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我在考虑要不要把你赶出去

    更新时间:2017-07-18 16:53:26本章字数:1939字

    临近期末,专业课都变少了,只有两门实验课和CAD还没有结课。

    第二天我起迟了,工程制图的老师明确规定课堂点名必须到场。为了不被扣学分,我打车到学校。

    “嘿,靖薇,真是你啊?”我刚跑到农牧楼,就被人从后边拍了一下,正是苏茉白。她一脸暧昧的看了我一眼:“靖薇,搬出去住得还好啊?都不和我联系。说,是不是和你房东发展了??”

    我那个汗呀。

    我说:“是啊,差不多要在一起了,行了吧?”

    “就会开玩笑,”苏茉白推了我一把,没理我。

    我们这门课是大课,很多班打乱学号混在一起上。虽然我和苏茉白在不同院,但这节课却是在一起上的。我挑了挑眉,跟她一块进了教室,挑了个人少的位置坐下。

    谁知刚坐下,苏茉白又用胳膊肘捅了捅我,意思让我看前面。我一看,尼玛,不会这么巧吧,齐野跟杨倩倩这俩货就坐在我前排,还不远。

    “杨倩倩也在这个班?”

    “人家明显是来陪齐野上课的,”苏茉白撇嘴道,当初我跟齐野也算是被这妞给见证过的。

    齐野家不在本市,有次病了住院,全凭我端汤送水的,连苏茉白都感动了,断言说我们肯定能修成正果,谁知天有不测风云。

    “没什么可看的,都是过去事了,”对于这种不值当的人,我心里没有一点波动。

    可就在这时,那杨倩倩居然回过了头,她明显知道我就在后面,眼角眉梢一副挑衅的样子,头还往齐野的肩膀上挨了挨。

    在我跟前秀恩爱。无聊。

    等会儿工图老师来了,看你还秀不秀。

    一节课很快结束,我做好笔记,正要撤退。就见阴魂不散的杨倩倩居然主动走了过来,打招呼道:“咦,谢靖薇,这么巧啊,你也来上课,还以为你天天翘课呢。”

    “我什么时候天天翘课了?”我皱眉看着她。

    杨倩倩一副无辜的样子,道:“没有吗?齐野告诉我的,说你成绩一直不好……”

    沃日!

    “倩倩,你说什么呢?”齐野脸色有点不好。

    倒是苏茉白实在看不下去了,张嘴就嚷嚷道:“杨倩倩,你不就是撬了人家男朋友,当了小三,有什么可炫耀的。”苏茉白的话立刻引来班里同学的注意。甚至有些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那个就是崔婷婷呀,果然长得好看,人也时尚,听说家境还不错……”

    “就是,齐野不说是咱系里的才子吧,伦样貌那也是一等一的,还是学生会干部,我一直觉的他跟谢靖薇不合适……”

    艹你大爷!就算姐天生好脾气,也不用这么挑衅我吧,别说现在我对齐野没感觉了,就是有感觉也不容你们这帮小瘪三这么说三道四。

    “杨倩倩,瞅瞅你那逼样,还真当自己是小仙女啊?你当齐野是金疙瘩,我们家靖薇可不稀罕了,告诉你吧,我们靖薇已经有男朋友了,比你齐野帅一百倍。”苏茉白大声反击。

    我那个汗,菇凉,你这话说大了,比齐野帅一百倍,那还是人吗?

    不知为何,脑子里居然浮现出,周伶文那种古典俊朗的脸庞。

    “切……”杨倩倩一声嗤笑,把手环抱在胸前,“我说谢靖薇,你爱白日做梦也就算了,原来你朋友也爱白日做梦啊,你要有比齐野帅一百倍的男朋友,怎么不带过来陪你一块上大课呀?”

    很多恋情,不是因劈腿开始,却是以分离结束。

    绿茶婊们言不为实,虚情假意,为的是一时新鲜,为的是一己私利。爱情是自私,是绝对占有,是只能有你我。

    “杨倩倩,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微微有点恼怒。

    齐野的脸上,明显也有一丝难堪闪过:“倩倩,我们先走吧。”

    “干嘛要走啊,谢靖薇不是说有帅一百倍的男朋友吗?我很好奇的,不如约出来一块吃个饭,人家真的很好奇嘛。”杨倩倩半撒娇的道,明显是想看我笑话。

    我气的想暴走,但就在这个时候,门口有人叫我的名字:“靖薇。”

    “……”

    我立马惊愣了一下。下一刻,就见一道修长帅气的男生已经款款而来,不知道是不是气场开的太足了,我有种一阵惊雷劈过的感觉。

    周围一片抽气声,此起彼伏。因为来者不是别人,居然是我的房东大人。

    我说过了,周伶文无论是从样貌,还是衣品,还是气质,跟齐野比,那都是正版跟山寨货的区别。

    当然,周伶文是杠杠的正版,齐野就只能委屈一下,是山寨了。

    “靖薇,卧槽,你还真的跟他搞到一起来了?”苏茉白拍了我一下。

    周伶文走过来,站在我怕旁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小笨蛋,你早上出门又把钥匙插在大门上就走了。”

    小笨蛋,周伶文是不是又忘记吃药了?要不要叫得这么恶心啊?我腹诽。

    然后他就开始帮我收拾书包,收拾完了之后拎起我的书包拉起我的手就要走。

    齐野望向我的目光,明显开始变的复杂。

    杨倩倩虽然不愿意就这么走了,但架不住齐野的强硬,二人最后也只能离开。

    苏茉白也知趣的走了,走之前还对我抛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这下我不得不任由周伶文拉着我,出了教室,走在学校的小路上,我将笔记本抱在胸前,道:“你干嘛突然来找我?”

    周伶文闻言一笑。桃花眼亮晶晶的看着我,道:“我发现你还是挺有意思的。”

    我静静的看着他,想等着他的下文。

    可是接下来他的话差点没让我汗死。

    他说:“我刚才说的是真的,某人出门的时候,又把钥匙插在大门上就跑了。”

    “额……”我挠头。

    “我在考虑要不要把你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