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签下合同

    更新时间:2017-07-19 21:47:39本章字数:3016字

    才四月份,这座南方城市已经是夏天了,白昼开始变得越来越长,叶长歌坐在车里低头看了眼手表,快七点钟了,但天空却依然明亮。车窗外的行道树从她眼前掠过,她轻轻打开了车窗,一股好闻的香樟树气味便飘了进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耳机戴好打开了手机上的音乐播放器,从耳边缓缓流过的是那首《summer》,旋律轻快,她喜欢在太累或者睡不着的时候打开听。每当音乐响起,她便像是跟着音符回到了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一般。过去有时候真的过不去,在最美好的年华里,遇到的人,习惯的事,总会在日后成为不大不小的刺,在你以为自己差不多快要忘记疼痛的时候,轻轻刺你一下,昔日的疼痛和不甘便隔着时光重新回来。

    叶长歌听着音乐,轻轻叹了口气。坐在前排的小姑娘似是听到了她的叹息,轻轻回过头来,“叶总监,前面就是跟周总约好的圣源酒店了,开了一天的会,你是不是累了?”

    叶长歌扯下耳机,随手从身边的背包里拿出一盒粉饼开始补妆,一面对前排的小姑娘说:“倒不累,等会儿你就在车里等我,我自己进去就是了。”

    说话间,汽车已经停在了圣源酒店门口,小姑娘还打算说些什么,叶长歌最后一笔口红已经抹好,她对着化妆镜笑了一下,镜中是一张精致妩媚的脸。

    司机下来为叶长歌拉开了车门,一双白色高跟鞋轻点着地面,随后一袭红色拖地礼服缓缓从车内滑落出来,叶长歌慢慢从车内移出。耳边的钻石耳环闪着光,显得她的脸更加明艳,叶长歌款步走入酒店,为她拉开门的门童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叶长歌轻轻对他笑了笑。

    酒店二楼贵宾房内,拓华集团的周总带着其余几个合作伙伴已经入席,叶长歌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掰动门把,脸上尽力带着妩媚的笑,“哟,周总,各位老总,路上堵车我来晚了,真是对不住得很,我先自罚三杯!”

    说完,叶长歌端起一瓶白酒自斟了一杯,仰头便将浓烈的酒灌入了胃中。那周总看叶长歌颇有姿色,为人也豪爽,便说:“早听闻齐创公司的叶总监人美酒量也好,今日一见所听不虚,我呢,在这里也敬女中豪杰一杯怎么样?”

    叶长歌脸上的笑越发妩媚起来,端着酒杯对着周总说:“周总这是抬举我了,我干了,您随意!”说完仰头又是一杯烈酒下肚,当然她知道这只是今晚的“开胃菜”罢了。

    “这周总的酒,叶总监是喝了,不知道我有没有面子也跟叶总监喝一个?”周总旁边的一个男子说话了。

    叶长歌将手中的酒杯斟满,站起身走到男子身边,红唇轻启一杯酒已经见底,“张总说的是什么话,您的面子我能不给吗?”

    接下来便是毫无节制的敬酒,叶长歌尽量保持着清醒,也尽量展示着自己的笑容,当她一个人趔趄的走出酒店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份合同,那是刚才她在酒桌上争取来的拓华与齐创的合作合同。

    车内的小姑娘看到叶长歌出来,忙跳下车伸手扶住她,一面喋喋不休的说:“叶总监,你又喝多了,到时候齐董怪罪下来,我可受不住!”

    叶长歌尽力让自己保持平衡,“我合同都拿到了,他有什么好说的,小琳……你拿着合同回公司,让司机送我回去就行!”

    小琳知道他们这位叶总监也是个拗脾气的主儿,也不多劝,只嘱咐了司机几句,将叶长歌扶上了车,自己便打车回了公司。

    叶长歌身体接触到车座便开始觉得安心起来,一晚上的疲于应对,逢场作戏让她最后的一丝力气也消耗殆尽,她现在急需一个长觉,她再次将耳机戴起来,点了那首《summer》熟悉清新的旋律响起,她再也撑不住,眼皮合了几下便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只觉得身子腾空,仿佛被什么东西托到了半空中,她想睁开眼睛看看究竟,奈何困意让她的眼皮有千斤重,试了几次终究作罢,由着梦境带着她胡思乱想。眼前是一道灿烂的阳光,那阳光刺眼几次都险些把她弄醒,她在梦里晃了晃脑袋,用手遮了遮刺眼的阳光,《summer》的旋律还在响着,她循着声音往前面走,不远处的香樟树下一个白衣少年站在那里,空气中满是好闻的香樟味,她就站在他身后,看着风轻轻吹鼓少年的衬衣。

