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气得我头疼

    更新时间:2017-07-21 22:21:55本章字数:2021字

    在我挂掉电话不到五分钟之后,我妈又打过来了。

    “你没住学校了?” 

    “昂。太吵了。”我已经懒得深究是谁告诉她我搬出去住的事情了,除了苏茉白没有第二个人。上一次我问她要房租的时候被她骂了个狗血淋头,比叨叨半天之后还是一分钱都不给我,说什么那个死丫头上学还要钱……我一听就不耐烦。麻痹的别人的女儿是你的宝贝,我特么这亲生的就活该被虐是吧?

    租房的钱是苏茉白借我的,说等我有了再还她。

    “一个月多少钱?”

    “600。上次不是给你说了么?”我有点不耐烦。

    “那个男生,是不是和你同一届的?”

    我很清楚她口中的“那个男生”指的就是周伶文。

    “你管得多!”

    “行吧,自己住外面小心点。你要做兼职的话不要太拼,学习为主。没钱了给我说。”

    “知道了知道了,没钱了我也不会给你说的。”我本来告诉自己要淡定要淡定,但是你看,我妈说话就是这么弯弯曲曲的,要钱的时候吧啦吧啦说我一通,等我真正没钱的时候,她又各种理由。有的时候我姐就说我一根筋。书上总扯什么父母不容易,不容易就是你敷衍我的借口吗?我姐说了 ,给不了爱,就给钱。钱和爱,必须要有一样,如果作为一个母亲,你连我的生活费都没有办法保障,那你更不应该把你那可怜的母爱分给别人的孩子,完了还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炫耀你这个后妈当得有多成功。

    我曾经给苏茉白说过:“我以后可能不会结婚吧,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和男生相处,做朋友还可以。但只要升级到恋人,我就手足无措了,不知道怎么和男生亲密,也接受不了男生对我太亲密,可能从小到大看着我父母这样的关系,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吧。”

    家庭就是宿命。虽然经常有人说,经过后天的努力,就可以慢慢摆脱父母上一辈某些愚昧的观念和平穷落魄的家境。但家庭对你性格、三观潜移默化的影响却是一辈子的,你可能在后天的努力下变成更好的那个自己,但在骨子深处,在你日常的学习、工作和生活中,都能体察出家庭曾经带给你的影响。

    “你现在也长大了,你要是谈对象我也不反对,但是......”老妈竟然有些羞于启齿,“有些事情要把握分寸。” 

    她暗示得太明显了,我立刻猛摇头,“知道了知道了,我谈都没有谈。再说,我怎么做关你什么事,不养我,你也没有资格教育我。小时候不教育我,现在你是‘娼妓晚景从良’吗?跟你说,你给谁付出,你的后半辈子就跟谁过!!!” 

    我知道我话说得是有点重了,但是我不介意这样出语伤人,我也是被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过来的啊。

    本来想挂掉电话,但是老妈转移了话题:“再过几天你就二十一了?”

    “没有啊,还有好几个月。”余光瞥到一旁的镜子,倒映出的画面上我居然不寻常的表情淡然。 

    “二十一。”从她嘴里,这个数字宛如是被捧出来的,因为它听着那么弱小、那么青涩,我仿佛能看到它在光照下清晰的脉,里面光合着无数愚蠢却伟大的梦想。

    二十一——我走神了。

    大部分时候,我骨子里其实认为男女之间只有无情或奸情两项选择,绝无友情的存在。 但我又能断言自己是单纯怀抱瞻仰友情的心站在周伶文家门前的么?

    大街上的每一对男男女女,各自怀揣着S极或N极,互相吸引或排斥。

    我作为这个完美世界里的唯一一块不锈钢,坚持自己置之度外的扫兴原则。说实话,这情形多少令人怅然。 而大约两分钟过去后,我扭动钥匙,“咔挞”一声,我朝三楼上亮着灯光的窗户望去,然后转身进了自己的小屋。

    其实我不能肯定。我依靠的是微弱的残留记忆,而这些比蛛丝更缥缈的依存,在周伶文说出那句“要不你做我媳妇吧”的时候,便被完完全全地耗尽了。

    不是十八岁的时候我们没有相遇,相遇未必美好。

    二十岁的我们在二十岁碰面,二十岁的我依旧不美好。

    我端详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我尝试回忆自己十八岁时的模样,但只是那个模样、那个外壳罢了,我在日后逐渐离开青春的灵魂,我根本想象不出。

    我似乎回忆起了那个黄昏的老旧院子里,我因为不吃饭而被我妈追着打的情形;回忆起了每次拖着行李箱回家时那些尖嘴猴腮的长舌妇在我背后指指点点的样子;回忆起十三岁的时候我妈一把将我推到墙上,她还破口大骂:“你不是觉得你爹哪里都好吗?那你去找他啊。跟你讲你不属于这里,你老家在重庆,你去找他啊!”

    这些都是现实的重击,谁也别奢求我已经忘记或原谅。

    而今时今日,我假想我妈的心情比假想十八岁的我熟练太多了。

    我能完全设身处地地,知晓她发自内心的愧意,没准儿我真的不会负责她的养老。

    而十八岁的我在想些什么呢?沼泽一般的世界,不舍得飞过一丝来自机械的声响。

    我很喜欢谈论未来,即使它另一方面代表着老去。我只是觉得未来这个词更多的代表了成长,代表了我有能力去养活自己。

    我的室友赵雨昕总说毕业了不会找不到工作的。银行职员,教师,全职太太……

    ——你说我还能讲什么?她认为自己会顺利,一门心思咬定了没有问题,她觉得自己去给人推销化妆品都可以……

    天真成这样,你说多可怕。

    未来,究竟什么才是重要的?

    今天本来心情还好,结果一和我妈打完电话,顿时觉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别扭。

    等躺到床上的时候,还是觉得十分别扭,半宿没睡着。

    哎麻痹的,好好的怎么又想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