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根本就是睹人思人

    更新时间:2017-08-07 21:30:34本章字数:3816字

    接下来,周伶文要拍的是一对恋人,他们从深圳来拉萨,想要在神圣的布达拉得到最美的祝福。

    当然,再恩爱的恋人也会有争执,谁要是生气了就各种不要脸地去哄对方,不会让生气过夜。

    双鱼的眼泪很多,每次他一难受她就不忍心冷战……她说她是一个从小就缺爱的人,缺乏安全感。

    在没有他之前独立、坚强而孤独,一个人疯疯癫癫到处跑;在有他之后,变得生活都不能自理,再没有一个人出去过,害怕没有人陪伴。

    她的职业是婚礼策划师,每次她都要半夜去酒店搭建婚礼现场或者半夜才能回来。她去年工作特别忙,连续四个月,他都会来接她。有的时候为了等她,他就睡在车里或者酒店的沙发上。 某天凌晨,她看着在工作室沙发上睡着的他,突然有些心疼起来。她叫醒他,抱着他说,亲爱的,我们结婚吧。

    我听着他们絮絮叨叨地聊着爱情的一点一滴,内心被一种描述不出来的感动填满。

    有时候,我是真的觉得摄影师是一种了不起的存在,记录了很多很多闪闪发光的青春和爱。

    转眼之间时间就过去了,周伶文一边拎我,一边拎行李装备,坐了早班机回青海。

    这一趟真的是把我累的够呛,周伶文这个傻逼还真的没给我拍啥文艺大片,我的丑照倒是拍了不少。

    看完之后我都不得不严重怀疑我的长相,总是下意识地觉得自己五五分、腿短头大、麒麟臂、高度近视……

    总之,我记仇了,这个小婊砸!

    这一趟真的是折腾掉我的老命了,周伶文还大言不惭地说我体质太差,一点都不像年轻人,以后要多向他学习多锻炼才是。

    回家之后我本来打算缓一缓,只是没有想到,三天后,罗思柒主动给周伶文打了个电话,说是来了西宁,在这里有没有什么朋友,想请周伶文推荐一景点。

    而此刻,恰逢我要给杂志社写专栏。周伶文问我要不要去,我想了一下,去了也是旁观者,起不了什么作用,索性又开始宅着。

    “是你的朋友又不是我的朋友,不去!”

    而从内心来讲,我不是很想见那个罗思柒,有点逃避的心态,又有点相信周伶文,所以我摇了摇头,“我去外面逛逛,有什么消息,打电话给我。”

    “也好。”周伶文点了点头,看着我上了公交车,然后才去赴的约。

    我坐了十三站,到了人民公园,拿着喝掉一般半的哇哈哈矿泉水围着人工湖若无其事地走着。

    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整个上午,我都是心不在焉的,脑子更是一团浆糊,我靠在围栏上不时的看着手机。“美女,等电话啊?”一个站在我旁边的男生看了我一眼。

    美女你个头啊!应该叫我小学生!

    我飞快的摇头:“没有,看时间而已。”然后走掉。

    我以为,不久后周伶文就会来接我,毕竟跟罗思柒说几句话,也费不了什么事,但是我却一直等到了中午,都没有见到周伶文的影子。只好自己回了家。

    我回家后不久,周伶文就回来了。

    我问:“怎么这么久,谈啥啊?”

    周伶文摇头:“没有,她今天去拍摄孤儿院的孤儿,还把我拉去,做了半天的义工,原来她一直有资助孤儿院的孩子,看不出来,她涉及的倒是挺广泛。”

    我听了听。觉的周伶文没说到重点,我是问他和罗思柒见面的事,他扯到她资助孤儿院做什么,是在变相夸赞她人美心善吗?

