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沫染执意跟随凌子寒

    更新时间:2017-07-14 21:13:03本章字数:3389字

    清沫染走到湖边,灵活的武动着手,一股淡墨蓝的幻术飞入湖里,小伙伴们惊呆了!湖里一股水流缓缓的飞流到空中,渐渐形成一道门。

    “这就是虚空寒洞,快进去吧!”清沫染拉着凌子寒大步流星的走到寒洞前,用手触摸了一下,便消失于虹霞秘境的瀑布下。紧接着妖族二长老也跟着进去了,萧夏他们见此也一一触摸寒洞,纷纷消失在瀑布下,此时,寒洞已经消失,只有瀑布的哗啦哗啦的流水声……

    在红霞秘境的另一端,虚空寒洞在一个四周建筑结构精巧的宫殿里。虚空寒们浮现出来,紧接着,清沫染主优雅的从寒门中蹦了出来,凌子寒他们也紧跟尾后。

    “走吧!师傅。”清沫染天真烂漫的背过去微低着腰绘声绘色的说道。一边的萧夏等人无奈的表情,眼神里有那么一丝丝生气。凌子寒慢慢把头扭过去看着他们,一脸的尴尬。口齿不清的缓缓说道,“走……走吧!”他们只好无语的摇了摇头,苦苦的笑了笑走进去了!

    他们来到大殿,清沫染一看见她的父王母后便飞奔了过去。

    “沫沫,又去哪里了啊……”仪态万方的妖王清帝和颜悦色的问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哎呀……女儿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清沫染撒娇的笑到。

    “每次的是这样……”妖王严肃的表情中夹杂着一点无奈。

    清后指着凌子寒他们疑惑的问道清沫染,“女儿,他们……”

    “哦――”清沫染扭过脑袋看向他们,“他们是我的新朋友!”清沫染一蹦一跳的来到他们身边,握手颜欢的向清帝和清后说清楚了一切的事情。

    清帝了解了这一番事情的缘由之后,一个旋起的心也放了下来。和蔼可亲的对他们问候到。

    他们在一番好吃好喝的招待之后,妖王带着他们游观了部分妖族之后便要他们住几天在走也不迟,因凌子寒他们还有事要做,他们谢绝了清帝,并感谢了清帝这番好意之后,便准备离开。

    就在他们要踏入虚空寒门的时候,清沫染跑了出来哭着喊着不要他们走,执意的要他们不要离开,其实就是为了凌子寒留下,清帝清后慌忙的走下来,劝告清沫染,但她什么都不听,一心要凌子寒留下,焦急的清沫染跑到一旁无奈的清帝身边,要求父王将他们留下,而他们也没有踏入寒门,而是停了下来。

    “父王,你就要他们留下来吧!好不好嘛!”清沫染一个劲的向清帝撒娇,一意孤行的要他们留下。

    “沫沫啊!别再这样任性了!别人也有事情要做的啊!”无奈的清帝面对清沫染的要求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那――那我就跟他们一起走。”清沫染一时着急了,不小心吐出让她父王生气的话语。

    “荒唐!这不是你想走就走的!”恼羞成怒的清帝手里情不自禁的打出幻术来,把一旁的柱子打开了裂痕。

    清沫染第一次看见父王这么生气过,吓了一大跳。

    凌子寒走过来安慰清沫染说:“沫染,你真的想和我们走吗?外面到处都有魔界的坏人,危险四伏,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玩的!”

    “我不怕!”清沫染两只眼睛仿佛看见了希望。

    “想保护我的女儿,先打败我再说。”清帝挥挥手,他们消失在了大殿中,来到了一个四周都刻又图腾的柱子围成的神台里。

    “开始吧!”清帝朝着还没弄清楚状况的他们喊了一声。

    不过他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立马进入了战斗状态中。

    此时,在一旁关顾着着急的梦乔忽然想起在琉璃宫的时候,琉璃王后给的琉璃琴,她张开手心,琉璃琴逐渐呈现出来。原本不会弹琴的她,一但召唤出琉璃琴便不知不觉短暂的学会弹奏琉璃琴的诀窍。但这琉璃琴对清帝没有多大的作用,清帝刷刷的拖着雪白的长袍飞到空中,两只手里施展的幻术越来越强,一团蓝色幻雾化成寒冰,“咔”的一声,寒冰裂开了,一把锐利的寒冰剑露了出来,寒冰作剑,冷澈灵骨,为冰不化,刺骨亡心。

    此时,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神台外的清沫染担心的朝清后说到:“母后,怎么办啊!父王这回真的动格了!”完后焦急的在原地徘徊。

    “唉!我也没办法,你父王他连断魂斩都拿出来了!”清后无奈的摇摇头,也没有办法。看向了着急的清沫染。

    清沫染听了清后这番话,不顾一切的要冲进去,被清后瞬移过去拦住,“女儿!难道你要帮助外人对抗你的父王吗?”清后黯然神伤的看着清沫染,对她摇头,“不要。”

    “可――可是。”

    清后拉着清沫染的衣袖,使她停下了脚步,“等等。”然后看向神台。

    神台上面刀剑无风,幻术若影。一场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他们已经规划好了战略,细嫩的手指灵活的驱使着琉璃琴,一股神气飘散在空中,给凌子寒他们增强神力。

    何云拿着风云神弓,身体周围绕着白色风暴,凌子寒手持冰凌刃,冰刃之小,神力而强,寒冰的气息围绕着冰凌刃,锋芒毕露。这阵势,准是他们在人界的时候玩英雄联盟练出来的!

