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07-17 13:43:20本章字数:1234字

    我自身:

    我曾经有个梦想,想着自己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很愉快很轻松,不用干活,不用思考,只需自己每天有觉睡有饭吃,生活富足,家庭和谐。每天有着下午茶,吃着点心,喝口茶,看看白云飘过。这样的理想·共产主义生活·我已经梦想过无数次了。但事实是小小的卑微的我,只是会幻想,什么也做不到。依靠着父母,伸手拿钱,花钱,事实上的我和梦境中的我根本是完全两个人。过去的人估计也都是这样吧。

    雨:

    春雨总是讨厌。淅淅沥沥般的在初春的空气中徘徊不走,反而黏黏稠稠的滴落。肯定是昨夜的雷鸣拉开的这一烦人的序幕。我以为,南方的雨最是讨厌。其他地方的雨我不知道,但我说的肯定毋庸置疑。我认定了。夏天的轰轰暴雨,秋天的下个没停的愁雨,冬天刺骨凛冽的冷雨,诸如此的,我都不喜欢。天性如此罢了。

    早晨,一醒便是滴滴答答的烦人雨声,在情侣们看来走在雨中别有情调,但在我这里,却是烦人至极。随着这片雨带来的还有潮湿,衣服总是不干,手上总是黏黏的。

    无事时,倚在窗边,看向窗外的雨,看着那一滴滴自由落体的小雨滴,仿佛整个人置于这世界中渺小是如此明显。与雨相伴,有那么一刻,真想看着它们发呆到永远,现实是我又被拉了回来,继续我的复习。此刻的我似又于矛盾中。

    无聊之人必有被人看似无聊之处。雨也罢。盼着这无聊的雨能停滞它那无止境般的下,盼着盼着天晴后的彩虹能在现身的的那一刻见证这雨过后的辉煌。其时也祈愿自己能够如此般柳暗花明。我想着,盼着的路上,需要不仅仅如此,还有自己脚踏实地的努力。

    静:

    宁静、安静、恬静......,某一刻,好像有不可思议的力量驱使人去想往这些词所描绘的状态。有时候,好想好想去得到一个安静的自己。于一个安静的地方,最好隐士般的世外桃源,竹林,建个小竹屋,然后安静的喝茶享受若有若无的片刻宁静。去其浮躁,割其姻缘(事实上无法做到),贾宝玉般投入佛的修炼。

    年轻的自己年少轻狂,气血澎湃,使劲的享受这些名为青春的时光,想要“静”,活到70岁再说吧。

    浮躁就是这样的不必可避免的缠绕在我的周围,我发现,想象中的“静”的自己满被轻狂所替代,只是对着未来充满期待却又惴惴不安,想要片刻的专一却再一次被诱惑所拐卖。新的时代,新的视野总是催动我们这时代的齿轮源源不尽向前走去。

    满怀期待的我,偶尔会想起所设想过的“静”发现到头来只是功亏一篑。我所设想的世界与我所处的世界完全是两个对立面,自作多情多一点。偶尔能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喝杯茶就是对此的怀念。

    于茶:

    茶对我来说总是最好的陪伴,煮水,备具,置茶,投茶,注水,出水,品茗。这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好的享受。天天能有一杯,人生而知足矣!夫复何求!而曾有七碗茶诗:

    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卢仝

    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风雨。

    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命,堕在巅崖受辛苦!

    便为谏议问苍生,到头还得苏息否?

    此为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