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好巧,怎么是你?

    更新时间:2017-07-17 19:45:48本章字数:4537字

    即将开学,太阳炽热的火舌仍不舍地舔舐着N市,闷热的空气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路边的黄狗趴在树荫下“呼哧呼哧”地吐着舌头。

    某个酒店里。

    “好冷啊。”江月对着电话那边的文杏吐槽道,玻璃桌上放着开着16度的空调遥控器。

    “冷你个头!老娘我在的酒店停电了!热死我了!”

    “真哒?”

    “我骗你干什么,啊!我的冰淇淋掉了!”一阵哀嚎传来,伴着悉悉索索的声音。

    “文杏我不是故意的,不过......这里真的好冷啊!”江月挂掉电话,脑补此时文杏炸毛的表情,开心地把头埋在枕头里,这就是幸灾乐祸吧。

    幸灾乐祸的人总不会有好结果的,这句话又一次在江月身上印证。

    第二天开学江月为了躲避炎热的天气起了个大早,只身拖着硕大天蓝色行李箱,一边艰难的行走一边腹诽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顺利进入校门,江月探探头,很好,人还很少。新生报到处在哪?

    江月正思考,突然头顶感觉一阵湿意。捂头,谁的水?!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大雨从天而降,越来越多豆大的雨珠打在江月头上。校园的其余人士皆打起了伞,江月正准备拿出伞,猛地想起,伞,忘在酒店了......江月皱鼻,拖着硕大的箱子向不远处的亭台跑去。

    快到时,行李箱被石子绊了一下,江月一个趔趄。

    刚好有个人从亭里走出,江月条件反射的把手搭到对方的......腰上。

    呼,还好稳住了。江月舒口气,又发现自己不安分地把手搭到了一个男人的......腰上!!急忙松手,怨恨地看了眼行李箱,“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江月抬头,诶?似曾相识?

    男人眼角漫出一丝笑意,温润如玉。

    “渚,渚清?”江月不太确定地开口。

    对方笑而不答,静静地看着江月。

    顿了一会,渚清才开口,“好巧,又遇到你了。”

    “好巧,呵......怎么是你?”你怎么那么倒霉,每次都我撞到......

    “你来N大报道?”

    “嗯嗯,你也是?”不像啊,怎么一身轻呢,难道是老师?!

    “我大三了,是你的学长哟。”渚清打趣道。

    “呃,学,学长好。”

    “哈哈哈,不用那么拘谨。你的衣服湿了要不要去厕所换一套?”渚清不自然的指了指江月的衣服。

    江月低头,果然。她今天特地穿了件明亮的白T恤,被水一淋,粉色的内衣颜色若隐若现。江月脸瞬间火热火热的。“诶,好。”

    江月木木的跟着渚清走,没察觉渚清的肩膀由于伞倾向她被雨水打湿。

    江月随便套了件黑色的衬衫走出来,皮肤愈发白皙。

    江月出来时,渚清正对着雨天,修长的手指一下下地敲着扶栏,画面颇有水墨画的意味。对面已经有零零散散几个新生对着渚清花痴了。这个男人真受欢迎,江月看着他,渚清仿佛察觉一般,转过头对她笑笑。嗯,皮相不错。江月自然地挥了挥手,走到他面前。

    接下来,渚清带她完成了一系列新生入学程序,当然也掌握了大部分江月的信息。

    江月和渚清道谢之后又应允了一餐饭,两人道别。江月拖着行李箱进入了女生宿舍,倒在换好被套的床上。

    大概过了半小时,江月宿舍的四个人都到齐了。

    “大家!我们来做个自我介绍吧!”一个齐耳短发,穿着宽大的海绵宝宝T恤的女生号召道,“我先说,我叫桑竺,因为我爹姓桑,我老母姓竺。我是化学系的。”果然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子,江月望着她,化学系?高危专业,以后不能惹这个女生啊,不然自己可能就……江月脑补了下,一阵鸡皮疙瘩。

    “我叫温狄,狄仁杰的狄。化学系。”高挑的扎着利落马尾的女生说道。

    “我,我叫米晓。春晓的晓。我是英语系的。”个子矮矮的女生软糯糯地说。好可爱的妹纸,江月目光定在女生头上的草莓发卡上。

    诶,到自己了?“我叫江月。”江月挠挠头,接下来说啥?“呃,就是最简单的江和月。中文系的。”所以两文科女两理科女咯,文理之间的碰撞哈哈哈哈,想到这江月只矜持地勾了勾嘴角。

    三个女生听说她是中文系的,一脸怀疑地打量着这个目测是逗逼的漂亮女生。中文系真是无奇不收啊。

    众女生介绍完后,还略显生疏,不过没关系,她们有整整四年来熟悉彼此。

    开学的第一个月,江月就觉得自己被自家爸妈套了。

    中文系的授课老师老谭是江月爸爸一起穿开裆裤的兄弟的爸爸,江月小时候还经常去他们家玩。现在从“谭爷爷”改口到“谭老师”,无比的别扭。谭老师还在上课时用看小辈的温柔目光与她对视,这让她如何开小差?!

