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今晚见个面吧

    更新时间:2017-07-19 08:56:40本章字数:2129字

    前男友穆嘉阳请我吃晚饭,我犹豫再三同意了,酒足饭饱后,他提出打个分手炮。

    我一抹嘴,端起高脚杯将半杯红酒泼在了他的脸上,“滚你妈的,我都是你的前前女友了,跟你打的哪门子分手炮?”然后,我扬长而去。

    回到家,我将自己摔倒在沙发上,随手滑开手机,发了条微信出去。

    ----今晚见个面吧。

    对方秒回:我哥们破·处的时候,女的给了28,我要比他贵。

    ----你要多少?

    ----38。

    ----成交。

    半个小时,门铃响了,我打开门,一张俊逸的脸庞映入眼帘,男人身高有182左右,一丝不苟的领带映衬着男人笔挺的身姿,古铜色的肌肤透着性|感,他轻轻推了推我的身体,眉梢挑起抹玩味,“你想在这里?”

    两个人影在我眼前交叠着,似真似幻,怔忡的罅隙,男人已经关上了防盗门,一把将我打横抱起,“卧室是不是在那边?”

    我被男人轻轻放在床上,我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那张和穆嘉阳四五分相似的脸,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胸罩已经被推开,他带着温度的唇覆了上去……

    身体被劈开的痛让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双腿绷的笔直,既然已经装了非处,我只能咬牙继续装下去。

    真特么疼啊!

    我的嘴唇都快咬破了,男人换了两个姿势,我暗自咒骂:你丫的装处男能不能装像点。

    事后,我随手扯过浴袍披在身上,便下了床。

    米黄色的床单上,那抹殷红像绽放的玫瑰妖艳夺目,我微微愣了一下,算是祭奠保存了23年的保鲜膜的逝去。

    男人显然也注意到了那抹异色,音调带着些诧异,“你……”

    我甩甩长发,扬起笑脸,一副潇洒不羁的神态,“你不要误会,我大姨妈快来了。”

    说完我逃也似的冲进了浴室。

    后来,他提议一起吃个夜宵,我们随便找了家酒店的包厢。

    偌大的落地窗倒映着城市的夜景,繁华而清净,我和男人分做在圆桌对面,感受着城市的渺小和精致的佳肴,最重要的是眼前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长着这种五官的人有着特殊的执念。

    虽是第一次面对面,年轻人倒也有共同的话题,我们的聊天很愉快,我当然知道怎么和他交流,我已经把这个人的祖宗八代查了个底掉。

    他叫穆良仁,是我前男友穆嘉阳同父异母的哥哥,当初穆嘉阳的脸像磁铁石般吸引了我,我卯足劲开始追他,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是我追他真真是费了一番功夫,真是应了那句话“男人越轻易得到的爱越不珍惜。”

    一年后,穆嘉阳就开始一次次借口推掉我们的约会,有一次我出差了五天,下飞机后给他打电话,他还是借口忙,连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敏感的我直觉出了问题,于是我雇了私家侦探调查他。

    调查结果出乎我的意料,穆嘉阳和我的姐姐方落雨早就暗度陈仓了,我一没哭二没闹三没上吊,忍痛接受了这个事实,同时我也知道了穆嘉阳原来是个私生子,而他的哥哥就是穆良仁,是穆家的嫡子。

    穆良仁和穆嘉阳长的有几分相像,这也是我打定主意接近他的原因,一个月前,我窥探了穆良仁的行踪,在他就餐的餐厅里,打开微信“附近的人”加了他,假扮非处各种撩骚调|戏,今日终于如愿上了他。

    吃饱喝足,我从粉色钱包里掏出两张20元纸币,放在玻璃转盘上,自动转盘转到穆良仁面前,他伸手拿过去,又放了两张1元纸币在上面,我莞尔道,“不用找零了。”

    穆良仁眸色潋滟,“江湖规矩。”

    我按下红色呼叫器,侍应生推门进来,我抽出银行卡递过去,“买单。”

    穆良仁拿着手机扫下桌边的二维码,“我买过了。”

    我挑眉笑的玩味,你丫的卖身钱还不够吃顿夜宵的,里外里都是我赚了。

    回到家休息了一会,穆良仁将我搂在身前,吻着我的额头,耳垂……

    开着空调的房间温度凉爽,浓烈的荷尔蒙气息点燃着一室火热……

    穆良仁腰身一挺,我嗞的一声吸了口凉气,“砰砰砰”剧烈的砸门声敲碎我们如火如荼的激情。

    紧接着,锋利的女声刺入耳膜,“方锦夕,你这个野种贱坯狐狸精给我开门,你他妈的敢勾引我的男人,再不把我老公交出来我就报警了……”

    我的心一凛,掀起眼帘望向身上的男人,蹙眉道,“你是方落雨老公?”

    男人顿住动作,抽身而出,脸色不好看,“没有的事,你是不是得罪人了?”

    我垂了眼帘,敛下眸底的神色,暗自懊恼着,我怎么会傻逼似的问出这么没有智商的问题,我当然知道他未婚,也知道他的私生活还算干净。

    砸门声和谩骂声还在继续着,我一把推开穆良仁,随手抓起睡裙和睡袍套在身上,就小跑着出去了,我拉开防盗门的时候,方落雨正面目狰狞地喷粪,我扬起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了个响亮的巴掌过去。

    一下没打过瘾,我立马又打了另一边脸,方落雨被我打蒙了,走廊里一对老头老太太抱怨着,“大晚上的,让不让人睡觉,姑娘,你不能抢人家老公啊……”

    方落雨委屈地掉着眼泪博同情,“求求你,把我老公还给我。”

    我又一巴掌甩过去,“你老公是谁,你结婚证拿出来给我看看,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了姐夫?”

    老头老太太自觉无趣,留下一句别闹噪音,就回了家里。

    方落雨一看也没有可以做戏的了,猛的推了我一把,抬脚跨进门内,就要往里面冲去。

    她的个子有160,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在身高171光着脚的我面前,也只能打个平视,我一把攥住她的胳膊,用力一甩,“滚!”

    方落雨踉跄一下趴在了鞋柜上,然后疯了似的朝着我扑了过来,高跟鞋踢在我小腿腿骨上,疼的我咬了咬牙,我一脚踹向她的肚子,“我以为我的前男友会成为我姐夫呢,我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你以为你和穆嘉阳分手了我就会捡回来吗?你吃过的东西我可没兴趣咬一口,再来我家撒泼我就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