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阴谋计划

    更新时间:2017-07-17 12:44:45本章字数:4354字

    老张家的门把手突然动了,他悠闲地看着手里的报纸,规律的时间总是让人放心的,他轻咳了一声,伸手将茶杯端了起来,轻轻的嘬了一下,听到进门的脚步声,他才会对门口回应道:“辛爱,快过来,爸给你凉了一杯白开水,这么热的天,一定渴了吧?”“谢谢老张,换了鞋就来!”辛爱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一套粉白的运动套装,像只蝴蝶般飘到了他身旁。“别老张老张的,你才多大点啊?一点规矩都没有,这要在古代,那就是不孝,怎么对爸爸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啊?”老张吧唧个嘴,脸上带着嫌弃和调皮的表情,手从报纸上离开,拿起白开水递到了辛爱的面前,“快喝吧,水温正合适,记住伏天千万别喝凉水,更不能喝冰冻的,不然湿气进入体内就不好了。”辛爱一把将老张的脖子勾住,抢过他手里的水:“老张,老张,老张,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古代呢,你怎么不说远古呢?”辛爱睁着圆圆的眼睛眨巴眨巴地问他:“为什么天越热还越不能喝凉的呢?”老张看着自己漂亮的女儿,一双圆圆的眼睛,挺而不太高的鼻子,一张嘴角总是向上扬起的嘴巴,眉毛平而略弯,不用鼓就是嘟嘟的脸蛋真是可爱极了。“老话说‘冬病夏治’意思就是冬天易染上湿寒气,在伏天喝热水治疗是最好的,那在伏天怎么还能再喝凉水呢?”老张认真地对她说着,看到她脸上浸出的汗珠,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去洗个澡吧,记得要用温水!”辛爱总是很听老张的话,每次老张叫她做事情她总是跑得最快,不管是为自己做还是为家人做事。不一会儿,浴室便传来了滴滴答答的水声。

    夏日的清晨总是清爽的,辛爱每次总是早早的起床,刷牙,洗脸,吃饭一气呵成,来到学校时间还早,她会习惯性地找到靠窗的位置坐会儿,虽然她的位置不在窗户边。望望窗外是她喜欢做的事,透过窗可以看到清晨的样子,干净,纯粹。一片淡蓝的天上飘着几朵厚厚的云,一棵高大的梧桐树占据了一大半窗,在用窗作画框的画里她感觉在那一小半以蓝天和白云为背景的画布里还差一只叽叽叫的小鸟。

    她很多时候会在内心期待一只漂亮的小鸟从窗前飞过,哪怕只是流星般一闪而过,可是每次等来的都会是一个皮肤像喝过牛奶般白皙,黝黑的眼珠像用毛笔在纯白的眼睛上精心的点缀过,高又挺的鼻子像一座伟岸的山峰,嘴唇像用玫瑰花浸泡过,配上他那完美的脸型,一个俊俏的男生款款生成,有时他印在窗框中会刚好填补在那一小半的位置,还会给你一个坏坏的轻笑。

    每当他经过的时候,辛爱总是会不自觉地眨一下眼睛,那个画面就会深深地印在脑海中,仿佛自己的眼睛是一台照相机,她希望知道这位男主角会是谁,叫什么名字?是哪届哪班的?会不会是校学生会的?

    高中的生活既无聊又有趣,辛爱有一群由一男两女组成的小群体,他们经常玩的就是组合CP和换CP,小依是这里面兴趣最高的,她性格活泼,胆子大,活脱脱像一个男孩子,真是就差长得虎头虎脑了,清雅是这里面性格特文静的,但也人来疯,人比较聪明,偶尔会冷不防给这个小团体出一点鬼点子,陈浩是这个团体里的幽默担当,他总是照顾着女生们的情绪,有时将他们当妹妹哄,有时当妈妈们一样供,有时又将他们当哥们一样闹,反正这样的组合在他们自己看来是很不错的,虽然也经常会有闹掰的时候。

