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 未来姐夫

    更新时间:2017-07-19 09:03:49本章字数:2060字

    我还在想着这两日可以联系穆良仁了,他却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吓。我,我前几天竟然和自己的未来姐夫……

    方家比穆家低了两个层次,以前方家和穆家从来没有交集,转眼间方落雨竟然攀上了穆家嫡子,手段果然和她妈一样啊。

    杨丽娟轻轻碰了碰我的胳膊,我理智冷静的从穆良仁身上移开视线,并恢复了一贯神色。

    “你可别打落雨未婚夫的主意。”

    女人狠戾的声音警告我,她是贴着我的耳边说的,自然只有我一个人听到。

    我不屑的眼神淡淡扫过她,又自然地看向了台前。

    订婚不像结婚有那么多复杂的程序,穆良仁拿过戒指戴在方落雨的中指,蜻蜓点水般吻了下她的额头,很快两人就下来敬酒了。

    第一桌,当然来的主桌。

    长辈们都祝福完了,终于轮到我登场了,杨丽娟的手还在桌子下轻轻掐了我一把,我举起酒杯,眼神似有似无的晃过穆良仁,又落在了一脸幸福的方落雨身上,盈盈笑道,“姐姐姐夫,恭喜。”

    穆良仁和方落雨离开后,我随手拿起手包,站起身,“后妈,我还有个应酬,先走了。”

    杨丽娟脸色僵了一下,我推开椅子看了看方正禹,“爸,陪你吃苦创业的结发妻子生病了,你不去看看吗?”

    我的话有些失了体面更不符合我一贯的作风,今日也不知道我在抽什么疯。

    语落,我挺直脊背大步流星地走开,将喧嚣热闹衣香鬓影的订婚大厅甩在身后。

    这里有我需要交际应酬的人,有我倾尽毕生努力都不一定能够到达的浮华,可是,我不屑于在方落雨的订婚宴上展现什么。

    白色奥迪驶离停车场,我的手机微信提示音响了,我一手搭着方向盘,一手从副驾驶座椅上拿过手机,滑开。

    ----在家等我。

    是穆良仁的微信。

    本来我是准备回家的,既然他有此要求,我就……改道去了保龄球馆。

    我正打的热火朝天,手机铃声一遍遍响起,我无奈地调了静音。

    十一点,龙泉华庭小区。

    奥迪轮胎碾压过路面,精准地停在停车位,我一根手指挎着车钥匙往单元门走去,熟悉的法拉利跑车赫然映入眼帘,我抬头瞅着楼上的窗户,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兴奋。

    拉开防盗门后,借着昏暗的月色,我立马看到了房间里的异样。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磁性的男音鬼魅般在房间响起。

    我音调微颤,“请你离开,不然我会报警的。”

    穆良仁倏地起身,按向开关,奢华的吊灯瞬间将房间的犄角旮旯照的通明,穆良仁的表情无处躲藏,他深褐的眸泛着潋滟光泽,透着男人特有的侵略性一步步朝我逼来。

    我眼眸微眯,义正言辞道,“姐夫,以后请不要打扰……”

    话未落定,男人醇厚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下意识后退一步,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勾住了腰身,紧接着,他一只手扣住我的后脑勺,呼出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脸颊,他的唇封住了我的唇……

    我抬脚踢着他,却被他固如磬石的臂力禁锢的丝毫动弹不得,直到吻的几乎窒息,他才松开了我,一把将我打横抱起,急不可耐地朝着主卧室走去……

    穆良仁将我按在床上,我拼尽全身的力气挣扎,他咬上我的锁骨,我眼睛瞅准他的耳朵一口咬了上去……

    古铜色大掌带着雄狮般的兽性撕开我的衣服,我屈起双腿,一脚踹向他最脆弱的部位。

    穆良仁龇牙咧嘴地捂着那处,“小没良心的,你真下得去狠手,前几天是谁在我身下……”

    我随手抓起床头的枕头朝他掷去,“现在你是我姐夫。”

    穆良仁冷睇了我一眼,大言不惭地说:“我只是订婚,又没有结婚,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是你姐夫?”

    这……

    我瞅着这张让我欢喜的五官,差点失去理智无从辩驳。

    我眉梢轻挑,“穆氏集团太子爷订婚当晚夜宿单身独住的小姨子家,你认为这条消息可以卖多少钱?”

    穆良仁脸上的痛感缓和了很多,深潭般的眸子没有一丝波澜,“我只做两次,不留宿。”

    我杏眸圆睁,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穆良仁凉薄的唇瓣勾出一道魅惑的弧度,“何况这种事情,受损的终究是女人的名声,你确定要让你的员工和客户以及全市乃至全国人民都知道你和自己姐夫有一腿?”

    人至贱则无敌。

    我猛的站起身,踢了穆良仁的背一下,“你也承认你是我姐夫了,不要脸的,有多远滚多远。”

    我有自知之明,知道拼体力我是被虐的那个,拼智商,貌似我也占不到便宜,所以我冲到了客厅,从掉落在地上的手包里拿出手机,滑开屏幕……

    这是一层四户的房子,有一户和我一样是个单身姑娘,此刻听着外面闹哄哄的此起彼伏的哭喊声,捉小三打狐狸精等等一些不堪入耳的声音从门外穿透过来。

    我有些惊呆了,这年头怎么这么多小三,竟然在我家门口上演了……

    以前方落雨是我和穆嘉阳的小三,转正不久俩人就分了,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勾搭上了穆良仁又成功订了婚,现在我……算不算方落雨和穆良仁的小三。

    怔忡出神的罅隙,一只胳膊伸过来抢夺了我的手机,穆良仁将手机扔在沙发上,我将他推至门口,手刚刚拉下门把手,门开了一条细小的缝,我又任性的留恋眼前的容颜,我踮着脚尖勾着他的脖子扬起下巴印上了他的唇,丝滑的舌尖顺利的钻进了他的口腔,和他的缠绕在一起……

    穆良仁紧紧揉着我的后背,像要把我瓣瓣揉碎,揉进他的身体一般,突然,胸前一热……

    饶是如此缠|绵缱绻的时刻,我也没有丢掉一丝一毫的理智,门外的抓小三声像一记重锤猛然捶醒了我混沌的脑袋,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开他,并快速推开房门,将他往外推。

    穆良仁一脸欲求不满地望着我,又瞟了眼身下的小帐篷,咬牙切齿,“最毒莫过妇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