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朵云都没有!这天也太穷了

    更新时间:2017-07-21 20:08:53本章字数:1597字

    何暖懒洋洋的趴在自己的沙发上,闭目养神。

    记忆不知不觉回到从前。

    依旧是部队,整齐的军姿,站如松,挺拔正直;笔挺,纹丝不动。洪亮的国歌传遍军校

    “爸爸,爸爸......”儿时的何暖奔向自己的父亲何忠国。

    可是,马上就要到爸爸身边了,爸爸却不在了,只有爸爸的坟墓。

    首长王钊摸着何暖的头:“暖暖,你的爸爸是一个英雄。”

    何暖跪下,泪水打在她的脸上。

    “暖暖,在雨中哭泣,这样泪水就会被雨水隐没。哭出来吧!!!”这句话是爸爸对何暖说的。

    “爸......暖暖一定会为你报仇!”这是她给爸爸的承诺也是给自己的一个承诺。

    “啪!”

    何暖一个激灵摔在了地上。

    一脸哀怨的看着开门的人:“小张,你干什么!就不能敲门啊!!!”

    警卫员小张被何暖这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退出办公室关上门敲了敲,知道何暖喊“进”,警卫员小张才进来。

    “说吧,慌慌张张的有什么事?”

    “何教官,你班的金柔雨晕了。”

    正在喝水的何暖一口全喷在小张的脸上。

    “什么!这小妮子咋就晕了。走,带我去看看。”

    何暖到了卫生所看到一大群人全部围在金柔雨的病床周围,何暖顿时就来气。

    “你们不用训练吗?一大群人都围在这干啥呢!五公里跑完了?”

    “没有!”

    “那还不快去。半小时内没跑完今天多加一门训练。”

    知道何教官生气了所以话一落,所有人都冲了出去。

    何暖无奈摇头:“这帮兔崽子,哎!”

    何暖走进看了看金柔雨:“脸色这么苍白!过分了吧!”

    随手一抹,冷笑:“是你自己起来还是我用水泼你起来呢?”

    金柔雨藏在被子下的手紧紧的握着被子。

    缓缓睁开眼:“教官......”声音柔柔怯怯的,似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兔子。

    “要解释吗?”

    金柔雨低下头。

    何暖拍了拍金柔雨的肩膀:“下不为例。今天就放你半天的假,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天你们这帮兔崽子可都要变成烤兔子喽~~~”

    金柔雨“噗嗤”一笑,没想到教官这么可爱。

    “教官,对不起。我不会再犯了。”

    何暖一副大姐姐的样子,摸了摸金柔雨的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何暖留下了这句话便匆匆离开。金柔雨看着何暖的背影。有些看不懂她?

    “何教官,首长叫你过去一趟。”

    何暖点了点头,便随着警卫员前去。

    “报告!”何暖敬了个军礼。

    王首长点了点头示意警卫员下去。

    “不知首长找我来有什么事?”这儿何暖一分钟都不想待。

    “暖暖,现在就我们两个。不用叫我首长,叫我王叔就好。”王钊慈祥的说道。

    何暖冷笑:“哦?是吗?是不是过不了多久我就应该喊你爸了?”

    “暖暖......”

    何暖情绪有些失控:“不要叫我名字,你不配!”

    “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和你说,我和你妈是真的相爱,成全我们?”

    “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除非我死。”

    “为什么?”

    何暖随手把一个陶瓷杯子摔在地上:“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你以为你和那个女人的那点破事我不知道?当初是你杀死了我爸。你抢了我爸的功劳,要不是我爸,你这个首长的位置可能坐上吗?我爸一死,你和那个女人就迫不及待的在一起了。你这个坏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会恨你们一辈子。”

    “执行命令是军人的天职。”

    何暖满眼通红,恶狠狠的盯着王钊:“不管上级传递的命令是好是坏你都要执行?要是有一天要你杀死那个女人和你的孩子你会开枪吗?”

    王钊揉了揉揉太阳穴:“会。”

    “呵呵呵......”

    “暖暖,你恨我,就开枪吧!”

    “你以为我不敢开枪?”何暖拿起一把九二式手枪,枪口对着王钊的头。

    王钊缓缓闭上眼。

    何暖咬牙,对着王钊身后的沙袋开了一枪。

    沙子留了满地.....

    “我不会让你就这么简单的死了。”

    王钊睁眼,苦涩一笑。

    警卫员破门而入,每人手里都举着枪对准何暖。

    “没有什么事,你们都下去吧。这是命令。”

    何暖不屑的看了王钊一眼,离开了。

    来到后山,何暖深深的吸了口气。

    “狗屁!狗屁!全都是狗屁!想让我成全你们,哼!下辈子吧!王钊你给我等着!”

    何暖摘下一朵花,把花蹂躏着,仿佛是对待仇人一般,把花瓣全部摘了下来。

    随身一跃,便上了一棵树。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躺了下去,看着光秃秃的天,太阳直射。

    “连朵云都没有!这天也太穷了!!!”不满的抱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