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小资一把

    更新时间:2017-07-24 23:16:50本章字数:2289字

    这又是一个学习完毕后的傍晚,我乘72路回冬季照相馆。

    一贯拥挤得水泄不通的车厢里难得地呈现出空旷的景象。 我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子,车上除了我和司机,就只有两个看着跟我妈差不多年纪的中年阿姨,车里广播在放着一首轻音乐。

    我拿出手机不知道第几遍在看猜火车,听到I have never felt so lonely, so empty and alone的时候,特别想流出眼泪来。

    我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我觉得感情到位了,只是缺少一段悲伤的经历和难忘的人来催化这眼泪时,却发现脑子里 一贫如洗。

    下了公交车,还要再走一百多米才到家,午后的环境依旧清静。尤其是前两个月开张的那家“密雪冰城”,使得附近办公楼里许多厌恶了聒噪和快节奏生活的白领们都找到了这里,在红色的广告灯的闪烁里,小小的店门口排队买上一两杯冷饮,然后各自回家。

    附近还有一些咖啡馆一些花店一些美术馆,这个时候依旧在营业。咖啡馆里的轻音乐慢悠悠地播放着。

    不知道为什么,音乐本与我无关,却让我有一瞬间的失神,仿佛丢掉了一切在世俗里惹上的烦恼。

    那一瞬间才发现,原来一个人久了,连悲伤的样子都会慢慢淡忘。

    我想了想,站在路边给陈少煊、苏茉白还有周伶文打电话,约他们到斜对面那家叫“雨月”的咖啡馆坐一坐。

    最近一边备考一边写稿,我都快疯魔了。趁着情绪很到位,我打算小资一把。

    他们三人都答应赴约。

    苏茉白和陈少煊从学校赶到这里还需要一点时间,我也就先回家放东西。

    周伶文没在家,我放完东西后收拾了一下出门,再去咖啡馆里等他们。

    咖啡店很小,除了吧台旁边的一排长椅,仅有的几个座位全部靠着窗户,沙发是那种灰色布料,桌子很矮,方桌,纹理很深。

    在里面消费的客人都很沉默,似乎没有人愿意对着一杯咖啡说破生活里的脆弱,久而久之这种氛围便成了这间咖啡店独特的标签。尽管这里有些偏,一直以来还是有好多人会来光顾。

    坐在颇有情调安静到不行的角落,我终于无聊到用余光溜了一圈店里,瞅着其他桌的人细声低语,我突然有些后悔了。

    这个地方,一看就是消费死贵,马勒戈壁我刚才脑子是抽了吗我,为啥要装逼进这里,心情不好自己回家躺尸体不久好了吗?

    艹,心情影响大事!

    于是我只能端起面前的白开水喝个不停,顺便在心里面盘算着等会我点个沙拉就行,说不定这样能拉低一点点消费。

    就在我的思维各种活跃间,一阵轻而沉稳的脚步声响在耳旁,我随意望了望,然后,我看到了陈少煊和周伶文进来了。陈少煊那丫大作两步走过来,坐到了我对面的位置。

    周伶文坐到了我旁边。

    我还懵逼中,周伶文自然而然往我这边又凑了凑,他指着餐牌上一个啥说:“小薇你想吃啥?”

    “随便啊哈哈哈!”我埋着头一个劲喝柠檬水,心想玛德能不能出去吃啊!

    周伶文可不管我,他点了四份咖啡外加三碟水果。

    服务员刚把菜单拿走,苏茉白就到了。这大小姐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下,脸上妆容很是精致。

    苏茉白顺势坐到了陈少煊和我之间那个位置上,将几缕有些乱的头发别在耳后,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率先开口:"他妈的这几天真是累到吐血,玩都没有心情。哎靖薇你觉不觉得这大学课本也没啥难的啊,就是踏马费神。一周一学期,妈的最后他们都不背了,全部都是头天晚上缩印……不过啊,我最近找了一个兼职,给人家跳舞的,跳一场六七百呢!"

    "那挺不错啊!不过你这个大小姐怎么也想兼职啊?"我应了一下,心想有才艺就是好啊,跳一次这么多钱。

    唉!自古文人最穷逼,也难怪了!

    “哈哈茉白你还记得不,刚来大学那会儿你就天天跑出去约会,我问你去哪里了,你说去星巴克,我问你吃啥了,你对我翻了一个大白眼哈哈哈。”

    我和苏茉白一直比叨叨着一些陈年旧事,却迟迟没有开口说起别的事情。

    讲真其实今天进咖啡馆装逼是有原因的,我和周伶文几乎天天见面,现在不存在啥叙旧的问题。和陈少煊一个班,见面也比较多,天天互怼,怼得我都有点烦了。

    我最主要的想法还是见见苏茉白。本来嘛,最近大家都挺忙,我就是想趁着有空就和她多待会儿,到了大二,我明显感到我们已经不像从前那么亲近了。

    陈少煊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终于带着好奇问道:"小薇儿,你不是约我们出来玩嘛?怎么突然这么好兴致啊?"

    “哎你怎么还是不说话啊?没劲啊你!”

    “真后悔叫你!”我本来在想事情,被他一直吵吵个没完,心里很烦,于是白他一眼。

    “哎哎,问你个问题呗?”陈少煊挤眉弄眼地凑过来,双手支在桌子上。

    "想我陈少煊从小就阳光帅气,还乐于助人、三观向上、德智体美劳样样是标兵,深得老师们喜欢,更是年年被学校评为优秀红领巾,所以……我想问你:当这么多优点很不公平的集中在我一个人身上时,有没有那么一霎那让你心动过,然后偷偷暗恋我,把我当成你梦中的白马王子?"

    我蔑视地看了他一眼,说:"没有……你能不能别每次一见面就像和我说脱口秀似的,你每天能把这句话重复好几遍,我都能背下来了。"

    "别装,你肯定是淹没在一种深深自卑的意念里了。"

    周伶文不愿意陪他无聊,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望着巷尾的那两棵很茂盛的梧桐树。

    "好、好、好……咱们聊别的还不行嘛。"

    我没什么情绪的看着他,在我眼里,他是基本上是不会一本正经地和我聊天的。

    虽然我们四个也不算陌生,但也谈不上熟悉。尤其以往一直很会活跃氛围的苏茉白,一边和我说话一边捣手机刷微博刷其它东西。

    陈少煊把身体往苏茉白那边倾斜了一下,没话找话地唠嗑:“苏茉白,你今天这打扮很适合你哎!脸型不错,口红也很到位……”

    陈少煊这个渣渣,他敲我一笔就算了!他特么的还想让我花钱请他泡妞!我随即有种想要干死他的冲动!

    苏茉白脸上的笑容终于变得浓密,她仰起脸来:“你们刚才点了什么呀?”

    “苏美女你想吃什么呢?我帮你点。”陈少煊很是狗腿地献殷勤。

    渣渣,刚才还说自己是我的白马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