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我能有什么本事

    更新时间:2017-08-20 21:29:23本章字数:3084字

    我睡得正迷迷糊糊,周伶文回来了,他很轻地钻进被子里,最终只是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不忍心打扰他睡觉。我只是把床头灯打开,灯光散落下来,这让我得以清晰看到他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他睡得特别沉,但他的手依然强而有力团住我的手。

    迟疑几秒,我轻轻地掰了掰,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先去洗漱。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周伶文的闹钟也响起来。趁他穿衣服的功夫,我打电话叫陈少煊起床,等会儿一起去吃早餐。

    我刚把手机放下,周伶文就凑过来了,伸出咸猪手对我上下其手。

    我打他:“去洗脸,别闹。”

    “你昨晚说梦话了。梦到什么了?”我才仰着躺在床上,闭上眼养神,刚闭上眼,周伶文声音古怪的问。

    我翻了翻眼。“什么都没梦到。”

    “骗人。”

    “随随便便做了个梦而已。貌似你还出境了。”

    “那你有没有梦到……”周伶文忽然靠近我。

    我登时不能好好的休息了,睁开眼,瞪着他,用枕头扔他道:“快去洗脸。”

    腰上立刻挨了他一下。

    等周伶文洗漱完,我们到楼下去等他们三个。

    陈少煊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一见我俩,他立刻从沙发上起来,凑过来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哎,你俩昨天做没做?”

    我装傻:“做啥?”

    他一脸贱笑,眼睛瞟了我一眼:“你胸变大了哦~”

    卧槽。才一晚上就变大当我小孩子啊?

    我暗暗伸手去掐他:“嘴巴吃屎了你?”

    这时候罗思柒和林珂珂也下来了,罗思柒没什么表现,可是林珂珂却有些不善地盯着我。

    “咳咳,林珂珂,你生病了?”

    “谢靖薇,你别跟我装了,我们家思柒打算放手,我可不会放过你。”林珂珂见周围没人,突然恶狠狠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再也保持不住,她平时那种大大咧咧,实则瞧不起人的状态了。

    像个满腹怨念的毒妇。

    “……”

    “思柒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偏偏被你这个村姑抢了。”

    “什么叫抢,你是不是没脑子?”

    “你说什么?”

    “按你的意思,你们有钱人喜欢的东西,我们就不能有丝毫染指是吗?拜托你搞清楚一点,是我和周伶文谈了在先。你平时嘴巴没个把门我也怪你毕竟教养这种基本的道德不是每个人都有。但是,你要总是张口闭口村姑村姑地叫我,我撕烂你这张臭嘴!!!”

    “你……!”

    看着林珂珂被噎住的样子,我本来有些心软了,说不来重话。可是一想到茉白警告我,必须下狠手,不然只能被抛弃。我这心里一急,张口又是恶狠狠的威胁:“本来这个事情,我没猜错的话罗思柒都打算放手了,这次让我们陪着来也是做个了断。我也打算就这样过了,可是你专门来挑刺,我谢靖薇平时是怂了点,可是我忍你们很久了。”

    “谢靖薇,我告诉你,这事最好咱们谁都别再提,否则……别怪我抽烂你的嘴……”林珂珂恶狠狠的道。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现在林珂珂当初给我的第一印象,已经彻底破碎,从心机婊降为了泼妇。

    估计她也是这么看我的。

    至于罗思柒为什么就想放下了,我也懒得去深究。从我女生的直觉来看,什么一见钟情,一见钟情大多数时候也就三分钟热度,没有足够的条件,这种情绪也就算是个金瓶梅。【额,好粗鲁的比喻。】

    这个酒店供早,我们简单吃了早饭,就继续出发了。

    只是比起昨天,今天大家的气氛要显得很低,尤其罗思柒跟林珂珂。

    估计是昨天晚上她俩谈了一大堆心里话,林珂珂今天早上才如此义愤填膺地找茬。而罗思柒本来就有心事,今天再也提不起兴致拍照了。

    林珂珂低着头不说话,也不叽叽喳喳的给陈少煊放电了。所以这一天我们走的非常平静,除了必须的停下来休息,算算时间,大概明天下午六点多到扬州。

    “周大佬,笑一个。”我坐在车上无聊,给周伶文来了个自拍。

    “别闹,开车呢。”周伶文没看我,但话里话外透着暖意。

    罗思柒坐在后排,我明显能感觉到她幽怨的目光。

    第二天,车子驶出宁通高速。在去扬子江中路的途中我们下车,找了家小餐馆吃饭。

    要不是周围实在没地方吃饭了,估计林珂珂这个大小姐是不会同意我们去这种街边小餐馆的。

    在他们几个看菜单的时候,我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老妈。

    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皱皱眉头,我起身到外面接电话。

    报喜不报忧,是我这两年想明白的一个道理,也是我作为一个成年人要坚持的原则。

    “你是不是和那个男孩子谈了?就是住一起那个?”我妈突然问了我这个问题,一下子弄得我有点手足无措。

    过了一会儿,我含混不清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她。

    “他情况怎么样?”

