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守护星

    更新时间:2018-05-18 10:19:18本章字数:3208字

    第一次,周云谷觉得自己在姑父面前很丢脸,她站到秋雨身边,有点难为情地说:“姑父,她是我的同桌,也是我和表哥的好朋友。”

    原来如此,秦志业问秋雨:“怎么,你也打架了吗,是不是怕我这个教导主任罚你啊?”

    秋雨像个拨浪鼓似地摇头,不假思索地说道:“才没有,我只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活生生的、长了脸的教导主任。”

    啊——她说了什么!

    “哈哈哈……”不同于石化了的周云谷和秦书阳,秦志业有点哭笑不得地问:“为什么这么说呀?”

    秋雨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脸都不知道烫成什么样了,乖乖地回答:“因为平时,我们不是只能看到您的照片,就是只能在出早操的时候听到您的声音。升旗仪式的时候我都站在队伍后面,一直看不清楚您的样子,所以……”

    秦志业饶有兴趣地问:“所以怎么样?”

    “我们私底下都叫你‘无脸主任’。”秋雨的声音细得像是蚊子在叫,可是秦志业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哈哈哈,你们这些中学生啊,还真可爱。”秦志业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居然没有被骂,秋雨满怀感激地看着秦志业,觉得他们学校的教导主任也蛮可爱的嘛。

    “不过,”秦志业蓦地板起脸,指着脸青鼻肿的秦书阳说:“也有一些不可爱的存在!”

    秦书阳心虚地侧过脸。

    “你呀,幸好你妈前天被你气得抛下我们孤儿寡父跟着朋友一起去旅行了,不然,今天你肿的地方可就不止这张脸了!”秦志业连连感叹道:“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看见这么搞怪的教导主任,秋雨突然明白为什么平时秦书阳会是一副没正经的样子了。不过,刚刚她没听错的话,秦书阳的妈妈似乎相当暴力。

    “所以,秦书阳的粗暴,是随了他妈妈?”秋雨喃喃自语道。

    “秋雨,你在嘀咕什么啊?”周云谷问。

    秋雨连忙摇头:“没什么,没什么。”

    正当他们把东西收拾好正准备离开警局的时候,罗警官叫住了秦书阳。

    “秦书阳,还记得一年前我和你说过的话吗?”罗警官看了看秋雨,指了指自己脑袋,说:“解决问题,记得还是得用这里。”

    秦书阳看着罗警官,默不作声,缓缓地点了点头。

    秋雨在警局门口和秦书阳一家告别了。回到家,周云谷表示要帮秦书阳擦药,秦书阳拒绝了。他把药水和棉签从云谷手里拿过来,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秦志业和周云谷只好让他一个人先静一下。

    秦书阳懒得涂药,回到房间就直接倒在床上了。一年前,罗警官说的话,其实他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

    那天,他本来想和伙伴们一起去网吧打游戏,却突然被人告知,二中的“谢红毛”把自己死党的弟弟堵在了二中附近的小巷,想要借机对秦书阳一伙前不久在街上当众取笑“谢红毛”的行为施行报复。

    在不良少年的世界里,一点小事,一句无心的话,都可以成为一颗威力无穷的“炸弹”。那是秦书阳后来才学会的道理。

    当秦书阳他们赶到现场时,发现谢恂他们在脱死党弟弟的裤子。于是,他们二话不说就厮打在一起。

    死党那瘦弱的弟弟眼里含着泪水,发紫的嘴唇一直在抖,脸色十分苍白。不知为何,秦书阳的脑海里便立刻浮现出于飞的面容。

    他变得更加愤怒了,只想要发泄内心的悲愤,下手也不知道轻重。他抓着那个负责脱裤子的小弟,一拳接着一拳,似乎他的拳头装了自动开关,而他闭合了电源。

    幸好,警察及时赶到制止他如暴兽一样的行为,不然那个小弟就要被他打成残废了。

    自那以后,秦书阳和谢恂算是结下梁子了。初中三年级的谢恂对一中的老大是个初一的小鬼感到十分不满,一直找机会想要和秦书阳单挑,只是秦书阳自那次之后,反而像是怕了谢恂一样,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谢恂的挑衅。

    秦书阳当然不怕谢恂,他只是害怕那天失控的自己。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他有想过要住手的,却不知道为何,他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

    后来在警察局,罗警官花了好长时间才让他恢复理智。

    “你知道自己刚刚在做什么吗?”罗警官问。

    “打人!”秦书阳的回答利落干脆。

    “不,你在杀人。”

    罗警官坚硬的话语把秦书阳吓懵了,这是真的吗,他刚刚在杀人,像一个恶魔一样,要杀人?

    看到惊愕的秦书阳,罗警官不禁叹了一口气,看样子,这孩子的本性不坏。处于青春期的男生多有叛逆的行为,这他可以理解,但是秦书阳,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啊。

    “能不能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什么?”

