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归来

    更新时间:2017-07-15 15:27:33本章字数:2034字

    列车在一声长鸣后,缓缓地停了下来,终于靠站了,我提起一个简单的手提包,匆忙下车,林城是并不是这趟列车的终点站,不过是临时停靠几分钟而已。

    冬日的黎明,太阳出来得比较晚,天还是黑乎乎地一片,只在远远地天边去,看到一丝线的亮光。那给人光明的太阳,好像正在努力冲破着寒冬黑暗的阻拦,给人们带来着温馨的暖意。

    离家已经七年了,我甚至不确定,我的家是否还在,我那年迈的双亲,还有活泼可爱的妹妹,现在过得还好吗?思绪万千,我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儿行千里母担忧,这些年来,我日日夜夜无时无刻地想念着他们同时,他们大概也在牵挂着我这个在外多年游子吧。

    车站外,广场上黄色的路灯正照耀着行色匆匆地旅客,或是归来,或是出发,不过只是这里的过客,不远处,一个穿粗布棉袄头发花白的老人留住了我的目光,他佝偻的身躯,此时正一次又一次地弯腰去捡那些广场被人丢弃的塑料瓶子和废纸。

    车站广场上,从来不缺拾荒人的身影,只是他每次弯腰去捡那些瓶子跟废纸放进蛇皮袋时,似乎都格外的吃力,很多时候都需要用别一只手按着腰才能勉力直起身子来,看上去腰上的毛病不轻。

    我疾步走到他的身前,终于看清了他的脸,那张七年前还只见鱼尾纹的脸此时已经爬满了皱纹,此时他也抬走头来看我,那已经少许混浊的眼睛时,此时透出了一丝意外的光茫,他的嘴巴动了动,却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我已经忍不住了,这是我夜夜惦记着的老父亲啊,我一把扶住了他的胳膊,开口喊了一声:“爸,你怎么在这里的。”七年来,我流过血,流过汗,唯独没有再掉过一滴眼泪,当年那个文弱的少年,现在已经长成了铮铮铁汉。但此刻,我的泪水滚滚而下,仿佛回到儿时还有父母怀中撒娇的时光。

    父亲似乎还是不敢相信,他伸手摸着我的脸,嘴上喃喃地说:“小枫,真的是你吗?我这辈子还真的能见到你回来?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我更加用力地握着父亲的胳膊,肯定地说:“是我,我是韩枫,我回来了,我真的回来了。”

    父亲终于相信了他阔别七年的儿子归来的事实,顿时老泪纵横,不停地在低声唠叨着:“今天是菩萨显灵啊,一定是菩萨显灵了,你妈就说,只要诚心,菩萨都会有求必应的,看来今天真的应验了,我们盼了八年的儿子终于回来了……”

    不知何时,路灯熄灭,一轮红日破天而出,天终于亮了。

    接过父亲手中的牛皮袋,扶着他的胳膊,慢慢地往回走,他的腰看起来很不好,他的右手一直在扶着腰,走路也很吃力,脚步很慢很慢还带着少许的蹒跚。我的心顿时一阵纠痛,低声问:“爸,你的腰痛得厉害?”

    父亲脸上用力地挤出一个笑容,故作轻松地说:“你能回来就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的腰是被打坏了,落下了病根子,现在的天气还好,一到阴雨天啊,那是痛得我起不来床,唉……”说完就是一声长叹。

    “被打坏了?是谁?”我的声音里带着隐隐地怒气,七年戎马倥偬的生涯,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逞一时之气,闯下大祸就只能远走他方的少年,欺我者,必报之。

    父亲也感到我的语气不善,连连摇头说:“都过去了,小枫,我现在不求别的,就求一家人平平安安地生活在一起就好,你千万别再惹事了,这些年来,我跟你妈真的是过够了担心受怕的日子。”

    我和父亲相互搂肩而行,他让可以在这里稍稍借点力气,缓缓腰椎承受的的身体的重量,才思索地说:“还是黄家那小子吗?这些年来,他还有没有纠缠我家敏儿?”

    韩敏是我的亲妹妹,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长大了以后更是出落得如水中荷花一般地亭亭玉立,是男生心中的标准女神模样。但也正是这样,也常常招蜂引蝶,七年前,就是被黄家那富二代看上了,对其纠缠不止。

    有一次,他居然妄想对敏儿动粗,幸好是及时赶到,一怒之下,我打断了他的狗腿,只是黄家的势力在林城极大,如果再留下来,是一定没有好果子吃的,所以父亲让我连夜离开,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七年。

    七年了,再回来的我,是不会再放过任何一个欺负我和我亲人的坏人,这些帐,我迟早是要算总帐的。

    但父亲还是极为担心我,扶着我肩膀的手也有些发抖,低声说:“儿啊,都过去了,该受的罪,我也都受了,只要你们兄妹俩平平安安的,我就放心了。”说完,父亲又是老泪纵横。

    我真的不忍再追问下去,父亲这些年已经受了太多的罪了,黄家的人,我是一定不会放过的,我扶着他,缓步回家去。

    家还是印象中那低矮的小平房,只是经过岁月的侵蚀,显得更加的破坏不甚了,墙壁上可以看到清晰可见的裂纹,我的喉咙在那么一瞬间,被东西卡住了一般,过了半天,才挤出一句,“爸,这些年,你们受苦了,是儿子不孝。”

    是的,本该我长大成人为父母妹妹撑起一片蓝天时,却不得不背井离乡,只留下这个烂摊子让他们来收拾。

    这时,母亲正从里面出来,手上还提着菜篮子,她定定地看着我,犹如父亲初见我时一样,半响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父亲打破了僵局,开口说:“孩子他妈,我们的小枫回来了。”

    母亲的身体晃了一下,我连忙上前扶住她,喊了一声,“妈,孩儿不孝,今天终于回家了。”

    母亲张口,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她的手机却在这时响起来,她接了电话,马上变了脸色,焦急地对我跟父亲:“孩子他爹,不好了,敏儿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