    今天是过得最无聊的一天,没有新闻,没有八卦,甚至都没有一个看到一个老师因拉肚子而匆匆跑进厕所,大家好不容易挨到了放晚字习,铃声一响,四个脑袋立马就凑到一堆,小依一掌拍到陈浩的肩膀上:“先不忙回寝室啊,姐儿今儿无聊到爆,大家高兴高兴再回!”陈浩受了一掌顿时“嗷”地一声叫了起来:“依子,能轻点不,瞧你这力道是和熊掌练过的不?”依子白了他一眼,嘴巴向下一瘪:“耗子,不是我说你,你能有点男人样不,你小时候是不是净和女孩儿玩了,现在的女孩可都喜欢有安全感的男人啊,这你都受不了,人凭什么看上你啊?”辛爱一听也随即附合道:“耗子,这点我可是站依子这边的,现在的女生多是女汉子,看你怎么应付以后的母老虎?”耗子一听瞟了一眼旁边的清雅,一把把她抓了过来:“看见没,以后要是我找不到老婆,我就缠着清雅,让她嫁给我,这样我就不怕会遇到母老虎了!”清雅一听,正想怼回去,只听旁边清脆的一声“呸”,依子大骂:“不要脸!”伸手就想去抓耗子的衣领,耗子一个转身躲开就跑了,仨女生像抓要逃跑的猎物,一个劲儿地猛追。

    大家一溜烟儿跑到宿舍下面的一排树下面,这是他们最爱的聚集地,他们最爱的就是聊老师的八卦,这让他们觉得一天老师们带给他们的烦恼都通通像打羽毛球般还给了他们,而且这种话题是越聊越有劲,根本没法停下来,每次都聊到唾沫横飞,张牙舞爪,直到宿舍关门的前一刻才结束。

    可是今天是最不平常的一天,什么八卦都没有,这让大家对老师很失望,一般情况下如果没有老师的八卦都会有学生的新闻或八卦,辟如有哪个男同学被栽脏陷害又表白失败了,又有哪个女同学吃了饭牙齿上卡了菜叶,但是今天出奇的怪,啥新闻也没有,大家都开始有点怀疑人生了,就这样回去又觉得会睡不着,于是清雅无奈地说:“我看大家还是来玩组CP吧,这次就玩叫《为明天做准备》因为害怕明天还是像今天这样无聊,所以咱们来制造一点新闻,你们看如何?”另外仨人一听,顿时来了劲,都瞪大了眼珠问道:“怎么制造呢?”清雅揉揉鼻子,嘴巴往下一拉:“这个嘛,我还没有想好呢,我只是有这样一个提议,不过大家可以讨论嘛?”依子可是个急性子,身子往上一抬:“我说清雅,你既然在提议,总是脑袋里肯定有一闪而过一丢丢的灵感吧,先起个头,咱这三个臭皮匠马上就来接你这茬!”清雅慢悠悠地将手伸出来在空中打了一个太极般地动作然后托住自己的脸蛋,眠了眠嘴唇道:“你看啊,像咱们学校,来读书是为了什么?除了学习不就剩谈个恋爱吗?十七八岁的年龄在以前孩子都满地跑了,是不?”清雅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那天我听一个同学说,她来了学校这么久了都没遇到让自己心动的男生,我想了半天,全校这么多人,怎么可能会没有呢,肯定是她自己的心底有答案,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罢了,所以我对这个游戏的初衷就是帮助这些可怜的人儿找到自己心底的那个答案!”仨人一听,沉默了一会儿,连连点头,耗子在抖动他那浑厚的虎躯之余也不忘说道:“你这煽情了啊,虽然你这说得很有道理,但它毕竟是个游戏啊,我觉得还是得要好玩才好!”其余俩人听了如同一泼冰水从脑袋灌入,依子用眼睛使劲地瞪住清雅:“咱在这耗这么长的时间想游戏怎么能煽情呢?别给我整林黛玉这一套啊,你要再这样说下去,收了你的发言权!”依子极度不满意地撇着嘴。辛爱看依子不高兴了,又害怕依子这急性子说出的屁话让清雅放心上了,赶紧说道:“别急嘛,大家不都还在提意见吗,刚刚那些只是还没动脑子说的话,咱们现在就开始把脑筋动起来,准能有个满意的结果的!”辛爱也是有些着急,毕竟大家说的都有道理,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默,辛爱火速调动着脑袋内的每一个细胞,她望了望其它三个人,突然脑袋一丝灵光划过,辛爱像被电了一般身体伸了起来,激动地说道:“这样你们看好不好,综合你们以上三人的意见,就组两队CP,然后让每个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在’3’秒钟不加思索地写下喜欢和讨厌的人的名字!”依子一听,有戏:“挺好啊,接着说!”辛爱耷拉个脑袋,无奈地说道:“我只想到这么多,你们也要动脑子啊,不能只指望我一个人吧,你们平时不挺会玩的吗?”依子一听,也对,垂下脑袋也乖乖想起来,突然身子也像被电了一般伸起来:“光写下两个人的名字还不行,必须在脸上也写下这两个人的名字,至于怎么见人嘛,自己想办法,可以选择化个妆来覆盖或者是其它的办法!”依子高傲的扬起她那张欠扁的飞饼脸,仿佛一个世界都被她踩在脚下。在这种氛围下,怎么能少了他耗子的高见,不过他的反应可没这么大,轻描淡写地说道:“嗯,可以,这很可以,游戏嘛还是得设计,那就设计让你喜欢的人觉得你是在陷害他。”耗子故意顿了一下,不开腔了。这下众人急了,连清雅也飙了一句:“你个死耗子,吊谁胃口呢,以后别找女朋友,找一个给你吹飞一个!”依子更是一脚甩到他的脚踝上,大吼道:“你今天耍长了是吧,快说!”耗子在心疼自己这个受气包的同时也只能老老实实地说道:“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说。”耗子摸了摸受伤的脚,心里骂道:“依子你个东方不败,不男不女,如果你长得再漂亮点,老子先把你娶了,然后天天让你给老子洗脚!”心里这样一想,还挺痛快,可是嘴上还是得继续说道:“你们想嘛,喜欢的人让他觉得是在陷害他,那讨厌的人肯定就是让他觉得是在向他表白喽!”耗子说完还想顿一下,但一想到刚才那一脚,顿时怂道:“还没完哦,这个游戏好玩的地方是在这里。”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将怎么陷害和怎么表白的设计告诉你,你自己顶着脸上的字想办法化解,游戏过程中可能会改变一点规则,但不会告诉你,所以一定要做到随机应变才行,如果在游戏中打退堂鼓,那就不好意思了,第二天就会有人去帮你解释,可是怎么解释那就不好说喽!”耗子一脸得意地故意将最后几个字提高了语气,话说完了就等着受表扬,可等了半天居然没人理他,而大家却是自顾自地讨论了起来。“操蛋的人生!!”耗子在心里狠狠地骂道,脸顿时拧成了一张苦瓜。