    我是没钱,我要是有钱……好吧,就算是我有钱了,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捐出去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

    第二天,没什么事,我照例去外面晃荡,中午的时候,周伶文打电话来,说有事,暂时不能去接我,让我自己回家,然后习惯性的交代,不要吃外面不干净的东西,等他晚上回来给我做饭。

    虽然他嘴里没说他去干嘛了,但我用脚想也知道,肯定是去找罗思柒了。

    呵呵,这萍水相逢的朋友当的可真称职。

    我也第一次厌恶起电视剧里演的那些,因为长得像而喜欢上一个人的故事,都特么演的什么玩意儿!编剧脑袋长草了吧!

    于是罗思柒那张青春靓丽的容颜,就这样不断在我的脑海里翻翻转转,然后就是,她跟周伶文并肩而行的样子,一个郎才,一个女貌。走在深秋的学校大道上。

    看着落叶飘飘,跟身边依偎着,不断从我身旁走过的情侣,心莫名酸了一下。

    艾玛,谢靖薇,你这是咋的啦!

    我是走着步行回来的,所以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了,因为之前周伶文说晚上要给我做饭,所以就没想着晚饭的事,就等着他回来。

    看看电视,打打游戏,可等啊等啊,就是等不着。

    迷迷糊糊就在窝在沙发上睡着了,等睁开眼,一看,都晚上八点了,客厅的灯是灭的,黑漆漆的,说明周伶文没有回来。

    奇怪,他一般说什么都一定会做到的。我拿起手机,给他拨了个电话,可电话里传来的却是忙音,我心情登时就不美妙了,周伶文去找罗思柒,现在都没有回来……

    他们在做什么?我心里一下莫名窜起了火星子。但转念一想,人家姑娘张长那么漂亮,在这里又人生地不熟的,有个人照应也是应该的,万一真出什么事也不太好。

    我又有什么资格对周伶文发脾气?

    罗思柒。罗思柒就罗思柒吧,反正周伶文明确告诉我了,说他知道罗思柒不是吴薇婷,罗思柒长的在像也不是,我应该信他。

    叹了口气。

    晚上没吃饭,肚子里也瘪瘪的难受。

    原本想自己找点东西,解决一下的,可心里却老是幻想,下一刻,家里的门开了,周伶文提着新买的菜,笑眯眯的出现在我面前,给我做饭吃。

    不过可惜,想象是美妙的,现实是骨感的。

    我咽着吐沫星子,一直又等到了晚上九点,九点半的时候,周伶文终于回来了,但是手里却没有提任何东西。

    他还好奇的看着我:“怎么不开灯啊……对了,晚上吃饭没有?”

    我想说我都特么快饿死了,但想着,他多半要鄙视我,说,你猪啊,没人喂,就不会自己去觅食了。

    想想算了,这段时间我都差不多处于混吃等死的状态,以后还是不要太依赖别人,不然饿死了还要被嘲笑。

    “你当我猪啊,等你做的饭,早饿死了。”我没好气的道。

    周伶文这才想起给我做饭的事,赶忙道歉道:“对不起,今天出了点小意外……”

    “什么意外啊?”我紧张了一下。

    “罗思柒出去拍摄的时候,遇到了几个流氓,她还跟人打架了,幸亏我去的及时,没出什么事,不然她非把调戏她的那个流氓,给打废了。”

    “啊!”我一惊,原来以为罗思柒会吃亏,周伶文英雄救美,没想到,他的话一前一后这么大翻转。

    “女汉子啊。”

    “是啊,罗思柒很厉害,也很独立,”周伶文这样说了一句。

    而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察觉他的心情是愉悦的,是的,他肯定很喜欢那种独立,自信,不给人添麻烦的女孩子,不像我,没了他,饭都吃不饱。

    不是我自卑,是我总觉的欠缺了什么。

    我捂着肚子,强装不饿的样子,跟他砍了一会儿,就去睡觉了,却不想半夜给饿醒了,转辗反侧的,一直熬到了天亮。

    而在睡不着的时候,总会想起罗思柒跟周伶文。

    心里全是说不出的滋味。

    好不容易吃到早饭,“你怎么跟饿死鬼似的,”周伶文看了我一眼。

    “有吗?”我没理他。

    但这个时候,门铃却响了,这才上午七点半,会是谁来呢?周伶文走过去打开门,我伸着脖子一看,就见一个打扮时髦,带着墨镜的姑娘,俏生生的立在我们家门前,不用猜,我也知道,是罗思柒。

    她居然知道我们的住址。是周伶文告诉她的?

