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找活干

    更新时间:2017-07-16 12:00:17本章字数:2949字

    我在家里放松了几天,马上就开始构思新的小说找活干了。

    现在失去了爱情,我不能失去事业啊!我只求有一份钱可以拿,至少保障我的生活。

    说到底我写小说也不是为了功成名就,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混口饭吃,运气好的话说不准以后真的走上这条路,这样的话我想我和我妈就会有点本质上的区别了,也算进入了文化阶层,将来在教育子女的时候也不至于闹得鸡飞狗跳。

    可惜我真的是有点生不逢时,我开始写小说认识的那一批人,人家已经是签了好几本书、有着几万粉丝的人了。没有作品的人也改行老老实实学专业技术或者另谋出路了,只有我,既没有作品,也不打算放弃。说起来我以前憧憬的大学生活现在却是这样的:有课的时候踩点起床进教室,课堂靠手机打发,考试基本靠抄,空闲的时候就打打游戏刷刷剧逛逛街。

    就因为现在的大学风气都这样,所以我也算是个混在211工程院校的滥竽充数的半吊子。

    大多数人都是典型的寒门,不仅穷,而且懒惰,天真。

    我不鄙视他们,我和他们一样。不过他们没钱的时候可以向家里要,我就不可以,我可不想为了几百块钱被我妈气得头疼。我虽然懒惰不上进,可是我有压迫感。

    我学的是食品专业,外人一听食品这个词就容易联想到做饭。专业是我自己选的,不是我对这份行业有着特别的追求和热爱,而是纯属它比较高端,学好了可以做个营养师什么的,再不济就考研留在学校任教了。不过我的家人没有一个跟这个行业沾边,因此不会有谁来对我进行人生的指导。

    纯粹是失算了。

    万芳性格和我差不多,家庭条件也差不多,不过她比我更拼一些,意识到自己在这条路上不会有啥好出路之后,她早早地准备了会计的考试。

    有的时候我们聊起这个话题,万芳说这个职业很敏感,总结起来就是劳神费心不讨好风险高。做假账肯定是不行的,终有一天会受到公安机关的审判;老实做账也不太行,你这是和老板对着干,吃人家的饭还不替人家做好事,也是要受老板制裁的。所以最好不去做账。

    我心说那你考会计证干啥啊?万芳说她这叫曲线救国,拿到证之后可以去干相关的行业,比如说银行证券咨询公司事务所,能干的都可以去试试。

    不过万芳在考证失败后又改变了策略,她打算一边带家教一边做其他兼职。倒是我,之前认识的罗姐介绍我去银行工作,也就是写写文案,算是勤工俭学。

    罗姐对人很好,接触了几次,每次都带我去吃东西。我想着不管会不会成功,也不能辜负了罗姐的美意,还是去看看再说。

    那天有课,我没有逃掉。下课的时候基本已经五点了,由于担心时间来不及,我早上出门的时候就化了淡妆,穿了一件阿依莲打折时买的黑色中长款外套,下面配一条黑色铅笔裤,再穿上一双我平时很少穿的那双Senda黑色的小皮鞋,走简单干练的风格。 

    苏茉白看见我的第一眼就很满意:“你看你稍微弄一下多好看啊,平时也应该好好打扮呀。” 

    说着,她目光落到了我脚上:“不行不行,这鞋子搭配的不好看。这是萝莉风格的,你应该穿细带高跟鞋。” 我没好气地回了她一句:“我只有这一双皮鞋。” 

    其实我知道她也是为我好,这鞋子搭配真的有点奇怪,只不过说者无意,是我听者多心。这双鞋还是我用压岁钱买的,来大学以后一直穿的都是运动鞋。那时候高考结束,我没有想到一上大学我就要面对如此多的挑战:普通话永远被人诟病,身高永远被人调侃,成绩永远被人鄙视,所以不久后我就打定主意,不问候任何人,连最起码的问候都不,我要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猫。

