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还有这种操作

    更新时间:2017-08-03 21:30:34本章字数:3696字

    赵雨昕 发短信来的时候我正在图书馆里背得快要睡过去了。看到短信上“学生二楼,思味,约小炒”的内容后,我终于放弃治疗,义无反顾兴致勃勃地赶去约饭了。

    等我兴冲冲地跑到学生食堂,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陈少煊,这逼一脸高兴地坐在一堆女生中间。

    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呐!

    “靖薇,你来了。”李蕙叫我。

    “嗯。”我点点头,放慢了脚步。 陈少煊这个渣渣,就这么喜欢在女生堆里待着。

    万芳抬头看到我,大叫到:“小薇,小薇,快来付款。我们都没有带钱。” 

    “我的天,你们是吃霸王餐吗不带钱!”我走过去把书包放在凳子上。

    他们只是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不是标间。算上陈少煊有五个人。对面坐,陈少煊,万芳,李蕙坐一排。我和赵雨昕坐对面。在确定他们都没有带钱之后,我过去把钱付了。

    真是服了这帮大爷,约着吃饭,以为别人都带钱了,所以就空手来。好在赵雨昕带了手机,不过她支付宝和微信里面都没钱,只好给我打电话了。

    回到位置上的时候,万芳很贴心地帮我倒了一杯热水:“靖薇,你的。”

    “嗯嗯。谢谢老万。”

    万芳本来就是个坐不住的性格,她到处乱看一周,又开始扯话题:“哎放假了你们打算干嘛去啊?”

    李蕙说:“看吧。能找到家教的话就留在这边。或者和他去德令哈弄辅导班。”

    万芳打趣她:“哎哟哟,每年放假都不回家。看来是要和你们家老高留在青海了嘛。”

    “哪有。”李蕙嘴上说着不是,脸上表情却很诚实呢。她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看起来对什么都心不在焉,不过她和老高的感情可以说是我们这几个里很稳定的了。平时聊天的时候,她说,毕业了就和老高结婚生娃。

    再就是万芳,和男朋友也谈了快两年了,尽管他们之间还有很多问题阻挠着,毕业结婚这个也是很稳的。

    这里面,就赵雨昕、陈少煊和我是单身狗。

    “我假期要回家。”我笑嘻嘻地说。

    “你回家干啥啊?”万芳问。

    “回家修身养性。今年啥也没折腾出来。迷惘啊。回家思考思考。”

    其实我是不想待在这里。回家的话,再怎么说我外婆年纪大了,她把我抚养长大,我怎么着也得回去看看,不然等毕业了各种屁事接踵而来,我怕我没有机会再回去。虽然一点儿都不想见我妈不想见到那个破家,我不去她们家就是了。

    陈少煊转过身去,懒洋洋地背对着万芳,说:“老万,帮我捶捶,累啊。”

    “哟,你昨天干啥去了,这么累?”

    “萎靡不振。年轻人悠着点。”

    “屁啊,昨天喝酒去了。”陈少煊解释。

    “你最近不是没钱了吗,又去喝酒?”万芳一边给他捏肩膀一边问。

    “昨天和他们去互助收钱了。快要假期了,我也不回家,那天找了个辅导班,但是我又不会教,只能去跑腿收钱咯。一个学生1800。累死了。”

    “那你收钱就收钱,喝酒干嘛啊?”雨昕问。

    “你们不懂。哎不说了不说了。吃饭吃饭。”

    陈少煊这孙子别的本事没有,插科打诨倒是一绝,嘴巴贼能说。估计这次去收钱,也就是给学生家长洗脑去了。这边的辅导班水平真的不敢恭维,办多久算多久,拿一次工资跑路的也有。大家也没想着要办品牌之类,只要能赚够下一学期生活费,现在就要做足功夫招人,把钱收了。办辅导班的人也是人精,我自知和他们不是一路,索性从来也不参合。

    见陈少煊还是一脸姨妈样,万芳锤他一拳。懒得给他捏肩:“喂,不用这么垂头丧气吧,你什么表情啊。”

    也是,陈少煊这个大少爷,要不是万芳整天在我们耳边叨叨毛爷爷,加上也确实到了该自食其力的时候了。所以他这几天也没闲着,自己去找了份工作。没想到累死,还要喝那么多酒。一群说年轻不年轻,说老不老的人,学着成年人推杯换盏,言语间利益为上。想来陈少煊也是够呛。

    我干着坐着不说话 一个劲夹肉吃。这其中难处,个人体会去。

    赵雨昕鄙视我说,“大作家,有钱人,现在就你一个人回家清闲了心情好了写两篇稿子就可以赚钱。听说你的稿费挺高的吧?” 

    额,稿费是高,那是行业标准就那样。不过我这个穷屌丝要真的是什么大作家的话,我还至于在这里忧心忡忡吗?写两篇稿子就能赚钱,也不看看一篇稿子得憋几天,就算写出来,也不看人家收不收!赵雨昕这个大小姐,真是会说笑。

    赵雨昕看了看我:“小薇,你老是吃肉,肉欲太重了吧。”

    肉欲…… 噗! 

    我正在喝水呢,结果被呛了,咳个不停。大姐,有你这么说话的嘛。我知道各位车技一流,可也不用这么……光天化日,大庭广众,这样说不太好吧。

    万芳搭话:“没事啊没事啊,我最近也肉欲哈哈……”

    赵雨昕还一脸无辜。李蕙打了她一下,问:“雨昕,你假期是不是要去旅游啊。” 

    “嗯。”她点点头,“和我妈去泰国。” 

    “有钱啊!” 