    “你说,怎么设计陷阱呢?”依子一兴趣盎然地问道。清雅也是恨不能拿一碗鸡血打进自己的身体,眉飞色舞地说道:“这个可是重中之重啊,要是设计不好那就很没有意思了,一定要好好想想!”辛爱登了登舌头,一脸愁容地说道:“这个是自然,设计陷阱其实并不难,可是要达到效果这还是很伤脑筋的。”大家一时就集体沉默了。

    “关键时刻还得看我吧!”耗子不好气地说道。依子瞬时就将自己的脸笑成一朵花递到了耗子面前:“那可不嘛,咱们的耗子是谁啊?智慧的引领者,我们几个里面就数你最聪明,最讲义气,好了,快说吧!”耗子被这突来的马屁一拍,心里五味杂陈,一时竟感觉不会说中国话了,xiu xiu xiu bo bo bo liu liu liu……的火星语在他脑中漂浮。

    “想什么呢?”辛爱看他那张像怀了孕的脸,用手在他眼前晃着。

    耗子猛地回过了神:“哦,对对对,刚刚一个光屁股美女要我请她吃冰淇淋呢,我正想着要不要请她吃呢!”耗子调侃到:“好了,来说正事吧,我是这样想的,对待喜欢的人,他肯定是不知道你喜欢他的,所以先去买一个人偶娃娃,再拿几个长的针扎到人偶的身上,丢给他,然后画一幅她的自画像,适时贴到人偶后面,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给他留线索,还有以防游戏中途打退堂鼓,古代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就是这样报复皇上的!”耗子一本正经的说道。“耗子,看光屁股美女看傻了吧,继续!”辛爱插了一句。耗子听了突然觉得好笑,“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又继续道:“对待讨厌的人呢,去买一副白板拼图回来,然后在上面画上他俩一起的画像,然后再加一个大大的桃心,先给一点,再给一点,让他自己慢慢拼,怎么样,发挥的空间够吗?”

    三人一听,拍腿而起,就是它了,散伙,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