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管好自己就行了

    更新时间:2017-08-21 21:30:00本章字数:3086字

    她懒得跟我废话:“挂掉挂掉,出去玩长点心。地址给我,我给你寄点辣椒。”

    其实我是多么不愿意在屋里放辣椒啊,那么油,瓶子那么大,她还往里面放好多肥肉,保质期也不长,压根吃不了多久就要扔。但我也知道反抗没什么作用,老老实实给她把地址发过去就是了。

    我再次调整情绪:“等下个月稿费到了,我给你买点藏红花,枸杞。”

    我妈一脸嫌弃道:“你能有多少钱,管好自己就行了。买衣服买质量好点的,别老是穿那种起球的。”

    陈少煊他们在喊我:“小薇,过来吃饭了。”

    “好的,马上来。”

    挂掉电话,我又感觉脑袋有点懵懵的,用手搓了搓脸之后我才进去。

    周伶文给我买了一杯豆浆:“来来来,喝点豆浆。你得多吃点,看你瘦的。”

    “多吃点啊,你就吃那么两口怎么行?”

    “这个也吃点,不然营养不够。你看看你,胳膊细的呀。”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真的吃不了了”

    周伶文睥睨着我:“老婆大人,多吃点嘛,你看你这么漂亮,你就赏脸多吃一点嘛,求求你了。”

    卧槽,他这么会聊天,我竟无法反驳。

    陈少煊看不下去了,直接说:“我说文哥 ,你还能再恶心点不,请注意这是公众场合。”

    林珂珂帮腔:“就是,公众场合注意点啊。你一个男生无所谓,人家怎么看她啊?”

    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周伶文:“我把她喂胖了,就省的有人打主意了。”

    我不断翻白眼:“你别以为每个人都跟你口味一致,能瞅上我这种类型。”

    唉,有点妄自菲薄呢。

    伸手过来,力道拿捏恰到好处敲了一下我的脑袋,周伶文撇了撇嘴:“那行。回家再调戏你。”

    “……”

    吃完饭后又上路了。这次是陈少煊来开车。

    满打满算,到了下午六点多,到达扬州。

    车子很快穿过扬州市的外环,朝着老城区行去。

    其实扬州市的老城区,我之前也是早有耳闻。扬州也算是历史悠久的古城,所以在城市正式发展起来后,留下了很多古建筑,前些年,政府还不是很重视,发展商业的时候,还推倒了一些。但随着政策的改善。这些老房子,古建筑,居然成了具有研究价值的东西。比新开的楼盘还值钱。所有很多老房子都被收购了,据说要搞旅游区,但就算如此,至今也还有好些人在那里开店营业。

    车子很快就临近了老城区,老远的,我就能看到路边横着一道,巨大的广告牌子,而牌子上,是宣传老城区旅游宗旨的广告词。

    车子停在了一片空地上,因为这里的街道还是比较古旧的,所以根本不支持汽车开进去。所以我们下车后,只好徒步顺着街道往前走。直接按照携程上面定的民宿客栈找去。

    一下车我就激动得大叫:“哇哇哇,漂亮啊~江南水乡~”

    罗思柒安静地看着这一切。林珂珂没好气地瞪我一眼,嘴里“切”了一声:“没见过世面的人都这样。”

    周伶文一把搂过我,对林珂珂说:“以后我带她慢慢看。”

    林珂珂又被噎住了。她又“切”了一声,就去挨着罗思柒了。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就看到了客栈的大招牌。

    “风月客栈”四个红色的大字很是醒目。

    “住在这样一座古色古香的宅子里,倒是头一次,”陈少煊显得很有兴趣。

    林珂珂今天平静了很多,也没怎么刁难我,只是怨气依旧很浓。

    一进客栈。到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古旧,相反,从门口浑然一体的石台,和两尊石狮子上,不难看出这家店的老板绝逼是妥妥的土豪。而屋子里设计的也偏于民国化。水电什么的,都不缺。

    搭理客栈的王嫂是个四十来岁的妇女,打着围裙,很麻利的样子。

    晚饭是几菜一汤,大家吃过饭后,王嫂就给我们指了后院客房的方向。整整一排的老屋子,尽管墙壁的砖石已经发白,但一点都不显得破旧。

    “今晚我们怎么睡?”

    周伶文跟个牛皮糖似得的拉着我的手,道:“咱俩还一屋,别人爱去哪钻着钻着去,跟我没关系……”

    其实我潜意识里还是希望我俩一个屋,但是前几天周伶文老是动手动脚的,我算是怕了。万一真的一个不留意,那就呵呵哒了。

    稍微将脸板了起来,我直接说:“不行,你跟煊哥一个屋。跟我一起睡,想多了吧你。”

    周伶文却不管不顾地一把把我搂过去:“老婆大人,咱俩一个屋好不好嘛?”