    “土豪。” 

    “屁咧,我高数那天重修成绩出来了。踏马才36分,我给老师打电话了,到现在没回我。我这心里着急啊,如果数据是真的,那我等着清考吧。还是很糟心好么?”

    “担心什么,到时候找你爸说说,让你爸给学校老师打个电话,还不是很容易。再不济就找人替考,我去年就给一个人替考了。不严,还有人帮忙递答案呢。”李蕙长叹。 

    万芳脸上难得出现一丝惆怅:“我们这里面,就数雨昕和靖薇最幸福了。家里不缺钱,烦恼的事情就是补考。”

    “老万谦虚什么呢,我们这里面就数你最拼,将来等着你万总来投资我们呢。”我瞪她,“再说,我幸福什么呀,还不是要自己找工作。”

    食堂里都是饭菜的香味,我的馋虫被勾出来,转头看我的回锅肉好了没有,却听见赵雨昕冷冷的声音说。 “是啊,你们都得找工作。”

    餐桌顿时安静了,之前状似轻松欢快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

    赵雨昕这句话没错,但是个人都能听出这其中的尴尬。老实说,虽然我们几个经常被老师一起批评一起骂,一起挂科一起选不上课,一起担忧毕业之后怎么找工作,但是说实话,她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都有工作。相比起我们这些农村娃,出国旅游什么的对于她来说都是家常便饭。每个月的生活费更是不用她担心。从本质上来说,她和我们是不一样的。

    “不是……”过了一会,万芳吐出两个字,想转移话题。“靖薇也不用担心啊,到时候你可以回家帮你舅舅啊,给自己家打工,也不用受多大的气。”

    “哈哈,还好。”我闷头吃饭。

    我和万芳她们交代过家底,我从小呢,娘不要爹不要,不要就不要吧,我从小就没有见过我爸,我妈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病,经常打骂我,完了之后还经常说让我滚,滚去找我爸。

    小的时候我不懂事,每次被骂只知道哭哭哭。后来我舅舅实在看不下去,索性收养了我,并且严肃拒绝我妈再来和我搞关系,我这条小命算是我舅舅给的。

    我说这些也不是为了博取谁的同情,我只是觉得,暗黑的童年阴影,居然没有把我折磨成抑郁少女,也没给国家添乱啥的。真是流弊。

    我舅舅做过很多工作,什么兽医啦村长啦律师啦巴拉巴拉,不过现在老头子也是看破红尘,啥也没干,就弄一个个体养殖。我知道这些年她养着连带我和我姐四个娃儿很不容易,尽管每次打电话的时候他总说没钱了给他说,我也从来没说过。只说我挺好的,每个月可以赚点饭钱。也不要给我打生活费,免得我懒惰了。

    ……

    但其实再怎么说,我也知道,我是从农村来的,也的确没有买过五百以上的衣服,也没有去旅游过。虽然赵雨昕平常也和我们嘻嘻哈哈在一起玩,但讲真她从心里还是把我看低的。

    我无言地扒着碗里的饭。

    “赵大小姐,这么说你毕业以后基本确定要做啥了?”陈少煊看着赵雨昕,虽然语气很正常,但我还是看见了他眼里闪过的一丝不快。

    “差不多吧。”赵雨昕像是没察觉他的不满。

    “家里找的?”继续追问。

    “对啊。有意见?”

    “哪敢啊?”

    “陈少煊。”万芳打断他。“你最近和土木院那个妹子发展得咋样?” 

    “唉别提了,玛德给她买了口红之后居然把我删了。艹!”

    我暗暗扶额,万芳这转移话题的能力一直是迷之流弊!

    “32号,山药木耳!来端一下!”服务员大声站在窗口吆喝着,李蕙去端菜,我去加热水。回来后大家开始说别的。

    吃完后我就找借口跑了。

    这顿饭,总算让我知道什么叫食不知肉味。 有肉也没趣。

    接下来几天就是图书馆、食堂和冬季照相馆三点一线。

    周伶文有事外出,我一个人待着感觉有点害怕,干脆去苏茉白的宿舍算了。

    她的两个室友接了代写论文的活,整天在宿舍写个不停,到处都是图纸,衣服很随意地搭在床架子上。

    我很疑惑,以前听学长学姐说毕业论文可是很难搞的,跟以前每个学年末那种拼凑式论文完全不同,一篇论文就得搞几个月,除了泡图书馆还是泡图书馆。再就是还有导师检查,论文查重……

    像我这种平时没有积累,专业课学得乱七八糟的人来说,岂不是要命?

    这天晚上,我趴在苏茉白床上研究资料,苏茉白坐在下面背书,她的室友林玲戴着耳机,在笔记本上打简历。

    过了一会,我无聊的推开那堆让我头晕眼花的资料,跟林玲搭话。

    “林玲,你刚才不是带完家教回来吗?这会儿还写简历干啥啊?”

    “最近在应聘戴尔的校园代理,弄一下简历,明年有招聘会的时候也用得着。”林玲一边回我的话,一边飞快的打字。

    没想到林玲这丫头平时看起来傻乎乎,丢三落四的,其实却这么有打算。去年她还做过超市督导。

    也对,虽然这所学校动辄被我们骂作辣鸡学校,不过好歹也是211,考进来的人,绝大部分人都上进有抱负。像我这样懒懒散散的才是少数。

    我继续趴了一会,又问:“不是说论文很难搞吗?怎么还有代写这种说法?”

    “那是针对那些想考研保研的人来说,当然要谨慎对待。并非所有人都是天才,也并非所有人都要考研考博,学校为了保证毕业率,也不可能太严。所以有的人就选择找人代写。”

    “哦~”我恍然大悟。还有这种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