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中的婚礼

    更新时间:2018-10-10 10:45:15本章字数:3149字

    2016年11月,G市W大女生宿舍,秋雨坐在自己的书桌前,一动不动地发呆。

    “秋雨,去洗澡啦——”张莹轻轻地推了她一下,她才惊觉自己原来都神游了一个多小时。

    “好,知道了。”

    她连忙起来,收拾东西,给手机接上充电线,喝了几口开水,便去洗澡了。等她洗完衣服,刷完牙,再次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她寻思着要不要打开电脑,秦书阳的消息就跳了出来:“秋雨,我回到学校了。”

    “好。”她简简单单地回了一个字。

    想了想,她便从储物柜里拿出电脑,接上电源,按下了启动键。

    就在她启动电脑的两三分钟里,秦书阳给她发了好几条微信。

    她扶额,果然不该一时心软加他为好友的,那个家伙简直是一个话痨。

    要不要回复他呢?秋雨想直接把手机扔在一旁,不理他,由得他自说自话好了。但想了想,还是于心不忍,便认真地一字一句地在键盘上敲字。

    G市,H大,某栋男生宿舍里,秦书阳看着手机,嘴角绷不住笑。

    舍友张乐天是一个特别敏感的男生,打秦书阳进门开始,他就已经嗅到了八卦的味道。现在看着秦书阳像个傻子一样死盯着自己的手机,他就更加确定——秦书阳肯定是交桃花运了。

    不过,说秦书阳交桃花运似乎不太恰当,因为这小子的桃花运一直很好。他们做了三年舍友,张乐天为秦书阳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帮各色各样的女孩递情书,或是帮女孩传话。他曾经想过,如果秦书阳把那些情书保存下来的话,宿舍的储物柜会不会都要被塞满……

    他朝秦书阳扔了一本书,秦书阳吓了一跳,“干什么?”

    “啧啧,看你那一脸甜蜜的样子。”张乐天忍不住揶揄他,“是哪个妹子那么好运,得到了我们秦大公子的青睐啊?”

    秦书阳的心事被人说中了,可他却觉得更加愉快。对于喜欢秋雨这件事情,他其实想向全世界宣布,让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泼辣可爱的小丫头,是他的女孩。

    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切,要你管。”秦书阳把书扔回去。

    “哇,真的有料啊!”张乐天没想到自己的直觉这么准,“透露信息呗?哪个学院的?”

    其余两位舍友被他们的话题吸引了过来,对于当代大学生来说,恋爱大概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

    “对啊书阳,别那么神秘嘛,是不是上次我们看见的那个新闻学院的院花啊?还是那个文学院的才女?”

    “我看都不是,是不是篮球协会里面的小师妹啊?诶,对了,那个机械工程系小师妹,我看你对她还挺好的。”

    ……

    舍友都在一旁纷纷猜测,本来安静的宿舍一时间变得热闹起来。秦书阳看他们说得越来越热烈,越来越离谱,忍不住喊了一声:“停!”

    其他三人就都闭嘴看向他,看他那样子,应该是要向他们揭开女主角神秘的面纱了。

    “兄弟们,现在这件事呢,还没有定下来。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那个女孩,不是H大的。”

    “哇——”这个消息让大家都炸了,平时看秦书阳的活动范围也没有多大啊,啥时候瞒着他们勾搭了外校的女生?

    “那是哪个学校的?是不是隔壁N师大的妹子啊?”李晓杰兴奋地问。他们H大历来都有和N师大联谊的传统,秦书阳好像去了一次,难道是那次勾搭上的?

    “不是。”秦书阳利落地否定了这个猜测。

    “难道是Z大?”这个猜测比较合理,毕竟这家伙的妹妹在那里,也许在探亲的时候,他有了一段艳遇也说不定。

    秦书阳用食指做了一个“NO”的手势。

    “啊?”张乐天两眉一挑,大掌一拍,“该不会是,W大的吧?”

    秦书阳微微一笑,没有否认。

    “什么——”

    这个消息让其他人震惊不已,血液都沸腾起来了,W大,G省最具特色的外语类院校,以盛产拥有白皙肌肤和无敌大长腿的美女著名。

    “好啊秦书阳,怪不得你对H大的女孩子都不冷不热的,原来是在W大有据点了。”张乐天啧啧道,小眼神仿佛在说“你这狡猾的家伙啊”。

    秦书阳耸了耸肩,“那是我初中同学。”

    “呵——”

    秦书阳的舍友们都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今晚秦大公子算是让他们大开眼界了,原来他是一个实打实的纯情派啊!

    “算了,我不和你们说了。等哪天我们名分定了,请你们吃饭。”秦书阳心满意足地站起来,“去洗澡咯!”

