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斯卡波罗集市

    更新时间:2017-07-13 09:01:49本章字数:2333字

    (一)

    “山菊”是种开在我回头就能看见的山坡上的密密麻麻的小花。我每天跨过这些花丛钻进已经称不上是森林的林子。以前我毫不在意这种花,因为它们和周遭的草一样泛滥,甚至没有区别。但我现在每每走山路都小心翼翼,这样不惹人注意的小花是怎样的脆弱啊。何况某个人和它们有一样的名字。我是先知道她的名字才知道有“山菊”这样的花的。

    山菊花正好开在夏季。

    今年早些时候,港口的浮冰刚融化。领袖临终前体恤已经多年没有吃到海产的国民,要求地方组织船队出海捕鱼。我们家三兄弟作为大队里优秀的劳动力被选去参与这次行动。出海很顺利,途中并没有来自南方敌国船队的骚扰。我们大获丰收,有人说可能是多年没捕过的鱼迫不及待地想要满足祖国的胃口吧。捕来的鱼大部分被运往首都,再分配到各地。毕竟全国人民都有权利享受这难得的丰收。

    政府让我们留下了一部分,还允许我们暂时开放集市来售卖这些鱼。村里的集市自从祖国新生就关闭至今,村里的人都被划归了几个大生产队。我们家在的生产队主要负责开发林产,还有负责产粮和种植棉花的。因为已经停止使用货币十多年,所以新开的集市也只能物物交换。我们生产队出去捕鱼的人最多,所以我们带去集市的产品就是这次收获的鱼。

    集市在六月初开放。我们三兄弟带去集市的鱼是最抢手的产品,那些带着面粉、鸡蛋、苹果什么的来换我们的鱼的已经堆满了我们推来的手推车。我们的东西太受大家喜爱,以至于我们有大把的时间逛逛集市。

    集市设在政府附近的广场,从附近几个大队汇聚到这里的夯土路变成了水泥路,广场也是水泥地。但自集市开始,也变成了和周遭的土一样的黄色。广场中央搭建起一个木制平台,一些妇女编的草席草帽什么的东西都在那上面。那也是我们三兄弟最流连忘返的地方。

    我们带着些苹果、鸡蛋上去。走到摆着一个给小孩子玩的风车摊位前。这些风车很特别,上面都粘着些小花。我问:“这些花不会凋谢吗?”摊位前的两个姑娘一个抬头回答我:“你真傻!这些都是纸折的花!”

    “谁家姑娘手这么巧啊?”我大哥问。

    “喏,就是我旁边这位漂亮的姑娘啊!”旁边戴着西洋帽的姑娘扬起帽檐笑了笑。

    “谁要是娶到了这么美丽的姑娘可是福气了!”

    “那也要看你们……”

    “你们到底买不买风车?不买去别处看去!”那姑娘终于说话了。声音就像我第一次听到海浪一样悦耳。我愣在那里。

    “看你把人家吓到了!你们拿苹果和我们换吧,三个苹果换一个风车。”

    “人家的只要一个苹果就能换,你家要三个。这是什么道理?”大哥说着话时,小弟还把玩着风车。而我,还呆呆地盯着那位戴西洋帽的姑娘。

    “这是什么花?”弟弟问。

    “小山菊。”那位戴西洋帽的姑娘说,“我也叫山菊。”

    我们换了一个风车,带着满满一车的东西回家。我一路在想,山菊花开是什么模样。

    接连两天,我们的下午都是在那两姐妹的摊位前度过的。她们的风车没卖出去多少。但是让我们认识了这两位敢直说买卖的姑娘。特别是那位名叫“山菊”的姑娘。政府在三天后关闭了集市。人们都很高兴,但政府里传出来消息说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再开集市了。最失望的可能是我们兄弟。

    (二)

    秋天,伯父家里开始准备给我介绍对象结婚。我以大哥还没结婚为由拒绝。于是伯父母决定让我们一起结婚。

    一天我们兄弟从树林回家路上,我问大哥:“你还记得夏天集市上那两个姑娘吗?”

    “嗯,怎么?”

    “我找政府里工作的舅舅了解了她们家情况。她们两个都还没结婚,家里还有个弟弟,和我们弟弟差不多大。”

    “太好了!哈哈哈……”大哥一路是笑着回去的,他喜欢姐姐,我喜欢妹妹。我突然想结婚了。

    在舅舅的安排下,两家人在我家见了面,最后说定在第二年春种之前结婚。大哥和姐姐山茶似乎很合得来,两人经常约会。有时山茶跑来我们后面的山坡上和大哥见面,有时大哥跑去她家的河边。但我和山菊很少见面,她很少和我说话。我每每去见她时,她都坐在树下看书。我明白,那些外国诗人笔下浩瀚的天空和大海,是我不能带她去的。虽然是我帮她找了这些禁书,但我终究成不了写书的诗人。

    冬天,山菊跟家里说不想和我结婚。她家和我家都同意了取消和大哥一起办的婚礼。大哥安慰我说明年夏天我一定会遇到更好的姑娘。我说:“明年夏天我想去看看漫山遍野的山菊。”

    (三)

    第二年开春,大哥的婚礼一拖再拖,因为大哥要被征去当兵。我想要去代替大哥,家里说什么也不让。伯父说不能让我像我父亲一样再为他家做牺牲。大哥秋天才会走,婚礼定在了春末夏初。

    有天晚上,大哥去见未婚妻一直没回来,我和弟弟出去找,终于在早上找到了大哥。大哥瘫坐在河边,死死地抱着未婚妻。山茶像是睡着了没有一点动静。后来附近的人说看见山茶跌到河里淹死了。大哥不信,但我也不敢跟大哥透露实情。舅舅只把事情告诉了我,他自己也被调走了。

    那天大哥和山茶在河边见面,刚刚分手,山茶就被党纪队的人带走了。党纪队的人说她有通敌嫌疑。路上,山茶找机会逃跑,党纪队的人一路追捕,山茶跳进了河里。政府的人把山茶的尸体打捞起来,正好遇到回头找了山茶一夜的大哥。

    两家人都很伤心,大哥病倒在床上。

    春末夏初,山菊来找我,说想和我结婚。我知道,她是为了弟弟不去当兵而选择和我成为一家人。

    夏天的时候,我们开始见面。我带她去山坡上,看满山坡的山菊花。她还是很少说话。有一天傍晚,我对她说:“山菊花很不起眼,一不小心总要踩碎。但是我永远都会记得这些小花,因为它们和你有同样的名字。”

    她低着头半天不语。终于在要分开时开口:“我可能不会爱上你。人就像这些小花一样脆弱,甚至不如它们,因为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生活如此艰难,追求幸福更不易,只有死亡才是自由吧!我现在有点羡慕姐姐了……”

    “人活着有很多负累,不只是为了自己活着。死亡的自由还是留给死者去享受,活着就要背下负累。这应该是自由的代价吧。”

    她似乎有点震惊,可能她不知道,带给她的那些书,我早已烂熟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