扰乱治安的垃圾。”一个染着红发的混混嘲讽道,“都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希望你们记住才好。”

    “法律?”罗警官保持着笑容,但这种笑容不知为何多了一分杀气,“他可是未成年人,不幸的是,今年你刚好十八岁,你觉得你能和他相提并论吗?”

    红发混混骂了一声娘,不再说话。

    “在场的未成年人,你们的父母很快就会赶到这里把你们领回去进行家庭教育。念在这次你们是初犯,我们从宽处理。而已经成年的,就留在这里和我们再深入交流一下打架的感想吧。”明白罗警官这番话分明是针对自己的,红发混混表示抗议:“警官,你不会忘了吧,秦书阳可不是初犯。一年前,他可是差点把我兄弟给打死了。秦书阳,你还记得吧?”

    秦书阳双手并在背后,没有回应红发混混。

    “切,你哑巴啊,说话啊,孬种,别想靠这样子博取同情。”红发混混继续挑衅道。

    秋雨看着沉默不语的秦书阳,体内有一股热流翻涌至头顶,她忍不住站起来,指着红发混混吼道:“红毛鸡,你给我住嘴!”

    刹那间,整个警局都安静了,周云谷和陆川都吓了一大跳。

    秦书阳脸色一变,反而朝秋雨吼回去:“哪里来的野丫头,在警局乱叫什么?”

    秋雨看着他,眼神里尽是不解和质问。

    秦书阳赶紧对身边的罗警官说:“警官,为什么警察局里可以有这等闲杂人在看热闹啊,还是,他们也犯了什么事吗?”

    罗马刚想问秦书阳这三个不是你的同伴吗,却在看到秦书阳恳切的目光那一瞬明白,这个男孩,想要保护那三个人。

    只是,“红毛鸡”已经注意到秋雨了,“哟呵,秦书阳,这个小妞,是你的?”

    秦书阳刚想矢口否认,却又被秋雨抢先了:“你有病吧,我只能是我自己的,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哟呵,想不到你的性格还蛮刚烈的嘛,有意思哦。”红发混混的语气里突然多了一丝挑逗,秋雨更加生气了,还想回击,却被周云谷和陆川硬拉着坐了下来。

    陆川站起来,对红发混混说:“你好,她不过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比较冲动,说话不经大脑,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介意。”

    “哇哦,一个小孩子,倒还挺多骑士的嘛——”红发混混啧啧道。

    完了!秦书阳知道,“红毛鸡” 已经记住秋雨了。可怕的是,他是一个真正的“混混”,而不只是“不良少年”而已。传闻他曾玩弄了不少女孩子的感情,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有过八任女朋友了。

    罗警官蹙着眉头,发现眼前的局势对自己而言并不明朗。本该是主角的他,此刻俨然成了一名观众。

    “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以为这是在拍戏呢?”罗马没好气地拿手里的文件夹打了一下红发混混的脑袋,“谢恂,你给我清醒一点。”

    被打的“红毛鸡”又骂了一声娘,悻悻然地说:“警察在警察局里打人,也是不对的吧?”

    “看清楚这是谁的地盘。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说话,我就在汇报上写‘认错态度恶劣’,让你在这边待久一点。告诉你,像你这样的孩子,我喜欢得很!”罗马这回可是认真得不得了。

    “喜欢得很?”谢恂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终于安静下来。

    不久后,其他人的家长纷纷而至,就连“红毛鸡”的家人也赶过来求情了,原来,这家伙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与他真实的出生日期并不相符,事实上,他才16岁。而且,由于他还没过生日,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只有15岁。

    这么说来,他不过仅仅比秦书阳大一岁,怪不得现在还在淮城二中念高一。

    然而,罗警官指出,“红毛鸡”屡教不改,以身份证为据,他已经是一名成年人。无论怎样,他都得被拘留一天。

    谢恂的父母不得不答应这样的安排。

    在被带往拘留室之前,谢恂还不忘嘲笑秦书阳一句:“喂,你小子该不会被爸妈抛弃了吧?”