    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前几天打电话问我最近情况咋样,苏茉白那个大嘴吧就给说了。

    而且我也明白我妈这句话的意思,她不就想问人家家底吗?我很反感这种查户口一样的突然关心。

    我很想挂电话,但是我一遍遍在心里告诉自己,吵了十多年,每一次都是针锋相对。现在离得远了就不要再吵了,心平气和地说说近况,互道平安,谁也不受伤。

    我想了想,说:“他和我同一级,一直给杂志社供图片,挺不错的。”

    这话明着是说给我妈听的,实际上也是我对自己的安慰。 以前中二的时候总喜欢这种文青,觉得他们是活在一个美好温暖世界里的人。可是反观现实,毕业后,找工作,努力工作,买房……

    我不是不相信我们的未来,是,我有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看微信公众号上最近挺火的一篇推送,说的是:你找一个人结婚,你可以图他长得帅,图他有钱,就是不能图他对你好。

    我还评论说,这不照样是有所图吗?怎么就不能图这样。

    然后下面有人跟评说:因为图他对你好,你就得忍耐贫穷,忍耐琐碎。

    我妈似乎在吃东西,顿了下,她才说:“你也不小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要想清楚,姑娘家的青春就这么几年,找错了男人可是一辈子的事,你看我就知道了。”

    我把手机再凑近一点,叹了口气:“妈,这话你说了快一辈子了,能不能别说了。”

    我妈没再说话。

    这家小餐馆真的很小,里面闹哄哄的。老板和老板娘不知道因为什么吵了起来,老板娘气哼哼地到外面来洗菜,水龙头开的很大,水哗啦往外流。

    老板更生气了,说了句:“水关小点,不要浪费。”

    老板娘不理他。

    我在往四周看了看,对面是个汽修厂,整个店面黑乎乎的。好几个工人穿的脏兮兮的在焊接。路边停了一辆出租,一个人要打车,他站在车门口和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

    我想起在舅舅家的时候,经常都是白天做事情晚上爬起来用手机写东西,舅舅经常叫我早点睡,熬夜对女孩子皮肤不好。我点头算是答应,于是有的时候为了能早点睡觉,白天偷懒躲在房间里写东西。有人来串门的时候问起我去哪里了,我外婆又经常唉声叹气地对别人说:“那个死娃不听话,整天喊不动……”

    表弟这个时候就会来敲门:“别玩手机了,赶紧出来洗东西。”

    我被吵的不行,直接吼他:“能不能不要烦我?”

    “哦哟,娇气得很,喊不得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都说了我不是玩手机不是玩手机。为什么我做事情的时候你不记得,我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这么招人嫌弃。说哦娇气,娇你麻痹啊?谁有钱还会在这里整天捣鼓个破手机,手疼眼睛疼颈椎疼。

    为什么我才二十多岁,就像个更年期的妇女似的看什么都不顺眼。

    我妈换个话题:“你少熬夜,没钱了就给我说,又不是不给你。哦对了,在那边吃的习惯吗?要不要给你寄点辣椒,我看你发动态说饿瘦了?”

    我眨了眨眼睛,鼻子有点酸。“不用了,那么重寄什么寄。寄来也不方便吃,这边又不是没有辣椒。” 只不过没味道而已。

    我故意装出不太耐烦的样子。

    “少熬夜,你眼睛本来就不好。熬夜伤肝,你本来就瘦,这样不行啊。别的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也别指望我能给你,但是保证不饿着你就是了。”

    我用力吸了一下鼻子,稳定好情绪接着说:“我和几个同学出来玩,他们叫我吃饭了。”

    “吃饭你就吃啊,又不是不能打电话。你现在有本事了,整天忙得很,连电话都不想打了!你是觉得我烦啊?”

    我最怕我妈说这种话。有本事,我一个天天看人脸色,任人搓圆捏扁的学生狗有什么本事啊!

    我又气又急,恨不得跳起来向我妈解释:“我哪儿烦你啊,我不想当着他们的面和你说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