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口头警告处分

    更新时间:2017-07-14 01:42:10本章字数:2174字

    自从八王爷看不惯她的悠闲后,自从小白知道八王爷其实是一个孤独的独裁者,身边没有任何的助理秘书之类的后,她就开始认命地当起了八王爷的统计员兼打字员了。时间久了,她对于草书狂体日文的辩别能力也上升到一定的程度。八王爷那龙飞凤舞如天书般手稿十有八九能认得全了。

    一天,人力行政部小头付桂香(人称富贵象)看到她在不务正业,在忙着不属于她业务范围内的事时,就板着一张脸问道:“你这是在帮谁做事?你知不知道你的工作职责是什么?帮其他人干活时须经本部门领导同意,你不知道吗?”

    小白诺诺地站起来,小声地说:“付经理,不好意思。我一时忘了。”

    “是哪个部门的人?你私下跟对方关系好,帮人家的忙,是你们私下的事。但是,关于工作上,得经过双方部门的沟通,这是基本常识。你懂吗?”富贵象严肃地说道。

    “是。我明白了!我以后会注意的。”小白连忙点头应道,并将八王爷给的资料和手稿规规矩矩地放到显眼处。

    富贵象看到了八王爷那龙飞凤舞的手稿时,神色复杂的嚅动了一些嘴。下一秒像四川变脸术一样,扯着嘴角,亲切地对小白说:“小白,虽然你来公司的时间不久,但我看你办起事情来也是不错的。以后我会尽量地安排一些合适你的工作来让你发挥一下你的所长。”

    于是,很快地小白又多了一项工作,就是每天上去三楼办公室给富贵象请安,并从她那拿七八份应聘的简历,然后通知对方过来面试。

    不过,对于增加的这项工作内容,小白还是很乐意的。因为这满足了她八卦的天性。

    由于公司的成本观念很强,再加上深受环保概念的影响,公司的每一张纸都会被循环利用,将它的功能使用到极致。因此通常用来打印网上应聘者简历的就是这些循环纸张了。

    无聊之余,小白都会在通知对方来面试前后把手上的纸张认真的看一遍,正面把应聘者的资料八了个透,再到反面,把作废的是什么来研究判断一下,猜测这是什么类型的工作内容。这个算是她的业余爱好了。

    铛……!小白睁大着眼睛盯着眼前画着个大大的X的文件,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最后确认自己没看错;又拿起另外的几份简历看了一下,然后就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

    原来这次的资料不用猜,它的内容就直接就呈现了出来。毫无疑问,这是该毁尸灭迹的资料。因为上面居然是办公室人员,包括高管们的薪资情况一览表,表格里清楚地列明了各人的基本工资是多少,技能工资是多少,补贴是多少,应扣多少等等。

    小白再笨也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因此她赶紧拿着这叠简历冲上去找富贵象。

    “付经理,您看,这些……”小白越过她的助理梅子悄悄地站在旁边,低低地把那叠画着个大大的X的资料放到她面前。

    富贵象执起纸张一看,脸色突变,凜然道:“怎么会搞出这样的出来?谁弄的?还好小白你人谨慎,做事细心,及时发现了问题。”

    小白讪讪地一笑,“我不知道呢。这些就给回您了。”

    富贵象点点头,“嗯,你先下去工作吧。一会儿我让梅子重新打印好拿给你的。”

    在事情扬开前,自己就把它给终结了,小白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不禁地咧开嘴,乐嘻嘻地回去工作。

    第二天,小白怀着美好的心情早早就到了公司,然后泡了一杯美容养颜的花茶,正准备利用这早到的十五分钟来温习一下昨天晚上背下来的单词的时候,内线电话响了,是富贵象打来的。

    “早上好,付经理。”

    “小白,你上来一下。”电话那头传来富贵象冷淡的声音。

    小白虽然有点诧异,怎么会这么早就叫她上去拿简历中,而且昨天不是说好了,说会让梅子拿到一楼给她的。

    小白带着疑惑地来到富贵象的办公室里。

    “坐。”富贵象指着面前的椅子,示意她坐下来。

    小白这下子更疑惑了,但还是顺从地坐了下来。

    “你知道我这么早叫你上来是为什么吗?”富贵象轻敲着桌面慢悠悠地说道。

    小白摇摇头。

    富贵象抬起头,看着她,正色地说,“有人向我投诉你。”

    “投诉我?”小白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她。

    “是的。有人向我投诉你,说你到处在打听别人的工资,你身为人力行政部的一员,难道不知道这些行为是被禁止的吗?不管在哪家公司,员工的工资都是私密机密,不能随意公开的。你不知道这些吗?”富贵象一脸怒意的逼问她。

    “我没有呀。我没有跟人打听工资的事呀。而且我自己一个人有一楼,二楼又是外租友公司的,我才来公司也没多久,跟大家也不太熟,是不可能跟人打听工资呀!”

    这实在太无辜了。如果不是富贵象一直以来都表现得挺和蔼可亲,挺明事理的样子,她还真怀疑这是富贵象贼喊捉贼,是她整出来的事。

    “付经理,我真的没做过这种事,请问是谁说的,方便告诉我吗?我想跟对方当面对质。”

    富贵象板着脸说,“谁投诉的,这事你就不用管了也无须对质了,因为不止一个人投诉你。”

    小白这下子除了愤懑之外还多了些好奇。到底是谁跟自己结怨这么深,这么讨厌自己呢?印象中自己从来没有得罪过谁呀,而且因为人来人往的,人太多了,认人记人的能力也不太好。因此不管是对谁,自己都会很热情地打招呼,生怕错过认识的人,然后让对方觉得自己目中无人,没礼貌。

    “付经理,这事我绝对没干过。我不是干这种事的人。您能否告诉我,是谁说的呢?我不想被人误会了。

    富贵象沉着脸说,“我有保护证人的义务。是谁说的你就别管了。根据公司规定,员工私下打听工资,公司可以给予警告处分或开除处理。鉴于你是我们部门的员工,又是刚来。我可以暂且从轻处理,给你一个口头警告处分。但仅是这次,如果再有下一次,立刻开除。好了,你下去工作吧。”

    小白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富贵象不耐烦的样子,于是又不敢出声了。只好闷闷地回去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