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联手逃跑

    更新时间:2017-07-17 14:14:44本章字数:2725字

    镌刻着繁复符文的乳白色石板平铺在半个房间的地面上,石板与石板的连接处还有一道细而深的凹槽,不知从何处渗出水来,流过凹槽,流过致命的符文,流入占据了另一半房间的池子里。

    池子里的水大约可以没过孩童的脖颈,并不透明,泛着浅白。水中竖着十数根长木棍,每一根上都绑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池水大约没至腰部,他们大多神色木然,脸上偶尔划过一丝因痛楚产生的扭曲。

    莫语凝盯着原本应该是窗户的墙壁——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只有几盏灵石灯代替阳光映亮了埋头工作的符文师们,光线很暗,没有人看清她的表情。

    一名符纹师停止了书写,怜悯的望了眼表情木然的孩子,其他人看见同事停下来也纷纷收起笔开始休息与闲聊。

    “你们觉得他们能活下来几个?”

    “我觉得一个都活不下来,那种符纹本来就不全,存活率只有千分之一。”

    “啧…真可怜。”

    “别假惺惺了,他们可也算死在我们手里的。”

    “奉命行事,谁叫上面出那么高的薪水。”

    其中一人摸了摸储物袋,“一千灵石一个月,上哪儿找这么好的事?干几个月我就能冲击筑基中期了。”

    “王道友资质好,结丹指日可待!”

    “多谢多谢,在这儿干资源不愁,我们说不定都能结丹呢。”

    莫语凝绑在身后的手紧了紧,但愿你们能过得了结丹心魔。

    门忽然打开,外面更明亮的灯光倾泻而入,穿着蓝衣的筑基修士走进来,笑着和三名符纹师打招呼,“几位大师休息呐,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一开始说话的符纹师笑呵呵的摆手,指了指那一排木棍,“有两个到了第二阶段,一个是那个小男孩,两天前到的,还有一个小女孩,资质很不错。上个时辰刚到达,才送来半个月,有进入第三阶段的希望呢。”

    一听有两个进入第二阶段的,蓝衣修士笑容更盛,“那辛苦几位把他们带过来,过会儿我再送两个新的来。”

    因为绑了太久的缘故,绳子松开时手腕已经有些血丝,莫语凝和另外一名少年同时落入水中,她不慎呛了口水,冰凉苦涩的池水吞入腹中,针扎似的的难受。

    她松了松右手,腕处是被绳摩擦的红痕,左手却紧握着,向岸边走去。

    同样被松绑的少年眼中出现一丝波动,但经过理智的衡量发现自己毫无胜算,只是在靠近莫语凝时突然抓住她的手,在上面快速书写了几个字。

    出去联手。

    她一言不发,紧握的左手却汗涔涔的。

    蓝衣修士对这两个孩子的乖巧很是满意,声音也多了一分对将死之人的关怀,“跟我走。”

    他与符纹师礼貌的道别,关上门离开。

    走了一段路,走廊两侧的房间都消失不见,男孩用眼神示意莫语凝动手,少女却摇了摇头。

    他眼中流露出震惊的神色,莫语凝略侧过身,在蓝衣修士看不见的角度张开左手。一朵指甲盖大小的白莲躺在手心。她猛地又合上手,几缕微薄的白烟自指缝间飘出。

    男孩蹙眉,却也没说什么。

    白烟无声的飘散着,花瓣也逐渐溶解直至完全消失,估摸时机已到,她停下来,左手掐了一个很好看的诀。

    蓝衣修士丹田一痛赶紧停下来,惊怒道:“你做了什么?”

    “这是毒药。”少女轻易地使白衣修士变了颜色,多日紧绷的面容终于绽开一抹笑意,“剧毒,三天内必死。”

    莫语凝仰着头看向比她高出一大截的修士,“给我们解开灵力封锁,然后带我们出去。”

    蓝衣修士的神识早已扫过丹田,那里果然浮着一团白气,他也不敢大意,但还是不相信莫语凝的说辞。

    “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你赌不起。”莫语凝的心跳的飞快,但仍努力维持胸有成竹的模样,“能在灵力封锁下释放的法术,你不会认为我是随便选的吧。”

    “走了两个人,对你而言无关紧要,可万一毒药奏效…前途无量呢。”莫语凝说,“三瓶青云丹做谢礼。”

    蓝衣修士嘴角一抽,“你哪来的青云丹?”