    N大女生宿舍的宿管姚阿姨是江月妈妈的某个远房亲戚,江月的某个阿姨。每次上宿舍楼,姚阿姨都会亲切地给江月投喂些吃的,虽然江月很喜欢,但怎么感觉一举一动都被父母监视了呢?!

    怪不得当初自家爹妈会用那种表情看着江月选大学,她以为她和林畔被发现了,不过江月不知道的是其实早就被发现了,只不过神经大条的江月自己还没发现罢了。真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江月最大的发现莫过于渚清不仅是她学长还是同系的师兄!江月觉得自己在他面前估计已经没脸了,就顺其自然地大大咧咧了。

    "林畔,我今天竟然又遇到渚清师兄了诶。虽然是一个系的,但怎么会遇见得那么频繁呢?"江月一边在电话里吐槽,一边挠脑。

    远在不列颠的林畔听到这个名字眉头微皱,最近江月每次打电话都有提到这个皮相还不错的师兄,林畔语气不快地对电话那头说:"可能是碰巧。江月我们先跳过这个人好吗?"怎么可能是碰巧,同样身为男人,他十分了解对方的心思。

    "林畔林畔,他会不会是喜欢我啊?"江月完全没察觉到那点不快,不要命地继续话题。

    林畔用手按了按眉心,他喜欢的人怎么会那么迟钝……

    "不可能,你那么蠢,谁还会要你?"林畔忍不住毒舌。

    江月心酸,我那么蠢你还不是要了。不过那既然渚清对她没有非分之想,那就可以和他去吃饭啦!江月想着美食当前,怎么拒绝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畔如果会读心,一定会被江月气死。可惜,林畔远在米国,无力管制。

    "江月,我这边下雪了。"纷纷扬扬的雪花飘下,周围的建筑缓慢的被一片纯白覆盖,林畔站在街道上,黑色的风衣上沾染着几片未化的雪末。明明昨天也下过一场雪,他没什么感觉,说出来给江月听,却觉得这雪真好。

    "你那边下雪了!好棒啊,林畔我还没看过雪呢,我们学校好热。"江月从床上蹦起来,喋喋不休地说着。

    林畔静静地听着,仿佛能想象女孩此时的兴奋。漆黑如墨的眼眸溢满笑意,晶莹的雪花在林畔周围笨拙地舞动,滑落到地,画面温柔的不像话。

    几名金发碧眼的女子从林畔身边经过,猜想电话那头究竟是谁,竟然这个英俊的男人笑得那么温暖。

    江月煲了近一小时的电话粥,终于心满意足地说了再见。

    "月月,和谁聊那么欢呢?男朋友?"桑竺稳了稳脸上的面膜,坐到江月床上问到。看这姑娘一脸痴汉样,桑竺不问都知道。

    "嗯。"江月幸福地点点头。

    "是个帅哥?"桑竺羡慕地看着江月,怎么那么早就脱单了呢。

    "嗯。"继续点头。

    "在哪个系啊?"桑竺急切的问,她也要去捞一把。

    "嗯。"江月还是点头。

    桑竺及众宿友看着把头埋在枕头里的江月,无奈地摇摇头。这姑娘,没救了。谈个恋爱把自己谈傻了。

    江月开心了近一下午,猛的想起晚上渚清约了她吃饭,忙从床上弹起换了身休闲服。

    "去吃饭呢?"温狄看了一眼从傻气中恢复过来的江月问道。

    "嗯,要帮你们打包些夜宵回来吗?"

    "好啊好啊!月月你怎么那么好。我要冰淇淋还有大薯,多点番茄酱!"

    "桑竺,江月去的是西餐厅不是快餐厅。"

    "那就打包份流沙包吧!"

    "桑竺,我去的也不是茶餐厅。"众人心疼地看了眼桑竺,这孩子,吃傻了么?

    "怎么什么也没有,那随便吧。"桑竺叹口气,继续埋头刷某宝。

    "温狄,米晓,你们要吗?"

    米晓矜持地思考了会,"那你随便打点吧,谢谢哟~"

    温狄倒没要什么,不过"江月你和谁吃饭啊?"背着我们去偷鸡?!

    众人顿时醒悟,这才是要问的呀。但又一脸"我不关心"的看着穿着T恤衫的江月,怎么随便,应该不是男朋友。

    "就是我上次和你们说的那个中文系师兄啊。"

    那个听说长得蛮养眼的开学送江月来宿舍的神秘师兄?众人沉思,难道有苗头?难道刚刚江月在给那个师兄打电话?