    秦书阳没理他,继续发呆。

    这种神情……谢恂把刚刚想说的风凉话咽了下去,转而严肃地说:“秦书阳,给我等着!”

    秦书阳看向他,竟有一种刚刚对方嘴里吐出的充满威胁性的话语似乎是在鼓励自己打起精神来的错觉。

    “好啊,乐意至极!”他们两个之间,的确还有些事情需要做个了断。

    已经三个小时了,秦书阳的父母还没过来。陆川看了一下手表,对秋雨说:“小雨,你饿了吗?我们先回去吧。”

    “对啊对啊,秋雨,我都忘了,你和陆川学长先走吧,我在这陪表哥一起等就好。”周云谷不好意思的说。

    秋雨看了一眼秦书阳,故意提高音量,问:“要不我去给你们买点吃的吧?”

    她没料到,秦书阳居然一点都不领情,反而冷冷地对自己说:“喂,不要多管闲事,你可以滚了!”

    “你——”秋雨这回真的生气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陆川看着秦书阳,想说什么,最后却只对云谷说了一句:“那我们先走了。”

    周云谷点点头。

    刚刚还十分热闹的警察局,再次安静下来。

    “表哥,这次又是为什么?”她记得谢恂,那个人是淮城二中不良少年的“头头”,而秦书阳是淮城一中的“大哥大”。就是在一年前,他们两个,因为小弟之间的纠纷而认识了对方。

    “没什么,也就那样呗!”秦书阳爱理不理地回答。

    “你忘了,前两天自己向姑父保证的事情吗?为什么还说什么‘乐意至极’?这种人,你越是理睬他,你就越摆脱不了知道吗?”

    “你不要管我!”秦书阳怒吼。

    周云谷着实吓了一跳,忘了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这是秦书阳第一次朝她大发脾气,她不懂表哥这一次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看着错愕的周云谷,秦书阳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有多粗暴,他整个人靠在椅背上,无力地说:“对不起小谷,我没有要凶你的意思。”

    “表哥……”周云谷发现自己原来也不能理解最亲爱的哥哥了,难过地说:“那一次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无论你有什么事,都要和我说的。”

    秦书阳掩着眼睛,刚想把自己心里的顾虑告诉周云谷,却听到周云谷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声。

    “你肚子饿啦?要不你先去买点东西吃吧!”秦书阳看着她懊恼地捂住肚子的样子,觉得很好笑。

    “喂,汉堡包吃不吃啊?”

    这是——两人抬头一看,看见秋雨正气鼓鼓地提着散发着阵阵香味的袋子。

    “哇,真好!要吃要吃!”云谷开心地接过袋子。秦书阳不觉中扬起了嘴角,可他故意不去看秋雨,反而看了看秋雨身后,问:“你的小川哥哥呢?”

    “什么叫做‘我的小川哥哥’啊?”秋雨皱眉。

    “你不都是这样叫他的嘛!”

    “对啊,那又怎么样?”

    对啊,那又怎么样呢……秦书阳竟无言以对,只能结结巴巴地说:“喂,你你……你不要这样叉着腰和我说话好不好?还真是个母夜叉!”

    “什么?”秋雨一气,往他腿上又是一脚。

    “嗷——”秦书阳的惨叫把昏昏欲睡的警官都震醒了。

    真是一群充满活力的小孩!罗警官无奈地摇头笑了。这时,秦爸爸终于来了。

    “对不起罗警官,学校那边突然有点事要处理,这么迟才过来,实在麻烦你了。”看着秦爸爸说话还带喘的样子,不难想象他处理完公事后匆忙赶过来的样子。

    “没事,秦书阳这次不是挑事的,你在这边签个名,就可以带他回家了。他们在那边的座椅休息呢。”

    “好的好的。”

    秋雨见到秦爸爸时不禁“啊”了一声。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不由得捂住了嘴巴。

    秦志业看着这个见到自己像是见到鬼一样的女孩子,蹙眉,问周云谷:“这个孩子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