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心情不好

    更新时间:2017-08-01 21:30:34本章字数:3039字

    下午,我们路过一家冷饮店,吃冰淇淋的时候,居然碰上了好几日没见的杨倩倩,她明显是跟几个闺蜜来逛街的,看到我,差点没吃惊的瞪大眼。

    “谢靖薇?”

    我此刻正优雅的捏着小勺,入戏地往嘴里送着可口的冰淇淋,见到杨倩倩,我立马收住,笑道:“杨倩倩,几天不见,怎么,不认识我了?”

    “哼,真是骗来的钱也花的这么舒心,穿的人模狗样就以为自己……”最后一句话,杨倩倩说的很小声,但嘲讽之意,已经溢于言表。

    对于这个总是朝我挑刺的女人,我基本无语,其实仔细算起来,我跟她其实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不就为了一个齐野吗?似乎也不值当。我现在也没见她有多么爱齐野。

    以前看小说的时候,为了衬托女主的高尚品格和人性光辉,作者总会把女配写得很挑刺儿。我还笑说作者都是脑小叶缺乏患者,这女配是得多没脑子才会用吐酸水的形式来降低自己而成全他人。BUT——杨倩倩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才是脑小叶缺乏患者,逮着机会就冲人张牙舞爪。

    “咦,这位是?”从一开始杨倩倩就有注意我身边的周伶文,现在终于满面惊异的开了口,尤其当周伶文转过脸的时候,那俊朗面容,更是让她微微变了声。

    “我是小薇的男朋友,周伶文,幸会。”周伶文淡淡疏离的一笑。

    不错不错,周伶文这货虽然平时臭屁了一点,关键时刻也挺有眼力劲。

    不过我敢肯定,杨倩倩这一刻的大脑,肯定再次崩塌了。

    “你男朋友!你男朋友不是你们班那个花心大萝卜陈少煊吗?”杨倩倩骤然拔高了音调,质问似的的看着我,好像抓到我红杏出墙似的,又是震惊又是幸灾乐祸。

    我了个擦!上次不是在教室见过周伶文吗?特么你杨倩倩是得了失心疯还是老年痴呆,这就给忘了?在这里大声嚷嚷是个啥意思?

    我撇了撇嘴,正要说话。周伶文已经接过了话茬,“哦,你说少煊啊,少煊是我哥们,平时就拜托他照顾一下小薇。”

    额!周伶文,你这逼装得好,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可不就是霸道总裁既视感吗?

    如果说,刚才杨倩倩的世界崩塌了,那么现在,估计又重组,然后又崩塌了。

    我虽然不是很了解杨倩倩,但至少知道,她是一个骨子里极其自负的人,她一贯看不起我这个矮矬穷,现在我却交了一个英俊帅气的男朋友,这对她绝对是个打击。

    “不是一对?怎么可能?……”杨倩倩震惊的简直说不上话来。

    “对啊,陈少煊和我纯粹就是哥们,他还经常来我们家蹭饭。”散淡的目光往她身上敛了敛,我装逼地蹙了一下眉头,用一种让人琢磨不透情绪的语调说:“这没什么不可能的,我有事先走了,”

    我已经站起了身。周伶文立刻贴心的把我们的购物成果,提在了手里,一前一后离开。

    回到家之后我直闯客厅,大刺刺地把背包往沙发上一扔,在玄关处脱下高跟鞋,正要换拖鞋。

    我一眼看到早上被我随意扔背包里的手机,屏幕亮了亮,又暗了下去。我赶紧将它掏出来开锁,只见上面除了陈少煊打来的5个未接电话,还有一串没存的号码,给我打了9个未接来电。

    脑子转了几下,我赶紧给周伶文回拨过去。电话很快接通,我还没来得及说点啥呢,陈少煊语气好冲:“你死了是不是,一直不接电话!”

    我能理解那种把一个人电话打爆了都没被接通那种烦躁,所以我难得把语气放弱:“手机放背包里,没听见…。”

    我以为像陈少煊这么鸡婆的人,我示弱之后他肯定会自然而然揪住这个机会,好好把我骂一顿,但破天荒的,那头静滞几秒,突兀传来一阵轻笑,陈少煊再开口,语调中已经夹带笑意:“嘿嘿,原来是没听到啊。小薇啊,我这样给你说吧,这不是过几天要交大图嘛,我的装配图和零件图都还没有找呢,你要是打印的话,拜托连我的也弄一份。”

    “你在哪里,我把图发给你,你自己打印不就好了吗?”

