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你送少煊围巾了

    更新时间:2017-08-13 21:30:34本章字数:3706字

    可惜的是,齐野你现在在我眼里就是个装逼犯,谁跟你说初恋最难忘记?谁跟你说我忘不掉你?

    眼前这个人,他其实和我遇到的大部分普普通通的男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一样喜欢吃着碗里盯着锅里,也不管锅里那些是甜蜜糕点还是烂狗屎,是不是再愿意被他拿捏在手!

    换一句简单粗暴的话,麻痹就是不要脸!

    浓浓的烦躁涌上心头,千般句你大爷如鲠在喉。

    我原本可以将他的没脸没皮戳破,让他无地自容,可我却不想再浪费精力,我最终只是冷淡一句:“哦,我知道了。白白。”

    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是苏茉白打来的,估计是问我战况如何。我刚接起来,就被齐野一把夺过去摁了关机。 我气急败坏:“你有病是不是?滚!赶紧消失!”

    齐野上前,将手覆在我双肩上,将我身体一扳面对着贴近他,他目光的焦点忽然变得清晰起来,他盯着我的眼眸,像是下了天大的决心似的吞咽几下,他缓缓开口,简单而直接:“谢靖薇,当初是我混蛋是我对不住你,哪怕分手,我还是放不下你,我还是想跟你好,我想跟你牵手逛街,跟你接吻,想和你做。爱做的事。反正老子就是放不下你,就想吃趟回头草,就想要你……”

    你麻痹我莫不是遇上变态了吧?!

    操你妈!要怎么和傻逼解释我对你没感觉了不要再烦我了。

    他以为我谢靖薇还是以前那个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傻姑娘,他齐野勾勾手指,我就会原谅他所有年轻气盛带给我的伤害,我会头脑发热不管他是不是爱我,就不管不顾地扑上去,将自己的手交给他,将人生交给他,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燃烧,即使灰飞烟灭我依然甘之如饴。

    可他从来不知道,什么酒后失德,粉碎我的不仅仅是他居高临下一声声“我受够了你的刻板保守”,也不是他丢下我一个人哭得死去活来,更不是他在路上遇到我的时候故意故意的和杨倩倩表示亲昵。而是他分了就分了,还在别的男生面前造我的谣,各种龌蹉猥琐的话,说我下贱说我就是个荡。妇婊。子!当我不知道这些吗?

    而现在我好不容易将支离破碎的自己捏起来,我总算能将他带给我的狼狈狗血安然束之高阁,我总算把自己活得像个人样,总算遇到一个对我好的人。

    除非我有病,才会不明不白地陪他吃这么一趟狗屁的回头草!

    淡定地耸了耸肩,我轻而易举将他的双手抖下,我泰然自若却掷地有声:“对你无感!你滚吧你!”

    齐野的咸猪手却像是不放我肩膀上就会被剁掉似的,再一次覆上来,他重重摁了一下:“只要你还跟我好,不管你后面怎么折腾我,我都依着你。”看他眼神真诚,语气真挚,一句简简单单的话他总有本事说得含情脉脉像是蒙上蜜糖,曾经我无比吃他这一套,曾经我沉湎其中不能自拔,可那只是曾经!

    我现在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简直可笑到了极点!他还真敢想,自己还有个杨倩倩呢?

    依然用力地妄图抽出手来,我终于气急败坏:“你脑袋有屎就去洗干净,你踏马的给我放手!”

    所有的好脾气和忍耐心,被这个贱人消耗殆尽,我咬牙切齿,几乎是用吼的:“滚!”

    好像是我敬酒不吃的态度激怒了他,齐野这个人渣居然不顾一切地把我搂到窒息,而接下来他直接就亲了上来,而且手还极度放肆地来扯我的衣服!

    你麻痹这么饥。渴!冷啊卧槽!

    真的被他折磨得身心俱疲,可我还是要弄死这孙子。

    挣扎不脱,我慌乱地摸出手机,不管不顾就往这个人渣的头上狠狠砸去!

    趁他吃痛,我抓起地上装着围巾的袋子就开始跑。

    其实我在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太天真了,今天穿的很厚,地上还有雪,根本跑不了,才跑两步就打起了跌。

    齐野这个人渣变态又追了上来!

    一股莫大的危机感,袭上了我的心头,我谢靖薇,不怕天不怕地就怕穷,难道今晚就要栽在人渣的手里。才不要。

    每次有危险,都是周伶文救我,但我知道,今天不可能了。

    姓周的,你老婆遇到危险了……

    “啊……”我脚下一滑,一个没防住,身体就朝前面扑了出去。

    我以为我会彻底的扑倒在雪地里,爬不起来,但是没想到,下一刻,我扑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小薇?”

    我惊诧的一抬头,就见陈少煊出现在了我面前,还扶了我一把。

    我登时心里狂喜。

    “有……有流氓追我……”我惊的也不知是吓的,前言不搭后语。

    陈少煊也发现了我身后的追上来的齐野。

    跟我想象中的差不多,齐野也就一孬种,他不久前挺装逼一副轻车熟路要强x我,现在反而后退几步转身跑了。

    “别追……今天也是我倒霉。”我累的气喘吁吁,好不容易平息一下来,看了眼陈少煊:“刚才真是谢谢你,没有你,我怕是就栽了。”

    陈少煊先是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见我没事了,才问:“周伶文呢?”

