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院长巧拾神族后人

    更新时间:2017-07-14 20:54:04本章字数:2165字

    此时,四块神秘莫测的灵石经过人界灵气所滋润,幻化成婴儿瓜瓜坠地。在他们身边的万物,似乎也被那股强大的灵气滋养,快速的生长。

    炽热的阳光似烈焰般烤着地面,清风吹袭着路边的树木。树荫成林,却还是抵挡不住这盛夏的炎热。

    许久,貌似有人经过这里,她是一个五询老人,是孤儿院的院长。

    她正要去孤儿院北上的镯海,去参加一个由市长开展的‘爱心慈善会’。她焦急的步伐,匆忙发走着,来到了车站。

    没过片刻,奔驰行驶的公交车便来到了镯海。海风飞到城市之中,轻轻抚摸着高楼大厦,院长打开车门下了车,匆忙的来到了欧尚街区,来到了慈善会现场。

    见到了郭市长,院长微笑的脸庞嘴角那一抹自然粉,一边招手,一边久违的说道:“又见面了!”,“非常感谢市长你诚心邀请我来参加”。

    “瞧你说的!”,客气了!”郭市长面带笑意,客气的说到。

    “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吧!”院长动了动身子,走上了台阶,朝着市长笑了笑。拿起了话筒,已经做好了准备。

    郭市长笑了笑:“开始吧!”

    “镯海市第三届爱心慈善会会现在开始,下面由南岭镇,风白爱心孤儿院院长发言,掌声有请。”市长拿起话筒隆重的介绍起来。

    “大家好,想必大家都认识我了吧!就不自我介绍了!这一届孤儿爱心基金会很特别,你们猜猜看,我请谁来了!”院长穿着漂亮的花边礼服在台上光芒万丈的自豪的说,“下面有请,益河省长,沈洛飞。”大家鼓掌。

    台下霍然一片响亮的掌声,记者们也是处于惊讶之中。他们也万万没想到这一次,会有这样的重头戏。

    “感谢大家的到来,现在我来讲一讲……接下来我们一起合张影吧!”省长沈洛飞双手举着相机。

    合影过后接着就是颁奖典礼了,进过一番隆重的颁奖典礼后,相关人事都各自离去了!

    “那,市长、省长,我先走了!”院长挥挥手,离开了!

    她拿着袋子,来到了超市给孩子们买奶粉、尿布、和吃的等等。在她惊心挑选后,就出去结账了。

    斜阳照在城市的高楼之上!耀眼的金色不及海上的蓝光。忽然之间,雷声大作,那浩瀚的汪洋有一团蓝色的光越来越亮,和着海浪一起向海边拍来。不仅如此,那海浪之中的蓝色光芒里,隐约的传来细小的哭声。

    公交车总是在关键时刻出现,院长抬起手,看了看手表,这是最后一趟车了!家里还有孩子!“哎呀!不管了,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儿!”院长撩起急匆匆的脚步跑向海边。

    海浪 席卷的蓝色光泽冲到了海边,渐渐消失,留下的只是一个孩子,向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这,怎么可能!”院长惊讶的表情覆盖着她整张脸,“奇迹啊!可怜的孩子。”院长很惊讶,但这却又是事实,便抱起了孩子,车已经离去,院长叹气一声,向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天色已晚,路边的树张牙舞爪,露出恐怖的眼睛。风一吹,莎莎的声音立马在路边延展开来。

    院长急匆匆的脚步,眼看离家没多远了!

    “嘤嘤。”那里又来的哭声,院长惊吓了一大跳。内心开始了一些害怕,“嘤嘤。”这哭声又传来了!院长四处观望,那双清澈的眼睛,似乎看到不远处那河边散发出淡粉色的光芒。还有一群群粉色蝴蝶在那光泽里围绕。

    院长赶紧放下了袋子,抱起从海边捡到那个孩子一起过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孩子距离越是拉进近,他们之间发出的光芒就越亮。

    院长一看,是个女婴,整个人渐渐放下了心来,院长抱起女婴的时候,在她的手里,发现了一块蝴蝶形状的晶石掉了出来。

    她边走边想:她有一块会发光的石头,而且还是同时捡到,会不会海边那个孩子也有这么一块石头。她回过神来,赶紧摸了摸那个孩子的怀里,果然有一块鱼形晶石。于是她便走的更急了!

    到家了!

    “孩子们,看,你们又有弟弟妹妹了”院长脸都笑开了花。

    这一天,院长和几个十多岁的孩子在商量,给孩子取什么名字好。突然,后院发又发来了那让院长焦心的‘嘤嘤’声,院长牵着几个孩子的手悄悄的走到了后院。

    当时以是傍晚十分,那棵树龄千年年的老树上散发着碧绿色的光芒。十分耀眼,和之前捡到的两个孩子非常相像,一个孩子走了过去,“看,是一个婴儿。还会发亮耶。”

    院长走了过去,惊叹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着就把孩子取了下来,随后,孩子手里握着的那块晶石也随之掉了下来。

    院长手心里握着那块晶石,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夜深了!静静的夜空里闪烁着耀眼的星星,知了扶在高大的树上唱起了歌。院子里一片安静,却被知了声打破。同时,也还夹杂着敲门的声音。

    “搭~搭~搭。”一阵敲门声想起,院长欣欣然张开了双眼,院长用手轻轻揉了揉眼睛,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

    看着外面空荡荡的黑色,唯有知了在鸣声高唱之外,没有一点儿别的声音。

    “没人啊!怎么回事儿?”院长用那双充满了老茧的手抓了抓那白湛的头发,“奇怪了,刚刚明明听到敲门声啊!”院长关了路灯走向了屋里,“可能是幻觉吧!”。

    这时,黑不溜秋的门外又传来一阵响声,院长又掉过头,慢慢的走向了院长门口。

    “这是!又是一个婴儿!”院长惊出一身冷汗,“果然,刚刚做的梦是真的。”院长赶紧抱起那个婴儿,焦急地去走进了屋去。

    这一夜,院长没有睡!她在想什么?想这一切是注定的吗?对这一切都是注定的!

    她想了很久,很久。终于想出了他们的名字,她给海边的那个婴儿取名为‘凌子寒’。飘飞萤火虫的月河边上的那个婴儿取名为‘梦乔’。和在即将枯萎而又突然枝繁叶茂的那颗千年古树上找到的‘萧夏’。睡梦里那个黑衣人送来的‘何云’。

    转眼之间时间流水似的划过他们的岁月,他们也随之慢慢长大,开始懂事,而他们却未曾知道,他们体内的力量,也随之便强,却浑然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