    陈少煊嘿嘿一笑:“我现在在外面和几个朋友喝酒呢。不太方便。”

    简直对陈少煊这种丧心病狂的男生无力吐槽,我懒得再听他兴趣盎然叙述他喝酒潇洒的全过程,我打断他:“卧槽,你喝酒,我给你打印?我不管我把图传给你,你自己打印。”

    “哥就拜托你了。”停了停,陈少煊又来一句:“记得都弄成A2的,我回来直接描摹。”

    我嘴角一抽,轻描淡写:“好吧。就这样,我挂了。”

    把手机扔回背包里,我发现周伶文接了一个电话后,一个人坐到沙发上看着什么东西,见我站起来,他把手里的东西飞快的收到了一旁的抽屉里。

    有东西不让我看。不看就不看。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探寻别人秘密的人。

    可虽然心里这么想,可还是不由自主的在那个抽屉旁流连。虽然我和周伶文还没有确定关系,不过这段时间以来,除了一些我不能知道的,他几乎从不隐瞒我,更何况,当着我的面藏东西。

    “周伶文,你喝不喝可乐,我帮你拿一罐。”

    “嗯。我先把刚才买的东西拿上楼去。”

    从厨房拿了两罐可乐,回到客厅。看了一眼面前的抽屉,我犹豫了一下,有点想看看是什么,但转念一想,能被随手放抽屉里的东西,应该不是重要的东西。这么想着,我随手就拉开了那个抽屉,下一刻,进入我眼帘的,是那张从一开始我来冬季照相馆的时候,周伶文在弄的那张照片。

    一棵开得正盛的桂花树,一个女生坐在树下,她额头上缠着一圈纱布,眼神疲倦,可对着镜头依然笑得灿烂。

    “你做什么?”耳后突然传来一声不悦的声音。我一抖,拿起手里的指甲刀,扭头无辜的道:“没,找个东西。喏,你的可乐。”

    周伶文拿起茶几上的可乐,也没在理我,而是弯腰伸手拿出了抽屉里的旧照片,小心翼翼的,好像生怕有丝毫折损似的。也对,这照片看起来时间也蛮长了,要好好保存才是。

    “那个,你亲戚啊?”我脑抽的问了一句。

    “不会是你女朋友吧?”我又问了一句。明明不想问了,居然又问出来了,我现在就像是管不住自己的嘴似的。

    周伶文看了我一眼,认真严肃地说:“小时候的玩伴,三年前搬走了。女朋友,不算吧……”

    “哦,青梅竹马?”

    “算是吧!”他犹豫了一下,肯定了,可我心里,却不由的浮上了一种莫名奇怪的感觉,不舒服吗?也说不上来,难道是因为一直以来,习惯了周伶文对我一个人好。

    他突然捧着另一个女生的照片,睹物思人,所以心里有落差。

    艾玛,瞎思想什么呢。我和他都不是男女朋友好吗?

    我这个人有个优点,没心没肺。但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为了那张突然多出来的照片,辗转十几分钟没睡着觉。

    不过没多大一会儿我就警告自己:想个鸡,一把年纪了还为这么点小破事失眠?

    或许我潜意识里只觉得这种警告这是执迷不悟的狂言,却没有意识到这是我带着些许低落的自嘲。

    那个照片,之前从没见周伶文拿出来过。自从接二连三打碎他家里的物件后,他的工作室我也从来不敢再随便乱闯,本着保密原则,他接的那些单子我也没有见过碰过。

    第二天,下起了雨。

    从菜市场买完菜回来,轻飘飘地开门回家。

    简单装束之后,我站在厨房里,打算做早饭。拧开水龙头,静静地洗番茄,洗着洗着,世界忽的就安静了下来,我以为这个状态下我很享受,偷得浮生半日闲,可是一些片段却冒冒失失的进入到我的脑海中。

    这些片段全部有关于过去,回想过去,又将现在的空虚和落魄给扯了出来,我不懂,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大学是这个样子,为什么别人就那么笃定学术和成绩,学位等等,为什么只有我整天一副高不成低不就的样子,现在还幻想着开始一段新恋情……

    我的未来是黯淡的,到底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我真的希望有一个人能真真切切地和我谈谈。而不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教育我,剥夺我生而为人的选择的权利。

    我在不明不白中痛苦了将近2年,颓废了2年,现在还在幻想什么童话……想着想着,周伶文下楼来了。

    天有些冷,他穿了一件卡其色的海马毛毛衣,一点儿都不显娘炮,照样是文艺范。

    白米粥已经熬好了,我盛了两碗端到餐桌上。又把从菜市场买回来的凉拌海带丝和萝卜丝倒在小盘子里,另一个盘子里放了三只番茄。

    “我快吃完了。”我呼啦呼啦喝完,把碗一放,不打算再说话。

    心情有点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