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我初初见你,人群中独自美丽。

    更新时间:2017-07-15 20:45:22本章字数:4365字

    高考后,漫长的假期。江月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平时奢侈的时间,此时却因为林畔不在显得格外长久,缓慢。时间快点就好了,我已经等不及了呀,林畔。

    于是乎,江月在母上的督促下假期过得十分规矩,预习,旅游,武术一样也没落下。

    江月在高考前就决定要选中文系,具体为了什么她也不清楚,只是想到年少和林畔一起背古诗的场景,她就选了。父母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毕竟江月爸爸也是研究古汉语的,也就随她去了。假期的预习在江月爸爸的帮助下也进行得十分顺利。江月握着笔,看着书上的内容,歪着脑袋,林畔在干什么呢?

    旅游自然是高考后假期的佳选,江月和同桌文杏作伴去了哈尔滨避暑,两个女孩又是兴奋又是紧张。

    夏季的哈尔滨凉风习习,枝叶摇曳,树影婆娑。江月在路上不时见到些眉眼漂亮的外国人,有几个外国人还和江月照了几张相,虽然江月一脸迷糊,但本着友好的态度,还是没抚外国友人的好意。文杏则拉着江月四处逛,两人提着大包小包,不亦乐乎。

    “哎。”江月正和文杏聊得欢,突然撞到一个人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江月抬头道歉,一张英俊的脸闯入,江月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睛,虽然自小在林畔这个明眸皓齿的男孩身边长大,江月还是不自然的脸红了。一旁的文杏捏了捏江月的手,“啊,不好意思啊。”她在干嘛,真丢人。

    “没关系,你没被撞到吧?”对方也没在意,关切地问道。

    江月摇摇头。诶,怎么感觉他才是撞人的那个。“那个,真的不好意思了,要不我们请你吃饭?”文杏客气地问。

    对方思索了一下,“好啊,反正我也没吃饭,一起吧。”江月懵,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拒绝的吗……文杏倒是无所谓,谁让秀色可餐呢。

    两个女孩走在男孩后面,江月思考着这么好看的人难道是骗子?文杏则对着他修长的腿垂涎。

    他领着两个女孩走进了一间餐厅,对着服务台的人微微颔首,服务员心领神会地领他们进了二楼一间雅致的半开放式包间。

    橙黄的灯光打在雕花木椅上,旁边摆着及腰高的青花瓷,两个包间之间用屏风隔开,几株幽绿的吊兰枝条从吊顶垂下来,一行人仿佛步入古时候的酒肆,江月轻轻地抽出木椅坐下,仔细的打量着周围。连平时聒噪的文杏也静静地坐着,等待男孩下一步动作。

    “这是哈尔滨比较好的主题餐厅之一,这的糖醋排骨很有名。”男孩笑着对面前人介绍,眉眼如画。

    “对了,还没介绍,我叫渚清。”

    “渚清沙白鸟飞回?”江月脱口而出。“不好意思,高考必背篇目,习惯了。”江月笑笑。

    渚清不着痕迹的看了江月一眼,收回目光。

    “恩,你们不准备介绍下自己?”

    “我叫文杏,文杏裁为梁的文杏。”

    “我叫江月。”

    “点菜吧。”渚清递过菜单,看着自己对面白净的女孩,若有所思。

    不一会儿菜就上齐了,看着这些玉盘珍馐,竟无从下手了。文杏毫不生分地说天说地,渚清不时应和几句,江月则安安静静的吃着,这种场合她真心不会应付。

    两个女孩走到前台准备结账时被告知已经付过了,渚清温和地微笑着向她们点头。文杏倒不在意,江月一脸别扭,给回现金好像不太礼貌?

    “哪有女孩付钱的道理,还有很高兴认识你们,我先走了。”渚清挥挥手走出去了。

    “月月,他是不是看上我们两个其中一个啦?”文杏打趣道。

    江月摇摇头,现在人的心思她还真是摸不透。萍水相逢,她也不管了。

    两人又在哈尔滨待了几天,便提着大包小包回家了。

    江月一进门,鞋子还没脱下。

    “刚刚林家妈妈听说你今天回来,找你吃饭去,反正我们也吃过了,你去她那吃吧,”母上慢悠悠的说。

    江月扶额,她真的是亲生的吗……林畔妈妈找她吃饭?醉翁之意不在酒?

