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楔子

    更新时间:2017-07-15 23:56:30本章字数:3705字

    呼吸急促,林若兮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她疲惫的看了一眼手机,只是夜里两点。多少次了,总是能梦见那一晚的事,血与泪的交织,加上重重误会的壁障,她早已厌倦。四年了,很少有一个舒心的夜晚,重复的梦境折磨的她倍感疲倦。若不是一次次梦的提醒,她甚至以为那场经历是一个错觉,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画面,或是一个冗长的梦罢了。可惜,她不得不承认,那是真的。

    不要再想了!下床去个厕所,其他三个室友绵长的呼吸声给了她舒心的感觉。喝了口水,想着第二天一大早的课,不由得撇撇嘴。哎,大二的课程实在太多,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因为睡眠不足而晕死过去,云兮耸耸肩,只能快点睡觉补充能量。

    “云兮你快起来!要迟到了,我们不管你啦!”大嗓门的娟娟彻底的吼了起来听着室友的催促,云兮不得不赶紧起来收拾。哎,果然起不来,真的太累了。“云兮,你怎么了?昨晚又没睡好啊!”水淼有些担心的询问到。“老样子呗,习惯了。”云兮看似很平常的下床,穿着衣服,认命般的说道。“你还是去看看医生吧。总感觉你这是神经衰弱了。”海茵建议道。“没事啦,不就是个闹人的梦嘛,习惯就好啦。”大家摇摇头,实在说不动这个林云兮,前后两年,她们已经算是放弃了。“快点,今天朱朱的课,别迟到了啊!小心她和你对打!很恐怖的呦~”哎,作为军校的一只大二狗,其实远没有别的大学生那般轻松。

    “她待你如亲姐妹,你为何要这么做?她对你那般好,你却如此对她!”“为何要害她?若她醒不过来,我要你陪葬!”“你算什么东西!胆敢如此放肆!若她有什么闪失,我定不会放过你!”……“呼,哈,呼……”“云兮,你醒醒啊,你怎么了!”“不是我!对不起!对不起……”一身汗,浸透了全身,睁开眼便看到三个室友焦急的望着她,一个拿着毛巾帮她擦汗,一个正上手准备掐她的人中,另一个端着水随时观察着她的情况。“云兮,你今晚太吓人了!无论如何你明天给我们乖乖的去看医生。”

    “你是说,你一直做一个梦?”“是的!”云兮有些有气无力的坐在校医院的椅子上,她不知道接下来医生会问什么。“和你的经历有关吗?”女医生温和道,“你可以和我说一下你的梦吗?或许,你也可以去隔壁的心里咨询室询问一下。”呃,云兮有些汗颜,有些事藏在心里就好,为什么要把它们全部刨开呢?“就是噩梦啦,什么鬼啊,僵尸啊,可能是休息不好,最近学习压力也大,也可能是看鬼片太多了……”庆幸的是还好自己的公共选修课已经修够学分,不用和室友去了,要不然这次她们三个家伙肯定陪她来看病,直接揭穿她的谎言……“这样啊,你平时要注意休息好,劳逸结合,鬼片要少看,我看你应该有不轻的神经衰弱……”女医生巴拉巴拉的说着注意事项,还顺手开了些安神的药。

    回去的路上,正好天阴了,没有了太阳的炙热,倒也舒服了不少。云兮非常享受这样平静的生活,简简单单没有一丝杂乱,单纯的只为学习而烦恼,作为单身狗独享贵族生活。如果没有隔三差五被梦境扰乱,那就太完美了。这个梦,像是后遗症般,一直在提醒她那段特殊的经历,一个不可说的经历,一个无人可信的经历。六月,一个似火的月份,难得一个清爽的下午。云兮一个人走在校园中,独自享受少有的一人时光。犹记得,那一年,也是一个火热的六月,一次意外,将她拖入了一个迷幻的世界……

    “林云兮,出了大问题了!”云兮正在学校湖畔对着夕阳发呆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她不由得身体一震,转过身,看到了那张并不想看到的脸。“沈嘉,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云兮心里大叫不好,他说过,如果那边没出什么迫不得已的大事,是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如今……“我记得你说过,如果当年的一切都顺利,便不会再来找我,反之,我就必须要重新回去一趟,对吗?说吧,出什么情况了!”云兮脑中隐隐作疼,看来是逃不掉了。“我一直知道你被梦魇所困,当时我们只当做是你的执念太深,所受刺激太大,但事实证明其实是它的后遗症……”“所以说,那边还是出问题了……”云兮有些溃败,该来的还是来了。“虽然当初我们突然闯入那里,尽力不扰乱他们的生活,但还是有些避免不了……”遭了……“我……其实,慕婉之的昏迷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直接或间接导致的,而且我回来时她还没有醒来,我害怕……”云兮有些心惊道。“就害怕是你的出现导致她昏迷许久……真的不会篡改一些东西吗?据说已经出土了有关文物……”“这……什么情况!出土文物?”“你就等着归队的消息吧,林云兮同志。”说完,拍了拍云兮的肩膀,便转身就走了。“喂!是不是你老爸发现什么了?”只见他只是摆摆手,连头也不回。多时不见,沈嘉成熟了不少。如今他也早就离开校园工作许久。看看周围,他就是看准了今天下午自己一人在校园闲逛才找的她吧……