    秦书阳有点木然地回答:“我在想,一个老朋友。”

    “哦?他曾经欺负过你?”

    罗警官推测,也许秦书阳曾经被他的朋友欺负了,于是就把被自己揍的对象想象成那个人以发泄心中的怨恨。

    “不……他,他死了。”

    令人非常意外的回答,这回轮到罗警官发呆了。

    秦书阳开始呜咽,“我只是想好好地保护他,可他怎么就死了呢?”

    罗警官大致明白了个中原因,看来,秦书阳是把被欺负的对象想象成自己的朋友了。

    罗警官许久都没有说话,秦书阳以为他不想理睬自己,便有点自嘲地说道:“苦肉计失效咯……”

    “如果你刚刚用的是苦肉计的话,那我不得不说,你的演技实在太差了。”罗警官面无表情地说,“可是,如果你刚刚说的是真心话,那么,我只能说,很多时候,要保护一个人,最有效的不是暴力。”

    “那是什么?”

    “智慧。”

    秦书阳呆住了,有点不以为然地说:“警官,你这话说得……”

    罗警官不等他说完,反问一句:“假大空是吗?”

    秦书阳露出一副“算你有自知之明”的表情,撇了撇嘴,没回答。

    “我问你,你知道哪些有名的黑帮组织?”

    话题的范围怎么突然跳跃到“黑帮”了?秦书阳十分疑惑,迟疑地说:“就两个,纵贯线,以及黑手党。”

    罗警官轻笑,说:“果然,你还是一个很天真的孩子啊。”

    这种语气,绝对不是在赞美他!秦书阳瞪着罗警官:“为什么要取笑我?”

    “你知道吗?台湾有三大系统运作的黑帮组织,但纵贯线并不是其中之一,它不过是台湾一些大哥大的统称。事实上,纵贯线只是单打独斗的个人势力组合而已。”

    “这样非常牛逼好吗?听说那些大哥强大到不受地域的限制,还是道上比较有威望的‘仲裁者’,多厉害。”秦书阳不满地反驳。

    “可是,一个人的力量能走多远呢?”

    这个秦书阳就回答不了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台湾三大黑帮组织存在的历史多少也有四五十年了,你知道,为什么他们能够不断扩大规模,并且维持运转吗?”

    秦书阳已经被罗警官的问题轰炸得晕乎乎的了。这个大人好奇怪,以往一旦他说起黑帮、大哥此类的事情,别人都是嗤之以鼻,斥责他不要整天想那些有的没的,而他也不过是出于逆反心理,整天把自己知道的那一点东西挂在嘴边而已。没想到,今天会有一个大人来告诉他,喂,你这个幼稚鬼,你对黑帮的了解真是少得可怜……

    秦书阳耷拉着脑袋,摇摇头:“警官,我头疼。”

    罗马终于忍不住大笑:“怎么,这么快就把脑容量用完了?”

    秦书阳已经无力回击,他的脑海里,现在只有两个大字:K。O。

    “你知道吗?如果以后你要在黑道上混的话,没有智慧,你根本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老大。”

    啊,真的是个怪警察,他现在不过是爱打架而已,一般人都会不耻于他这种行为并且警告他下次不要再犯了吧,这个警察现在却和他认真地聊关于在“黑道”发展的事情,并给自己提建议?

    秦书阳不禁后背发凉:“罗……罗警官是吗?你该不会,该不会是什么黑帮组织派来警察局的卧底吧?”

    “怎么,你不想成为电影里那种威风凛凛的boss吗?”罗警官眯着眼,笑着问他。

    秦书阳毕竟还小,看到他这种极具危险意味的表情,竟然“哇哇”大哭起来:“爸,妈,快来救我啊,我要回家——”。

    罗警官这才觉得自己的玩笑过火了,连忙手忙脚乱地安慰他。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因为那个时候,秦书阳的眼泪,不仅仅是因为害怕,更多的,是忆及于飞的悲伤。

    一想到自己原来还在那个臭屁警官面前大哭了一场,秦书阳顿觉颜面全失,到现在他都不懂,一个这么不正经的人是怎么当上警察的啊,他分明就有着危险分子的思想,应该警察局成为重点防范的对象啊!

    不过,秦书阳想起了临走前罗马对自己的提醒,心情再次变得沉重。

    “没有智慧的话,根本不能好好地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现在,谢恂已经注意到秋雨了,他要怎么做,才能让秋雨避免遭到谢恂的“毒手”呢?

    想了很久,他都没想出个所以然。

    “算了,还不如睡觉。”秦书阳把被子蒙头一盖,沉沉睡去。

    熟睡的秦书阳并不知道,在城南某个小区,有一个男生,也因为同一个女生,心情和他一般烦躁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