    “好,我正好带了些手信。”

    换完衣服,江月提着一袋哈尔滨红肠进了林家的门。

    “月月,又漂亮啦!这是带给我们的特产?”林妈妈走上前牵着江月。

    “恩,林姨,哈尔滨红肠。”江月甜甜地冲着林妈妈笑着。

    “真乖,走,吃饭。”林妈妈越看江月越顺眼,这孩子,真乖。

    江月在众长辈温和地注视下吃完了饭,思量着怎么开口问些林畔的事。

    “林畔什么时候回来啊?”看着小姑娘急切又不知从何开口的样子,林家爷爷忍不住帮小姑娘问。

    “他说好像下个月回来。”下个月?嗯,那个时候她应该还在这吧。

    “听说月月考到N大了?”诶,怎么话题回到她身上了。

    “是啊。”

    “真不错啊,N大和林畔的大学好像有交流生项目吧,那你们又可以一起上学了,哈哈。”

    众人目光集聚在江月身上,不约而同地笑了。

    江月扶额,这群长辈,怎么那么……唉……

    最后,江月在众人瞩目下脸红地回了家。

    “这小姑娘怎么那么容易脸红呢。”林妈妈嘀咕着。

    第二天,江月又去上武术馆了,她已经不间断地上了三年,一个人撂倒几个男生已不成问题。

    “江月!”教练喊着。

    “到!”不对已经点过名了呀,“教练干嘛?”

    "上来给学弟学妹演示下这个动作。”

    “啊?好。”江月讪讪的上台了。

    众学弟学妹看着这个漂亮的师姐上了台,师姐干脆利落地完成了在他们眼里复杂难解的动作,脑后小小的发尾可爱非常。

    “鼓掌!”教练欣慰地看着这个被他一手带出来的女孩,他的心血总算没白费。

    江月大方的下了台,继续装高冷。

    一节课下来,江月俨然成了小孩们眼里的女神,还是顶打的。

    江月走出馆门,河畔柳枝摇曳,还是林畔当年走的时候那般模样。可惜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江月回到家,家里静悄悄的,看来他们两口子又找个安静的地去你侬我侬了。江月叹口气,打开鞋柜,一双男士运动鞋突兀地摆在第三格。江月的心咯噔一下,不是下个月吗?她鞋也顾不上脱,跑到房间。

    一道清瘦的背影背光而立,白色的衬衫妥帖地勾勒出男人的背。他似乎有所察觉,转过身来。

    深沉的目光定定锁住女孩,林畔看着女孩清减的脸庞,一束小小的马尾在脑后顽皮地翘着,脸上泛着刚运动完的潮红。和小时候的她一模一样,林畔心里不觉生出许些温柔的情愫。

    江月怔怔地望着他,他看起来比走之前高了也瘦了,眉眼依旧英气。她仿佛看着一件珍宝,唯恐它被划伤,恨不得捧在手心天天捂着。她走到林畔面前,伸出手抱住了他。林畔的怀里暖暖的,有股清冽的薄荷香。

    "林畔……"怀里的人小声的发出声音。

    林畔看着像猫一样缩在自己怀里的江月,温柔地揉揉江月的头发,加紧了这个拥抱。

    "阿姨让我在家等你。"

    "嗯。"依然把头埋在男人怀里。

    "阿姨让我把你喂饱,她和叔叔去旅游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她让我看着你。"

    把头抬起来,江月再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等等?让林畔看着她?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

    她童稚时好像也有过这样的经历。

    "江月,起床。"小男孩手握一个"叮铃铃"响的闹钟走到江月床头,放下,离开。

    这个6点10分的闹钟响了近10分钟,江月顶着一头鸟窝不情愿地起床。

    "江月,试卷。错一道再做十道。"男孩递过一张试卷。

    小江月忍着耐性做完,准备去玩。结果错了5道,被硬生生扣下来写了近2个小时,忍住怒火没去揍那张俊秀的脸。

    "林畔,我们再看会电视吧。"

    小江月苦苦哀求,手里握着遥控器,可怜兮兮地看着林畔。

    林畔面不改色的把电源关了,走回房间睡觉时顺带拿上了遥控器。

    等到江月父母回来,发现自家女儿总是一脸幽怨地瞪着林家儿子,心领神会,对林家儿子更有好感。

    江月想到往事,眉头微皱,干脆利落地从林畔怀里抽身而出。她可不要林畔看着,那她不是又要体验一次那种有乐不能寻的痛苦?