    一旁的楚川呆在了一旁,傻了!

    就连神台外的清后和清沫染也惊住了在原地,充满了好奇,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巅峰的对决。

    “楚川,你就坐在一旁看戏吧!”凌子寒傲气的笑了笑。

    楚川挠了挠脑袋,“哦!”不解的表情望着他们。

    “来吧!”凌子寒坚贞不屈的口气,坚定不移的大喊到。然后转过头去对其他三人说,“注意配合,就像平时玩英雄联盟那样。”

    他们一齐点了点头,“嗯!”

    伤魂术情不自禁的从梦乔手里弹出,美妙的旋律音符,强大的威力虽然对清帝没有多大的作用,但是,队友的神力越加增强。“砰――砰……”圣白的冰凌刃与断魂斩打斗时发出的敲击声,澈响整座神台内外。

    一团绿色光芒落在清帝脚下,莎莎的寸草不生的神台,被萧夏奇迹的化幻出植物,那一簇簇带刺的荆棘迅速的长到清帝脚底。清帝眼神一瞟,看见突如其来的荆棘,右手施展出幻术把荆棘给冻结了!

    清帝飞下神台中央,冥闭双眼,双手缓缓张开,一股强大的幻术集聚在了清帝手中。清帝把手一挥,幻术顺势而来,直接打中了凌子寒他们,灰尘四起,许久才散开。

    神台外的清后、清沫染也揪心的望着那片朦朦胧胧的灰尘里。

    灰尘散淡,凌子寒他们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受了点皮外伤,在他们的面前碎了一地的冰渣。

    “哦――小伙子,不错啊!可惜……”清帝高高在上的小碎步的走过去,骄傲的说道。

    凌子寒咳了两声,向萧夏他们瞟了一个眼神,突然,他们四人一起飞到空中,施展出幻术,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的幻术越来越强,居然结合成了一体,飞快的给清帝来了个大反击。

    清帝对这突如其来的幻术,也飞出一团幻术,当由于他们四人的觉醒之力强大过于他,他栽倒在地,被打伤吐血了!

    他们走到清帝身边,看着刚刚还嚣张的堂堂妖族之王,现在这副模样,觉得好笑,但并没有笑出来。

    “你们赢了!”清帝抬起头看着他们。

    萧夏走到清帝面前,扶起清帝,拿着小而红晶疗果递给了清帝,“清帝,这是疗伤的神果,吃下就可以了!”

    “谢谢。”清帝点了点头,接过果子,便把晶疗果吃了下去,顿时之间,清帝感到神清气爽,神力大增,施展了一下幻术,感觉好多了!

    “不用。”

    清沫染匆匆的跑过来,拉着他们的手,神情不安的看遍了他们全身上下有没有受伤。

    清帝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的行动,不禁的摇头叹气。清后也走到了清帝的身边,看着清沫染,也无奈的摇摇头。“这孩子,自己的父王都不管不问了!”

    清沫染听到这句话,撒娇的跑过来,拉着清帝清后的手,红彤彤的脸,天真的笑到,“哪有啊!我这不是过来了嘛!”

    “哼,你这孩子,花言巧语,每次都忽悠你父王我。”清帝表示很无语。

    清沫染放开拉着清后的手,双手拉着清帝的衣袖,睁着大大的眼睛,笑道,“恩――我亲爱的父王,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同行了吗!”

    “这……”清帝迟疑的说。

    凌子寒他们一同走过来,异口同声的说:“清帝,这可是你之前的承诺啊!你堂堂的妖族王者,该不会想反悔吧!”

    “好吧!沫沫,你可以和他们走,但是出来妖族结界,外面就很危险了,不要太任性,知道吗?”清帝千叮咛,万嘱咐的每一句话都说的很明白,身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外面会遇到危险,而自己又不能在女儿身边保护她。

    清沫染忍不住哭了出来,离别的时候总是那么多情善感,清后也在一旁忍不住哭了出来。走了过来拉起清沫染的手,“沫沫,你把手伸出来。”清沫染痛哭流泪的伸出手,清后用手在清沫染的掌心一划,一个锦囊呈现在清沫染手上。

    “沫沫,别哭了!这是母后给你的锦囊,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法宝,父王母后要守护整个妖族,不能陪在你身边。你如果遇到危险的话,就用这个锦囊,记住了!”

    “知道了!母后。”清沫染哭着说。

    一边的凌子寒他们也忍不住快要掉下眼泪。

    正要踏入寒门时,清帝喊了一声,“等等。”变走了上来,来到清沫染面前。

    “父王。”

    清帝拿出一捆鞭子,递给了清沫染,“沫沫,这是妖族至宝,玄妖索,你拿好了,记得回来看我们啊!”

    接过玄妖索后,他们便纷纷走入了虚空寒门,寒门消失之际,传来了清沫染的声音,“父王母后,待一切事情结束后,我会平平安安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