    晚上,宿舍内正在撸串,某只顺手点开了每日必看的新闻……“近日消息,H市出土大量文物,具体朝代专家无从得知,只能根据文物记载推断是一位慕氏的诸侯王妃古墓。专家推测,文物距今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但不能推断出朝代……”“咦?出土文物?专家还真是砖家,朝代也不能推测,他不是说是两千年以上的文物,那可能是汉代啊!”海茵说道。“说的两千年以上,又不是确定了年份,瞎猜什么……”“怎么连个图片也没有……”顿时,宿舍里开始了七嘴八舌的讨论。只有一旁的云兮有些头疼的看着电脑屏幕,心里嘀咕这年代要是真被你们猜中了还真有鬼了!哎,看来要完……

    与此同时,文物局。“我说你们怎么办事的?这消息怎么还登上新闻了?这该怎么办?”“沈局,这保密措施已经很严密了,我们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泄露的风声……”文物局的一众领导阶层此时很是无奈,多年的心血可能就要付之东流。“没有不透风的墙……”沈局拖着疲倦的身体,坐在了办公桌上。“去,给电视台打电话说,这边有了新发现,慕氏古墓是春秋时期一个不知名诸侯小国的墓葬。”“这……”秘书踌躇不决。“只能这么做了,本就没有什么出土文物,我们的历史也没有他的存在,从哪里弄来什么出土文物,胡闹!”沈局有些担心,不知道是哪些有心之人的杰作,若不是己方人,就麻烦了。

    “把那丫头叫回来吧,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件事只能她自己来了。”“这项目已经不能再牵扯上其他人了,沈局,何况还是扑朔迷离的副项。”副局长有些担心。“没办法,她也曾经是参与的一员,沈嘉这次失败了,再试一次太损耗身体。如果没有意外,也是不会叫她回来的。一定要确保安全……”大家都想起了前不久的一封神秘来信,不知来自哪里,扬言他们的研究已经篡改了另一个空间的历史……

    当云兮正式接到沈局的短信通知时,虽然无奈,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正好是暑假,这时间也挑的真是时候,无论如何,也得去一趟了。还记得五年前的那个夏天,那个得知对面少年可以穿越时空时的自己,兴奋想要跃跃一试。殊不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当初还是太年轻了。

    那是国家的一项秘密进行的项目,从未公开过,将来也不知是否公开。文物局的沈局是那项目的提议者和施行者,作为教授的沈局在自己的研究发现中探寻出了穿越时空空间的秘密,但久久未曾公布过。一次意外不得不被迫进行了一次大胆的尝试。原先出土的一些文物,竟和史书所记载的偏差太大。本推断一些正史也是不能信其所有,毕竟其主观意识太强。但后面竟出现了历史事件的偏差,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穿越已经成为可行,但只是不为世人所知,很可能有人研究出来穿越过去,做一些无法弥补的事。随意改变历史,那是可怕的代价,谁都不知道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只知道,是历史造就了今天的一切,如果改变,很可能所有人都会改变,甚至不曾存在。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计划施行了……而自己所参与的是一个副项,总而言之那纯粹就是一次意外。

    期末一过,当云兮送别了宿舍三人喜气洋洋的背影后,独自一人收拾着未完成的行李。已经和爸妈打好招呼报了一个暑假培训班,所以现在,是要去沈局那报道了。一个背包,装了些必备的物品,云兮简单收拾了收拾便出发了。

    云兮还记得五年前,自己是误打误撞的参与了这个项目。那时候的沈嘉是一个刚上大学不久的愣头青,他父亲沈局才进行不久的项目被他知道了,偷偷的背着他爸捣鼓仪器想一探究竟,一不小心就整出了些名堂。因为可以穿越时间空间,沈嘉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林云兮的家中。当沈嘉出现在云兮的家中时,刚中考完不久的云兮正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毫无形象的边吃零食边看电视,另一只手还不停地玩着一个艾派德。沈嘉凭空出现时,这把刚喝一口雪碧的云兮吓的差点呛死过去……

    于是乎,在云兮好不容易缓过来,一手拿着背包,一手拿着手机差点打电话报警的情况下,沈嘉一五一十的把他老爸做的项目全抖出来了……一个不着调少年加一个神经少女,大眼瞪小眼看着少年手中一个其貌不扬的木质小盒子(穿越神器……),莫名的两人就兴奋了起来,还不到一分钟,二人都消失在了空气中……结果就是,两人都穿越了,那木质盒子是先前沈嘉胡搞一通的后遗症,在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穿越了,而且,还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朝代——锦。他们的这次意外,竟搞了一出历史乃至科学界的大事情,发现了另一个空间的存在。可悲的是,云兮和沈嘉穿越过去后,并不存在小说中开挂的情节,只混了一个丫鬟一个小厮的身份。更让云兮无奈的是,在沈局知道了他们的遭遇后,想方设法要将他们接回去的时候,沈嘉意外的一个人带着那木质仪器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