    "小月月,你和那个师兄……"

    "我对他没有非分之想的!"江月想到林畔说的"你那么蠢,会有人要你",师兄对她也没有非分之想。

    "那我去吃饭啦!"既然没有非分之想,那当个饭友就完全没问题啦!江月蹦哒着出去了。

    众人看着脱线少女,开始八卦地讨论起来。

    暮色四合,渚清站在餐厅门口耐心地等着,一袭白衬衣在傍晚的灯红酒绿中格外显眼,街上有几个穿着时尚的女人上去搭讪,渚清温和地避开了。一抬头,看到穿着T恤的江月走过来,对围着他身上喷着浓浓香水的女人皱了眉头,女人识趣地走开,饶有趣味地打量着江月。

    刚刚 江月一下子便看到渚清被一个女人缠着,思量她是过去还是不过去好呢,不过师兄的行情真好。江月默默吐槽道。

    "江月,你来啦。我们去吃饭吧。"渚清打开门,侧身让江月通行。

    江月没在意,师兄还是个绅士诶,继续记上一笔。

    菜单拿过,渚清点了一通平时江月爱吃的菜。江月对这个师兄好感又增加一点,看来渚清确实是个不错的饭友。

    美食当前,对面的渚清又见识她那么多尴尬的事,江月想着也不矜持了,开始大快朵颐,吃的脸红扑扑的。

    渚清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女孩,与他遇见的所有女孩都不同,江月很特别。渚清思考了一下,特别在哪呢?

    江月吃着不小心汤洒到手上,抬起头对渚清讪讪一笑。

    渚清恍然大悟,嗯,在他面前,特别的尴尬。渚清递了张纸过去,江月顺手接下,擦完继续吃。

    渚清看着这样的江月嘴角漫出笑意,伸手揉了揉江月的头发,动作刚收回,便意识到这个动作好像不那么恰当。

    江月感受到脑袋被人轻揉地揉了下,心里炸裂。怔怔地看着渚清,不是没有……非分之想的吗?

    渚清迅速思考,一脸淡定。"刚刚你头上有只苍蝇。"说着还指了指江月脑袋上空。

    江月狐疑地看了一眼,很巧,刚好有只苍蝇。江月便不做深究,继续吃。

    渚清内心却是被振了下,他怎么会那么不冷静?淡淡的失望袭上心头。

    吃完饭,渚清又不知不觉地埋了单。

    江月无奈"师兄,你这样我永远也还不清你饭了。"

    "男人怎么能让女孩子买单?"说着挑挑眉,永远换不清最好,这样他才有机会。渚清鄙视了下自己,竟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来追人,真是……唉……

    江月闻言,师兄还是个大男子主义?怎么和林畔一模一样。江月轻蹙眉。

    但无论如何,除去那只苍蝇,这个下午还是很愉快的。江月提着给宿友的夜宵,开心地眯眯眼。

    回来天已经黑了,拗不过渚清还是允许他把自己送到宿舍楼下,江月其实很无奈,明明自己一身功夫,流氓怕她才对啊。

    江月和渚清告别,蹦哒着回了宿舍。

    "伙伴们!夜宵来啦!"

    众人锁上门,围住江月。

    "夜宵在那呢。"江月怎么觉得这颇有关门打狗的意味。

    "刚刚送你回来的就是你那个师兄?"

    "对啊。"

    "他喜欢你?"

    "怎么可能?"江月惊呼。

    "怎么不可能,看看别人师兄为了和你吃饭穿的那么正式,也就你穿个T恤去。"

    "他平时也穿成那样。"

    "是你每次看到他都穿成那样吧?人家是为你穿成那样的!傻!"

    诶,好像每次确实是这样的?江月沉默。

    "他是不是还买了单?"

    点头。

    "傻不傻!你说你!明明你欠人家饭,如果不喜欢你早就让你请完了事啦,好不好?!明明就是要让你一直欠着啊!"

    是这样的吗?江月震惊。"不会吧。我男朋友说不会啊。"

    "等等,那个师兄不是你男朋友?不是暧昧对象?"众人沉默,她们好像扼杀了什么。

    江月摇摇头。

    "诶,月月啊,当我们什么都没说,我们去吃夜宵啊,哈哈,哈……"真是罪过,她们竟然得罪了那个那么帅气的师兄?众人颤抖。

    "那我能不能去追你那个师兄啊?"桑竺弱弱的问。

    江月奇怪地看了她们一眼,她又不是渚清的谁,当然可以啊!江月点头。

    "太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吃夜宵,哈哈哈哈!"桑竺兴奋地吃着。

    师兄,你可有得受了。江月默默为渚清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