    “他……”我闭了闭眼,胸口更堵的厉害:“我也不知道,在家呢吧,我去找苏茉白,步行回来,谁知道会遇到这种事……”

    我撒了个谎。只是不想被人知道我的小心思而已。

    陈少煊也没深究,只是皱着眉抱怨道:“大晚上的,他怎么也不来接你?你也真会给自己找路,挑这么偏僻的巷子走,要不是今天我刚来这边耍,碰上了……”

    “这不是想散散心嘛。”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下次别这样了,我送你回去吧……”

    “别,我还不想回去,”我赶忙拒绝。

    陈少煊是什么人,从我说的这句话的语气上,就已经看出来了。

    “吵架了?”

    “没有,就是出来自己走走,”我别别扭扭的道。

    “走走还碰上这种事?”陈少煊嗤笑着看着我,转而又道:“算了,我没那闲工夫劝和,现在这大晚上的,你是要回去还是,和我去开房?”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一本正经,但我还是免不住斜他一眼。

    我了个叉!陈少煊你还真是不客气哈!

    “去找苏茉白吧,”我截断了他的话茬。“我宁愿睡德克士也不和你去开什么屁房,你发你的春秋大梦去吧。”看到到陈少煊先是一脸懵逼,然后轮廓上的笑容慢慢冻结成冰,我的内心涌起了一股痛快,不自觉地哼了一下。

    陈少煊只好点头,也不继续和我贫嘴。

    “咱打车回学校吧,现在太晚了也没有公交,走吧。”

    我点着头,在后面跟着他。

    我现在真是庆幸,在这个陌生城市里,还有苏茉白,在我无家可归的时候,还能去找她。

    “咦,你手里拿着什么?被追都舍不得丢掉?”陈少煊上车后问了我一句。

    我一看手里还提着,放着围巾的纸袋子,真是服自己了,刚才那么危险,居然都没想过要丢掉它。

    “这是一条围巾,现在好多女生都在织这个,我也是闲的没事织的,我不缺围巾,送给你吧,当是我答谢你的礼物,”我笑了笑,递给了陈少煊。

    陈少煊朝我挑了挑眉,笑了:“闲的没事?虽然我不喜欢聊八卦,但也知道,最近学校里不少女生织围巾,织的可都是爱心围巾,算了,我也不计较了,这是你送我的东西,我就要了。”

    说完,陈少煊丝毫没跟我客气,拿过围巾就搁在了脖子上试了试。

    其实陈少煊蛮帅的,皮肤白,眼睛很亮,长的又俊,面容棱角分明,在围上这条藏青色的围巾,绝对是分分秒逼死韩国欧巴的节奏。

    “你就装吧,你会没有收过异性的礼物?”我打趣了他一句。

    虽然我也不爱聊八卦,但知道,陈少煊虽然花花心思,口碑不咋地,可是怎么会没有追求者?

    “不想收,心累。”

    出租车又停在了校门口。

    走在锦绣路上,雪依旧是及脚踝深。

    我问陈少煊:“你就不打算好好谈一段吗?”

    “再看吧,看缘分。”

    “哟,你还看缘分。我觉得你还是专一一点吧,女生禁不起你这样折腾的。”

    不知道是出于对陈少煊的感激还是对那些跟他交往过的女生的同情,我鬼使神差地想要劝说他。

    当然,听了我的话之后,陈少煊的沉默也是在意料之内。

    “你上去吧,一会儿宿管大妈要关门了。”

    告了声别,陈少煊转身就走了,我也匆匆的上楼去。

    一进门,我完全可以想到苏茉白的乱轰乱炸。“什么,心机婊都登堂入室了,你说你面也没露的跑回来了?什么你跟他可能不合适,屁话,男的跟女的哪有不合适的,男未婚女未嫁就合适……”苏茉白气的不行。

    “你咋过来的?”

    “陈少煊送我来的,”我喝了杯子里的热水。

    这下苏茉白不说话了,挤眉弄眼的看了我一眼,“我看陈少煊对你挺不错……”

    “我跟他不可能的。”我翻了翻眼皮,没想继续搭理她,脑子里正梳理着刚才的情绪,就听手机响了一下,随手翻开,就见陈少煊发了一条动态,还附送了一张带着藏青色围巾的照片。

    总感觉九月以后就是深冬,初雪有点冷,围巾很温暖,感谢我家小薇薇,非常喜欢。

    下面的人几乎是秒赞。

    ——哇靠,山炮又有对象了?

    ——哪家闺女又被你坑害了?造孽哟。

    ——求爆照…………

    这条说说刚才发出来,评论区已经八卦一片,全是调侃没有祝福。

    而几分钟后,周伶文的电话就打进来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喂。”

    “小薇,怎么回事?你送少煊围巾了?”周伶文第一句话没问我为什么还没回去,而是问围巾的事。

    我想着他现在跟罗思柒在一起,还来问我这个,胸口一股邪火窜起,嘴里也没了好气:“是啊,刚才我一直跟他在一起,我看围巾很适合他,就送给他了,怎么样,我还算多才多艺吧?”

    “……”我没想到,另一头的周伶文突然沉默了。

    “你现在在苏茉白那里?”

    “是。”

    “等我。”

    “不用来接我了,我和茉白玩的挺开心的,再说外面下雪了,我明天回去吧……还有,顺便帮我把我的睡衣扔掉,别人穿过我就不穿了。”

    “……你回来过?”周伶文的声音,带着几分说不清的惊异。

    我心头冷笑,这个时候,你还想瞒我吗?可惜我已经知道了。

    “嗯,回去过,你跟罗小姐发展的不错,我怕我回去破坏你们,就没回去……”

    “靖薇!”周伶文的声音透着几分无奈,还有几分气急。

    “你等我。”他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莫名的,我心里酸酸涩涩的。

    感觉气他一下挺爽的,但气完之后,我自己也不舒服了。

    ——————————

    额,厚着老脸求推荐。

    新人新书求支持,求订阅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