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我,牺牲了?

    更新时间:2017-07-12 16:31:03本章字数:2015字

    云南边防军某部,派出了一个特战营的兵力配合当地武警部队对一武装跨国贩毒团伙进行围剿。

    他们被分成以班为单位的数个部分,谷秋就是其中的一名班长。他负责的是山区里的搜寻工作,已经在这大山中搜寻了几天了,仍然是一无所获。

    其实他本来以为只是去山里随便找找而已,再怎么累也比每天负重越野10公里好吧?可是他错了,这山中可不比那些陡坡,再加上脚下还时不时会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小虫子,小动物,一不小心可能就会钻到鞋里,用寸步难移这个成语来形容真是一点也不为过。

    而且自己的这帮人早就是叫嚣着要休息了,可惜就是 一直没找到一块可以用来休息的地方。

    好不容易在前方一个高坡上发现了一块毕竟平的地就忙喘着气对身后的战士道:“好了,大家再加把劲,越过这个陡坡就休息啊!”

    一个战士道:“班长,你不会是唬我们的吧?上次你也是这样,上去以后说虫子太多,接着走来着。”

    谷秋听了,是笑道:“诶,你这个小伙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那个是条件不允许,我可是为了你们着想。”

    “班长,你每次都是这样,叫我们怎么相信你嘛~”

    谷秋道:“诶,不好好走路还说话,看来很有精力嘛,要不待会就不休息了?”

    那个小战士忙反驳道:“班长,开个笑话而已,不至于吧~”

    谷秋听了是又笑又气道:“你跟敌人开个笑话试试?看不把你分分钟灭了?况且以前我们班长那一套你还没用过呢。”

    那个战士顿时就哑了火,低下头一脸尴尬地继续走着。

    好不容易爬过了那个高坡,出乎意料的事情却发生了: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刚刚那个还在贫嘴的战士此刻痛苦地捂着脚躺在地上。

    谷秋忙跑过来喊道:“发生了什么?怎么回事?”

    那个战士捂着脚,嘴上说不出话,他后面的战友忙回道:“班长,他,好像是踩到老鼠夹了。”

    谷秋奇怪道:“嗯?老鼠夹?这里怎么会有老鼠夹?”

    另一个战士见状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谁知又是“啊”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谷秋立刻发现这是有人特意布置的,马上就警惕起来,道:“全体戒备!”说罢立刻起身,准备搜寻一下附近还有没有其他的埋伏。

    不料,刚一往前,胸口似乎就被什么冷冷的东西贯穿了,顿时身子一仰,翻倒在地上。

    谷秋的全身都在抽搐着,手不自觉地捂在伤口上,感觉湿湿的,举手一看,竟然是红红的血液,顿时眼睛瞪得老大。

    他身边的一名士兵立刻跑过来抱住他道:“班长!,班长,你没事吧,班长!”

    副班长忙道:“糟糕,狙击手,全体隐蔽!”说罢便匍匐道谷秋身旁,把他一点点拉回安全区,然后拉着他的手,道:“班长,班长,你撑住,你知道没有你我是不行的,你一定不能死!”

    而此刻的谷秋脑中也想着:我不能死,不能死,我的女儿还需要我,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没有享受,怎么能就怎么离开……

    突然,只觉胸口一阵疼痛,脑中又是一片空白,耳朵里也顿时翁地一声爆响开来,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口中想要说话,却觉得喉咙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堵着一样,喉结上下滚动这,可是就是什么都说不出,只能发出难受的呻吟声。

    突然,感觉喉咙一甜,一股鲜血喷涌出来,随着鲜血的喷出,口中的声音也产生了变化,发出的不再是那“呜呜”的呻吟声,取而代之的似乎是呼吸困难时,那种想要呼吸却怎么也吸不进的“克,克”声。

    不知道是依靠着何等的毅力,谷秋用另一只手颤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有自己妻子和女儿照片交给副班长。

    随后便像如释重负一般,嘴角一笑,随之视线也越来越模糊,被副班长拉着的手似乎也越来越无力。

    终于,谷秋再也支撑不住,被副班长抬着的那只手轻轻地落到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谷秋感觉一股强烈的阳光照射在脸上,感觉眼前一亮,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还处在歹徒的枪口之下,不禁艰难地,支撑着把眼睛睁了开来,出乎预料的是自己竟然在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小房间里。

    谷秋顿时感道一脸茫然,心里怪道:嗯?这是哪?医院吗?难道是在贩毒团伙的基地?等等自己不是被击中了吗?怎么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这是天堂……

    不及他多想,就隐约听到门外好像有人在说话,还停留在之前遭遇歹徒记忆中的他立刻就爬起来,破门而出,一个擒拿把他摁倒在地上 。

    死死按着他到:“这里是那?为什么我在这?你们对我做了……”

    不及他说完,突然感到脑中一阵剧痛,不知是幻觉还是怎地,眼睛好像被一阵强光照住,在那强烈的白光下,他似乎看到了一个人,痛苦地躺在地上,他的身旁似乎有很多人焦急地看着他。

    接着又是更强烈的光,眼睛被刺地睁不开,但是耳朵里似乎隐隐约约有什么声音,但是很嘈杂,仿佛很多声音结合在一起似的,谷秋好不容易才听到“解放军……行动……牺牲……家人……”随随之好像是一阵心酸的痛哭……

    渐渐的光变弱了,谷秋急忙睁开了眼睛,这回他看到了一个长长的车队,位于首位的好像是一个殡葬车,突然又画面一转,似乎是殡仪馆,里面正放着一个透明的棺材。

    正当他想努力看清里面那个人的样子时,突然脑子又是一痛,谷秋不禁捂着头,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呐喊,随后又软软地躺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另一个守着的仆从看到这情况也顾不着那个被谷秋擒拿在地上的同伴,急急忙忙地跑过去叫郎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