    “喂,你别走啊,再给我们多爆一点料吧……”张乐天在位子上不断地嚷嚷,但很显然秦书阳是不会理会他的。

    自从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人物,秦书阳越发觉得传播媒体的威力十分吓人。不到三天,H大物理系的人都听说他有女朋友了。很快,在社团,还有学生会等组织,也飞满了秦书阳“名草有主”的谣言。

    秦书阳觉得毛骨悚然,没想到男生比女生还要大嘴巴。

    他跑去找张乐天算账,对方却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反正那女生又不在H大,听不到这些风言风语,你怕什么?”

    好像是这样的,秦书阳摸了摸下巴。

    “而且,”张乐天一脸无辜地辩解,“你有主的消息不是我有意传出去的。前天有个妹子又托我传信呢,我就把你有女朋友的事情给说了。若是真有什么人大嘴巴,还不是那群被你伤了心的女孩子嘛。”

    秦书阳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算了,不追究你们了。”

    他想,不能一次又一次地让秋雨当谣言的主角。这么多年了,他们是时候名正言顺地出现在他人的议论中。

    W大女生宿舍里,秋雨正坐在书桌前,一边看书,一边听着音乐。

    她这两天一直在单曲循环那首《梦中的婚礼》,而且还是秦书阳演奏的版本。当年学校在乐器大赛结束后还顺带做了一笔生意,把大赛的演奏曲录制成CD,卖给那些爱好音乐的同学。

    秋雨也偷偷的买了一张。

    她不为别的,只不过想把秦书阳那首钢琴曲给挑出来,好好地保存。

    就这样,她一直收着那张CD。上了大学后,她有了自己的手提电脑。于是,她便把CD里所有的曲子都下载到电脑里。

    耳边的旋律宛如山间奔流的小溪一般,偶尔遇上了一块大石头,便调皮地跃了起来,又自顾自地向前流动。

    不知道为什么,这分明是一首写满悲伤与愁绪的曲子,可在她听来,秦书阳的手指流出的音符,无一不是在欢快地起舞。

    假若这场爱恋注定是一场虚幻的梦,那我也乐意在梦中自我陶醉,自我狂欢。

    真是奇怪,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她的心情可不是这样的。

    秋雨的记忆突然被拉得长长的,一直延伸到那个冬天的夜里。

    只有独奏的乐器大赛对于没有音乐品味的秋雨来说无聊至极,开场没多久,她就打了好几个哈欠。

    她拧开保温瓶,喝了一口热水暖暖身子,瞬间又精神了不少。

    “云谷,秦书阳是第几个演出的啊?”

    又是一曲独奏小提琴后,秋雨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第七个吧,还是第八个,我忘了……”周云谷学过一点小提琴,因此她还是可以静下心来听别人的演奏的。

    “我的天,这么久……”

    秋雨有点不满地咕哝,只好掏出口袋里的饼干解闷。

    云谷朝她伸手:“给我一块呗。”

    秋雨给了她两块:“问一下陈忱要不要吧,这演出真的乏味极了。”

    周云谷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辛苦了,再忍忍,很快就到表哥出场了。”

    演出依旧一板一眼地进行着,就在秋雨觉得昏昏欲睡的时候,她听到了主持人的报幕:“下面,有请八号选手秦书阳给我们带来一曲动人的《梦中的婚礼》!”

    云谷以为她睡着了,赶紧摇了摇她的手臂:“秋雨,秋雨,醒醒,表哥上场了。”

    秋雨睁开眼,看到了镁光灯下,秦书阳缓缓步上了舞台。

    他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服,平添了一种高贵的气质,不知道是不是平日里他们玩得太熟了,秋雨从来没有看见过那样气宇轩昂的秦书阳。他向观众席鞠了一个躬,抬头的时候,秋雨看见了他的眼睛,在灯光下,像魔法石一样闪耀着。

    她的心跳突然不受控制地一阵加速,一时间,秋雨觉得自己难以呼吸。

    “啊呼——”秋雨张开嘴,吸了一大口凉气,瞬间清醒了许多。

    秦书阳开始了弹奏,这两个星期以来,他一直都在练习这首曲子。秋雨听得出,他的确有着音乐天赋,虽然已经多年不碰钢琴,但他依旧很快就找回了当年的感觉。

    那首清丽婉约的曲子就这样从他的指尖缓缓流出,那优美的旋律就像山间汩汩不断的清泉水,滋润着每一个人的心。

    秋雨的心依旧狂跳不止,可不知道是不是曲子太过悲伤的原因,此时,她的心底也生出了一种悲戚的感觉。

    秦书阳,真的如他所说,是一个拥有魔法石的少年。

    现在,他开始一点一点地,张开自己的翅膀,找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光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