    林畔一眼便看穿了女孩的心思,似笑非笑地注视面前的人。

    "林畔,咳,我觉得,我已经那么大了。唔,其实我还有自己的安排。"言下之意不用你看着了。

    这种事情一定要快刀斩乱麻,江月对自己的措辞与勇气颇为满意。

    "所以,你不想我看着你?" 

    "嗯嗯。"捣头。

    "那好吧。"那么轻易?

    林畔那么好说话?就搞定了?天哪,她真是太棒了。

    "我本来安排了和你去四处逛逛的,毕竟我过几天又要走了嘛。"林畔叹口气,这种机会他林畔会放过,真是太小瞧他了。

    "啊,这样啊。"江月小小地纠结,林畔过几天就要走?和他去逛逛,和林畔去逛逛?这个理由好诱人,江月陷入无尽甜美的遐想。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啊!

    "那看来我只好……"林畔换了副可惜的语气。

    "不不不,我觉得你安排挺好的,还是你看着我好一点。"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不是有安排吗?"他语调微微上扬。

    "我,安排什么呀!没有你我都不能自理呢。"啊呸!她不经大脑说了些啥,呜呜,还真有人给自己抹黑的。

    林畔轻笑,刮刮她的鼻子,真是又蠢又可爱。

    "那今天去我家?"

    去他家?干啥?江月一时浮想联翩。

    林畔看着她龌龊的表情,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走吧,妈妈等我们吃饭呢。"这孩子想些什么呢,他可没那么急。

    噢!还有林畔的父母在家呢,她想的是什么玩意,摸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跟在林畔后面吃饭去了。

    林荫小道,高瘦的男人走在前,顽皮的女孩走在后,夕阳撒下,画面似曾相识的温暖。

    两人在众长辈关切的注视下,一个淡定自若,另一个巴不得把脸埋进饭堆里。

    林畔习惯的把江月爱吃的番茄炒蛋转到江月面前,江月伸筷先夹给了林畔,又夹了一筷给自己。众长辈更加笑意盈盈。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江月后知后觉,脸热得与煮熟的虾子般。林畔瞥了一眼身旁的女孩,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翌日清晨,鸟啼婉转。

    "江月,好了没?"林畔看着腕表,对着隔壁房门问道。

    "等一下,就快好了。"第一次和林畔那么正式的出去,穿什么好?!这算不算约会呢?江月捂捂脸,内心狂喜。最后挑定了一条墨绿色的及膝雪纺裙和一件薄薄的白色针织外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走出门。

    林畔看着江月,禁不住被她吸引。齐颈的短发柔顺的挽在耳后,双眸含水地看着他,脸上几丝红云飘着,墨绿色的裙子显得皮肤愈发白皙透亮。林畔看着江月手腕上带着他上次买给她玉镯,顿时眼里满满笑意。他的女孩,真美。

    林畔上前牵住江月,走了出去。 

    两人驾车来到了游乐场。

    游乐场!这不是林畔最看不起的娱乐场所之一吗?江月清楚的记得她上次还因为这个和林畔闹矛盾来着。

    "看你想来玩,带你来一次。"林畔倒没怎么在意。 

    很快,林畔尝到了带江月来游乐场的甜头。 在鬼屋,江月在一群脸上抹满白粉的"鬼"的恐吓下,主动扑进了他怀里。在玩凌霄飞车时,由于害怕,江月整个过程都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平时,江月可是很没那么主动。他很受用,决定以后多带江月来。

    最后,两人登上摩天轮。 

    摩天轮缓缓上升,窗外灯光璀璨,四处喧嚣。窗内俨然是一个安静的世界。

    江月坐在林畔对面,狭小的空间几乎听得清呼吸声。真满足呀,江月看着对面的林畔,心念一动。她要不要做些什么来报答下林畔?看着对面眯着眼睛的英气男人,江月小心地把头探过去。

    林畔感觉到那个小脑袋,继续眯眼,嘴角微微上扬。

    三,二,一。江月闭上眼吻了上去。林畔的唇瓣和她想象的一样凉,带着薄荷香气。林畔手固定住江月的头,加深了这个吻,撬开江月的唇,长驱直入。

    窗外景色依旧喧嚣迷离,窗内却自是一番甜蜜。

    终于结束了这个吻,江月重重地喘着气,林畔则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回到家,林畔给了个绵长的晚安吻,嘱咐她好好休息。林畔前脚刚踏出,江月就忍不住的笑起来,她和林畔吻了!她的初吻!天哪,好幸福!伴着甜意,江月进入睡梦中。

    不过没待几天,林畔就离开了。江月不舍地道别,约定1年后的交换生项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