    她张嘴想叫他的名字,却发现对方听不到她的声音,少年轻轻转过身,她等着他转过身走向她,梦境就此中断。

    叶长歌慢慢睁开眼睛,她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窗帘被拉开,南方城市的阳光射了进来,她下意识的用手背挡了挡阳光。昨天怎么回来的,又是怎么躺到床上的,她已经全然不记得了。宿醉之后喉咙干涩,叶长歌起身往厨房走去,想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解渴,刚打开房门,正对着房门的沙发上,齐逸风正怒视着她。

    她冲着齐逸风看了几眼,便自顾走到厨房拿了瓶冰矿泉水准备开喝。一双有力的手将矿泉水从她的手中夺了过去,“一大早喝这么冷的水,胃还要不要了?”说完将一杯温开水放在了她手里。

    叶长歌有些不好意思,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她本来就属于寒性体质,大夏天也是手脚冰冷,昨天又喝了些酒,自然身上有些不舒服,这会儿喝了温水,身上总算有了些热气,她轻声说了句“谢谢”。

    齐逸风并不领情,继续数落她,“昨晚你又去见客户了?你本来胃就不好,要不是小琳回公司被我看到问了情况,你打算让司机把你丢到哪里去?”

    叶长歌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梦里那腾空的失重感,可能就是齐逸风抱着她造成的,“我也不想啊,可是那些老总都太难缠了,偏喜欢看女的喝醉,我也没办法,好在是合同拿到了。”

    “叶长歌,你给我听清楚,当年我开这家广告公司,纯属是为了打发时间,我叫你过来帮忙也不需要你为我赚多少钱,麻烦你以后出去见客户跟我提前说一声,好歹我是公司董事长!”齐逸风忍不住吼道,“我齐逸风还不在乎赚这么点钱!”

    “你不在乎,我在乎!”叶长歌突然提高了声音,似乎也感觉到自己语气不太好,她把杯子放在桌上,一只手紧紧捏着,将自己的情绪稳了稳,“逸风,你跟我那么多年同学,当年我经历过什么你最清楚不过了,毕业没一家公司要我,最后你开了齐创我才有了着落,你为了开这家公司是怎么求你爸的,你不说我都猜得到。你可以不在乎一份合同,一个订单,但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

    齐逸风轻轻叹了口气,眼前的女孩不再是当年校园青涩的样子了,但他却莫名心疼,“长歌,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些,你就做吧,只是,以后我陪着你。”

    叶长歌还想说些什么,齐逸风走过去将一份煎蛋放在她面前,“好了,我先走了,你收拾一下,合同签都签了,你可要负责到底,等会儿召集品牌部、创意部开会讨论方案。”

    叶长歌看着碟子里煎得恰到好处的鸡蛋,不禁笑了一下,“行行行,老板吩咐我一定遵守,一会儿公司见!”

    当齐逸风将门轻轻带上的时候,叶长歌疲惫的呼了口气,逸风的情意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但她假装不懂他便不提,即使不经意间流露出自己的情感,他也会见好就收,不给她一丝负担,这也是他们两人能和平共处这么多年的原因。

    吃过早餐,叶长歌重新回房,在衣柜的一排衣服中挑选了一条天蓝色的裙子,她坐在梳妆镜前,将粉饼均匀拍打在脸上,一支正红色口红勾勒出她的一抹红唇,清新却又不失妩媚。每天她都将自己武装起来,似乎这样才能掩饰她内心巨大的不安。

    楼下,司机已经在等着了,站在车旁的小琳看着从楼上下来的叶长歌忙上前接过她的包,作为长歌的助理,她知道长歌的很多习惯,今天叶总涂了正红色口红,又是一场重要会议要开了。

    车辆到达公司的途中要经过一条长满香樟树的路,那里的香樟树是长歌在这座南方城市里见过最茂盛的,树伞巨大,即使在夏天也只露出斑驳的阳光。经过这条路时,她喜欢将车窗摇下来,任凭温热的空气进来,只是想闻闻那一股熟悉的味道,街角偶尔出现的骑单车的白衣少年,总会让她失神很久。

    叶长歌有时候也会在心里自嘲一下,看吧,你就是这么没有用,明明伤得那么重,却还是忘不掉,说了只有恨了,可还是被一遍遍的捕风捉影弄得自己满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