    “这你就甭操心了。”莫语凝说,“你给我解开灵力封锁,立刻交货。”这回连男孩也诧异的望向她,每个孩子在被送来的时候都会搜身,不说多严密,储物法器至少会被没收的。她竟然藏下了储物法器?怎么办到的?

    看见蓝衣修士仍有迟疑,她补充道:“就算你中了毒,也不用害怕我一个练气小修士吧,这里可是你们的地盘。”蓝衣修士沉吟片刻,终于还是耐不住青云丹的诱惑,用一块令牌在她身上扫了一下,莫语凝尘封多日的灵力得以畅通,苍白的面色立刻变得红润,她施展了几个小法术熟练灵力,看见蓝衣修士不耐烦的表情后也没有停下,反而变本加厉的多施展了几个攻击性的小法术。直到蓝衣修士忍无可忍的时候才摊开手,手心不知何时已有了一支细润的小瓷瓶。

    什么时候拿出来的?蓝衣修士眼皮直跳,手却先于大脑拿过了瓷瓶,拔去塞子,青云丹的灵气扑鼻而来。

    他犹豫片刻,“成交。”

    达成协议后气氛轻松了不少,蓝衣修士收下瓷瓶继续带路,装作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你看上去像个大小姐,怎么来这的?”

    “有人公报私仇呗。”莫语凝简短的回了一句便不再接话。

    信息量挺大,看来这丫头身世不简单,既然有人要整她,放走了很可能会出事。

    蓝衣修士迅速消化了这句话,脚步看似随意的偏移。

    “这是去休息室的路。”

    一直没说话的男孩突然开口。

    蓝衣修士的脸色有些难看,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狡猾吗?

    莫语凝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笑了笑说:“拜你们所赐。”

    她掰开蓝衣修士的手心,从里面抽出一只纸鹤,“这种骗小孩的把戏,还是让你娘亲陪你玩吧。”

    蓝衣修士咬牙怒视着她,脸色比刚才又难看了几分,但随后他忽然一愣,自己为什么要听这两个小鬼的话?以他的实力,制服他们轻而易举,届时再逼这个小丫头交出解药不就行了?说不定…还能拿到她的储物法器。

    想到这里他的怒火顷刻散去露出笑容,“你们的确很聪明,不过没有实力的聪明只是自以为是的…”

    “前一句接受。”莫语凝打断他的话笑的两眼弯弯,“不过现在有实力的是我们啊大笨蛋,你自己看看丹田吧哈哈哈。”

    蓝衣修士大怒,挥袖就要施展法术,然而衣袖飘舞的倒是潇洒,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大骇之下连忙查看丹田,发现灵力调动已变得晦涩不堪。

    “‘素荷’发动的时间可不短,多谢你的愚蠢,连用真火清除都想不到。”莫语凝站着说话不腰疼,中毒之后不敢调动真火是常识,更何况是蓝衣修士这种不擅长战斗的。

    冰矛恶作剧似的割破他的衣料,在蓝衣修士腰部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寒冷及剧痛令他脸色发白。

    “这就疼了?”莫语凝划得很慢似乎在有意折磨他,“那池子里比这痛多了呢。”

    冰矛向前一递,蓝衣修士痛呼出声险些跪在地上,莫语凝没有继续下一步的动作,散去冰矛面无表情,抬手施展治愈术和净尘咒,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带路。”

    男孩始终沉默的看着这一切,他来这里已有半年,已经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波动。

    蓝衣修士的衣衫早已湿透,瞪着眼睛惊恐的望着莫语凝,有那么一瞬间,他甚是怀疑莫语凝会杀了他,可理智最后还是占了上风。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张了张嘴,声音干涩。

    “不能告诉你,来,乖乖带路。”莫语凝拉他起来,还体贴的帮他整理了皱巴巴的衣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