    “罗思柒,你怎么来了?”周伶文惊异了一下。“都说叫我思柒就行了,怎么,不欢迎?”罗思柒嘻嘻一笑。“怎么会,进来吧,吃早饭了吗?”

    周伶文已经把人请了进来,我还傻傻的吃着早饭,一抬头就和罗美人来了个对眼。

    “靖薇?”罗美人莞尔一笑,声音温婉动人,仿佛自带韵律感,让人顿时如沐春风。

    “思柒姐。”我笑得很真挚,心想这小美人五官只是甜美精致,却算不上惊艳四座。可这气质着实是让人觉得走到哪儿都无法忽视,不由自主地就会将目光落到她的身上。

    “才吃早饭呀?”罗思柒走到我跟前来,温和地拉住我的手:“真的太忙了,好不容易来次青海,上次来的时候,伶文说你出门找灵感去了,没见着。这次见了,感到很亲切呢。”

    额,这美人不止长得标志,这嘴也太特么能扯了吧。见到我你能感到亲切,那为啥我不觉得?

    “别客气,坐!”我依旧笑得一脸真挚,搬了椅子让罗思柒坐在我对面,然后目不转晴地开始盯着她看。

    真特么漂亮!果然是关键看气质!

    罗美人举手投足都仿佛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和谐美感,也许是舞蹈跟音乐培养出来的感觉。

    唉,相形见绌啊!

    “靖薇盯着我做什么?”罗思柒笑问道。

    “啊?啊!”我这才收回色迷迷的目光,心想:不能被小妖精迷惑!她是我的情敌,这是糖衣炮弹!一切想要抢走房东大人的绿茶婊小情调都是纸老虎!

    “你长得真漂亮。”我装模作样地夸赞,呵呵,老女人!

    “靖薇,早就听周伶文说你跟他是室友了,没想到还真是,这屋子不错,你们合租的吗?”罗思柒热情的跟我打了个招呼。我脸上的表情,却僵了一下。

    室友?

    周伶文,你特么就是这么跟罗思柒介绍我的吗?

    你和齐野介绍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你麻痹,是得了失心疯了?

    好吧,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讪笑着低了低头,“是,思柒姐这么一大早过来,有什么急事吗?”

    “当然有。”她答。

    周伶文已经泡了一杯玫瑰茶过来。

    就见罗思柒拿出了一部手机,递给了周伶文,“伶文,你手机忘在我那里了,我怕你有什么急事耽搁了,一大早就给你送过来了,够意思吧。”

    “怪不得……”周伶文笑了一下,接过了手机。

    “对了,你昨天身手不错,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答不答应,”罗思柒有点为难的道。

    “什么事情,很愿意帮忙,”周伶文一副有话好说的样子。

    我很讨厌他们这种说话方式,说话就说话,文绉绉粘糊糊的,也是够了!

    罗思柒耸了耸肩,“你知道的,我一个人来的,这个城市里没什么朋友,过两天,我要去郊外拍一组照片,可是听说那里不太平,原以为我这身手不错了,没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的,昨天,你真的太帅了,后悔没拍下来,让我那帮子没见过世面的损友,也看看,什么叫真功夫。”

    她毫不吝啬的赞扬了周伶文一句。我就这样把头埋在餐桌上,一口一口的夹着咸菜,看着他们你来我往的说着话。

    呵呵,你周伶文还说分得清界限,你根本就是睹人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