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对峙

    更新时间:2017-07-12 22:39:52本章字数:2367字

    参合子手掐咒印,拼命运转法力,一团金光紧紧贴在他的身体之上,阻挡着外来的侵袭。在他灵体之内,玄阴珠也兀自运转不休,将周天灵力源源不断的吸纳过来,从而强化他法力效果。

    而在他的灵体之下,赫然有无数条令人头晕目眩的线条刻绘而成的奇特阵法,而阵法之中又会出现一道道黑色的光线,不断冲击着护体金光,每一次撞击都会引得金光微微颤抖,但是总是在参合子自身加持下很快恢复稳定。

    然而亚尔维斯却不这么认为,他能感觉到从一开始对方的金光坚若磐石毫不动摇,到现在已经产生微微动摇了,说明对方已经快撑不住了,接下来无非是水磨的功夫,他耗得起,也会耗下去。

    搓了搓早就没有半点血肉,被精心打磨的光亮的只剩下骨头的手指,上下颌骨微微碰撞了一下,佩戴在腰间的宝石瞬间粉碎,随之提供的能量将一道新的法术被投射了出去,将那法阵稍微加强几分。而这种动作每隔是个一昼夜都会做上四五次。

    看着对面依旧毫不动摇的态势,亚尔维斯都忍不住想为对方鼓掌了,要不是考虑到要全身贯注与法阵的运转以及鼓掌其实也是某个施法动作之一,说不定他真就这么坐了。

    真是一个强大、顽强的猎物啊!非常符合他的期望,甚至是有些高出他的预期了。亚尔维斯是一名法师,而且不是一般的法师,而是一名褪去生者身份,已骨架与灵魂体存在的一种特殊生命,巫妖。

    就像这个世界特定的那样,只有贵族才有资格学习法术,亚尔维斯在还是生者的时候是一个小国的王子,但是有什么用呢,那样的小国不要说在世界上,就是对于北大陆来说,也有个五六十个之多,所以对于继承王位什么的他从来不在乎,而当他第一次接触到法术时,他就只知道这才是他想要的,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强大而又难以阻挡的力量。

    为了学习法术,亚尔维斯倾尽了自己所有的财产,包括国库里面的大部分财富,不过没有人抱怨就是了。至少明面上不会,因为对于那样一个小国来说,有一个强大的法师远远高于一整个国库的财宝。而亚尔维斯也确实是真正意义上的法术的天才,只花了三十多年的功夫,在他五十岁生日之前,他就突破到了高等法师的行列,离超脱一切之上的存在——传奇法师也只差一步之遥。

    但是这一步他却没能跨过去,无论他采用什么办法,就是突破不了那个界限,十年、三十年、五十年,直到他生命快要耗尽的时候,他才终于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而投入更疯狂的举动,他将自己转化为了巫妖,一个以及消失了近百年的存在。

    因为不再是生者,所以亚尔维斯也就不在乎什么家族与荣誉,他只在乎力量与生命,但是巫妖毕竟是被这个世界所有生灵排斥的存在,而这个世界也确实有很多比他更厉害的强者,所以自从一次被围剿突围之后,亚尔维斯也过起了深居简出生活,专心致志与他的法术研究。因为巫妖也是可以再进一步的,通过特殊的手段,将自己转为半神巫妖,一种不输于传奇法术的强者。

    经过数十年的再次研究与多次冒着彻底毁灭的风险,亚尔维斯推导出了一套可以转为为半神巫妖的方法,而后又是数十年的时间,将所需要的材料收集完毕,但是还差一个最关键的东西,一个足够强大的灵魂体。

    而为了防止被这个世界的仇敌发现,亚尔维斯不得不构建法阵强行从异界掠夺一个灵魂体过来,虽然这种方法很可能导致魂体残缺,但是只要够用就行,而且足够安全。

    只是,当他将一切准备好,只要魂体到手,瞬间就可以开展的转化仪式出了点差错,召唤过来的不是什么残缺的魂体,而是一个完整的灵魂,而且这个灵魂居然还能聚拢特殊的能量维持存在,而那种能量明明是强烈的死亡的感觉,却又总是从中迸发出强烈的生机,真实太完美了,亚尔维斯推测出来,只要能吞噬掉对方,那绝对是可以完美转化,甚至效果比想象的还好。虽然这个猎物看起来不想配合自己完成一次伟大的事业,但是没关系,等了几十年了,他不在乎在多等一会。

    相对于亚尔维斯那种狂热的兴奋激动,被阵法所困的参合子有些苦不堪言。

    参合子是一名鬼修,当年还只是一道孤魂他机缘巧合之下帮了一位高人的忙,从而被对方传授了一套适合鬼魂灵体的修行之法。凭借着这修行之法,参合子修成了自己的灵体,从而能够自由的行走世间。不过他已经严谨遵守那高人的教诲,不断刻苦修行,偶尔前去积累善功,期待有朝一日能渡过天劫飞入仙府。

    而如此下来四百多年,虽然没能成就天仙位业,但好得得以成就地仙,不过由于由于是阴魂修行,总是无法做到圆满的阴阳结合,只能算个半仙。

    但随后天地末法,修行之人飞升的飞升,身陨的神陨,在这种特殊的世道之下,为了弥补自身的不足,参合子收集了一些其他的残缺功法,不知耗尽多少心血,练成了玄阴珠,从而极阴生阳,得以圆满。

    只是当他宝成之时,地仙天阶也降落下来,纵使他使尽全部手段也没能挡住,数百年的修行毁之一旦,凭借玄阴珠的威力才得以逃生。

    只是当他以为逃出生天准备从头再来的时候,一道不知名的力量凭空出现,将他吞了进去,等到清醒过来,已经被困在特殊的阵法当中,虽然并没有见过,但那种折损魂体,消磨意识的力量也半点做不得假。

    好在反应及时,凭借玄阴珠,参合子仓促间重新凝练灵体,运转功法抵抗侵蚀。期间参合子还想和对方交谈看看情况,但双方一来语言不通,而来对方身上根本没有和他细谈的意思,身上那股邪气可以之浓参合子也只见过寥寥数人达到这种程度,无一不是至恶至邪之辈,想来也不可能放过自己,只能凭功力苦苦支撑,伺机逃生。但是对方也极度谨慎,重重布置天衣无缝,不断加强力量削弱参合子残余的法力,而照这种情况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参合子就真的身死道消了。

    如此僵持又是数日,此时参合子周身的金光以及淡的快看不见了,而那黑光比起数日前强了不止一星半点,现在每一次撞击,都能引得金光大震,摇摇欲碎。

    见此情况,亚尔维斯露出冷笑,暗道时机已经到了,只见他将周身剩余的宝石一把抛出,手指挥舞不止做出施法手印,口中念出咒语,宝石应声而碎,化成黯淡的彩光投出法阵之中,而阵法也随之陡然加强,黑光大盛,一下子将参合子的护体金光击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