    我冒出这种想法并不是因为孤僻,只是那时的我是一个极其缺乏自信的人,唯唯诺诺的性格,最先生厌的人便是自己。

    我其实觉得自己性格还不错,但是我就是不知道该如何与人交流,大大的军训服把我包裹起来,军训的教官平时从来不看我一眼,一看就是一顿吼,可能是觉得我又土又挫吧。

    我坐在床沿上,看同学们迅速地彼此熟络、约着去洗澡以及讨论我并不熟悉的口红色号。我很尴尬地拿出我妈走之前给我买的梨分给大家,然后机械地坐回自己的床上。 

    因为害怕与人交流,就在网上写写东西打发时间。

    苏茉白和我不一样,她家里有钱,父母都是单位有头有脸的人物,每个月给她的生活费都有两千多。她买的东西自然也都是名牌,高跟鞋都有七双不同的换着搭配。

    有什么是比做一个穷人更可悲的吗?那就是做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穷人。

    大一结束,我拿着压岁钱,带着我的决心和勇气还有自尊,让苏茉白陪我去买了这双鞋。

    付钱的时候苏茉白在我旁边玩手机,她口里嚼着口香糖,脸上的妆容越发精致。她没有看我,只是收起手机说走吧。她也没有对我刚买的鞋子表现出什么兴趣,只是说了一句不好看。

    不好看就不好看吧,我不穿就是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在淘宝上画六七十块买了一双山寨鞋子,你知道它是山寨的,但是你没有办法。即使穿着不舒服,你还是得穿,你付不起正品的价钱。

    到教室的时候有些晚了,我依旧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把几本书往桌子上一放就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下课的时候陈少煊扭过头和我说话。他先是打量了我一眼,然后一脸奸诈地笑:“穿这么成熟,要干嘛去?”

    我瞪他一眼:“关你屁事!”

    陈少煊还是一脸奸诈:“肯定有情况~”

    “别闹了,一会儿去面试。”

    “面试啥啊?”陈少煊干脆放下手里的书凑过来。

    “银行文案。”

    “你行啊,在银行工作。要知道我上周去婚庆搬东西,累死了。哎记得成功了请我吃饭啊。”

    陈少煊说的没错,在过去一年里,我从来没遇上过什么既轻松又高薪的事情,我遇上的都是些什么在超市里推销酸奶,或者当众煮新口味方便面给消费者免费品尝的活儿,一站就是一整天,到了下班的时候腿都麻得没了知觉,浑身充满了调料味,更别说什么体面了。 婚庆那种价钱是比较多,但是人家不要女生,尤其是我这种看起来就弱不禁风的小女生。

    同样是人,差别咋这么大呢?

    我心酸地拍了拍陈少煊的肩膀:“等我发达了,带你一把。”

    陈少煊一听我这么说,立即眼睛放光,他讨好般地说:“需不需要我陪你去啊?”

    我有点尴尬地拒绝:“还是不了吧。我都不知道啥情况,一会儿罗姐来接我,她陪我去。”

    陈少煊想了想,忽然又转过头来对我说:“你说人家会不会潜规则你啊。”

    “呵呵,潜规则,你看我像是会被潜规则那种人吗?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不过要真的是这样也可以,像我这种人,理想是什么东西?不饿死才是王道。”

    “不是吧,谢靖薇你心理扭曲啊?被潜都愿意?”

    “滚滚滚,开玩笑不行啊!”

    “行行行,但愿你真的是开玩笑。”

    我当然是开玩笑了。我虽然穷,但至少知道什么是要脸,再说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呢,怎么可能潜。陈少煊真是网上段子看多了!

    “那行,你回来了给个电话,万一真的出事了我马上飞过来救你。”

    我恨不得涕泪交织:“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想多了,我是叫周伶文来救你。”

    “......”关周伶文啥事?

    罗姐说先去和张行长吃饭,吃完饭他带我去开个会议,最后再给我安排工作。

    一路上我很开心地和罗姐说这说那,路边的霓虹灯光映照在我们脸上,整座城市在我的眼睛里都显得如此生机勃勃。 

    下周我就有新工作了,就可以不去超市兼职了。这么看起来,我的生活真的是在向一个好的方向转变。 

    我的头倚靠在车窗玻璃上,近年来,我头一次真正感觉到什么叫作轻松。

    我当然不会知道,接下来的面试并不像此刻我想象中的这么善意。 

    从第一次见面起,那个张行长的眼睛就一直盯着我,先是问我年龄,说我比他儿子还小三岁。然后说最是喜欢文人。

    我尴尬地一直笑。

    张行长看起来很健谈,也很和蔼慈祥。不过这种和蔼慈祥里还透着一股诡异。我指的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