    得,我算是被他打败了。我撇了撇嘴,就跟他进去了。客房分里外两间,外面是一条小炕,里屋是一张大床,木质家具摆件,瓷器,字画……并不显得多漂亮,但充满了一种岁月的沉淀。

    这样的房间,我都是在电视剧上见过,现实里还是头次,不禁没出息的叼丝道:“哎呀,这些花瓶好漂亮,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至少有两成是老物件了。”谁知周伶文冒出了这么一句。

    我赶紧把手缩了回来,碰坏了我可赔不起。上次血淋淋的教训我可是记住了的。

    房间里卫浴什么的都有,由于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周伶文也不挠我了。他一凑上来我就掀开他 他也就不闹了。

    洗完澡之后我累得不行,直接趴着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俩起来后,发现所有人起的也都不晚,之后在王嫂安排下,我们吃过了早饭,罗思柒又要去采风。我们也就一起出发。

    历史上的古城古都,如今都已经走向商业化了。

    但扬州算是商业化里最有诚意的,保留着若隐若现的古韵,也没有现代城市的浮躁。

    李白一句“烟花三月下扬州”忽悠了千百年来的游人造访扬州。

    我们到扬州的时候已经是人间十月天,但依然满城飞絮。

    记得路遇一个旅行团的时候,那导游说,烟花就是柳絮的意思。这是她的片面理解。我认为烟花三月真正的意思是感叹扬州明媚的春景,柳絮如烟只是这春景里的点缀之笔。

    对扬州的好感起源于古人的诗词。比如,杜牧的《遣怀》: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虽然刻板的书本上总会把文人墨客突然的感慨当做对自己怀才不遇的激愤,但我宁愿相信并不是所有文人墨客都会在意自己的那点失意。

    困顿江湖饮酒作乐放纵而行,揽着美人细腰醉看歌舞轻盈。扬州十年好像做了一个大梦,只落得青楼薄情负心的声名。这种状态我宁愿从字面去理解,这可是我最最羡慕的生活样态!

    还有那句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总之,扬州是从小的一个情结。

    对于扬州来说,瘦西湖值得一去。

    要说完全让你如穿越一般怀古,那在现实世界是不可能的。但是扬州尽可能的保留了那种韵味。

    二十四桥明月夜,成了千古绝唱。这座桥并不是历史上指的二十四桥,而是后来重建的,无论是台阶,桥身,长宽高,据说各方各面,都跟24这个数字有关。据说是老江在位的时候建的,他算是一个有些文人情怀的政治家,从这座桥,也只能遥望千古,想想当年传说里隋炀帝南巡,到扬州跟二十四位美人儿在桥上夜游吹箫的盛况。

    当然,这种野史传说未必真实,却带着波光潋滟的历史风流味道。

    江南风景就是这样,婉约而随处可以入画。跟我喜欢的小绿茶婊一样,明媚温柔的外表,内里藏着一点亦正亦邪的小内涵小心思,勾引着千百年来喜欢踏遍河山的游人一窥芳容。

    她是很美,但难解风花雪月的气质。就像是一个有些清高,有些傲气,有些落寞,又有些风情的美貌才女,被人们所喜欢,却也难以长久流连。

    也就是露水情缘的对象罢了。

    比较有印象的便是石壁流淙一景,实景比照片好看,在庭院回廊里可以看到山石清流,水汽氤氲,扑面而来的清爽,让人心情宁静。只是这牌子的位置很煞风景。

    接下来我们去了扬州八怪纪念馆瞧了瞧。我并不懂国画,对扬州八怪也是所知尔尔。但前阵子的一部《糊涂县令郑板桥》,男主那出色的演技真心让郑板桥变得特别招人喜欢。剧里的郑板桥正直但又幽默,套路深懂情趣却又知道进退。关键时刻勇敢而不畏生死,温润有气节,诗词书画信手拈来,清廉但不苦逼,是个上上品的男人。

    因此为了这个心中幻象,我还去特意拍了一下有郑板桥石像的扬州八怪纪念馆。

    纪念馆里有金农故居。金农这个人我没什么太大的印象,只是记得历史上寥寥几笔,说他是个隐士一样淡泊的人。

    他的故居是一座小屋小院,画室对着外头落叶满地的庭院,树荫遮天蔽日。

    当然,这是后世保留下来的片刻风貌。也许当年这古树还只是小树苗,院子里也从未有落叶满地的时候。

    百年后重游,看着满地落叶跟一室幽静,莫名有些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