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我在没人敢伤害你

    更新时间:2017-07-23 00:00:00本章字数:1313字

    聂痕依靠在一棵香樟树下看着何暖的身影也听着何暖所说的话:“军人的天职......”

    肩膀收到重重的一击:“聂痕,干啥呢?”

    聂痕嫌弃的拍走了赵怀的手。

    赵怀佯装心痛,指着聂痕:“你嫌弃我?”

    “我一直都嫌弃你。”

    赵怀顺着聂痕的看去,一脸八卦:“哟!这是在看谁呢?何暖?”

    聂痕:“......”

    “我说哥们,咱三从小就在一个军区大院长大,你那点心思哥们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喜欢人家就去追呗,磨磨唧唧的可真像个娘们。”

    冷眼看着赵怀:“是不是带一个班太闲得慌了?要不要给你附加一点?”

    “得!我不说了。不过呢,哥们还要提醒你一句。这何暖呢性子比较烈可是呢这也是我们这的军花。我可告诉你啊咱这的人有多少偷窥着这何暖。你就看看这帮兔崽子哪几个不是看到何暖就流口水?所以呢......你也得抓把劲啊!”

    “说够了吗?说够了滚!”

    赵怀撇了撇嘴:“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聂痕:“......”

    赵怀小跑到何暖身边,倜傥道:“何暖,这发饮料也没我份啊?”

    何暖瞅了赵怀一眼,冷哼道:“哟!这不是人见人揍花见花衰的赵怀嘛!”

    赵怀笑嘻嘻的看着何暖,一把把何暖搂紧自己怀里:“何暖,话怎么能这么说呢?”

    一旁的学员都惊讶的看着赵怀。

    折煞了一旁的男学员啊!羡慕嫉妒恨啊!!!

    何暖脸有些黑:“放手!”

    “想不想看看聂痕是什么反应?”

    “不想。”

    “哎哎哎!何暖,这聂痕就在你身后,我想啊.....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何暖来了个过肩摔。

    “赵怀别以为我和你认识小爷我就不敢揍你,要是你在动手动脚的话可不是把你摔一下就好了。”

    何暖转身看到聂痕已来到她的身后。

    聂痕一把抓住何暖的手。

    “松手!”

    “如果我说不呢?”

    “别逼我揍你!”

    “何暖,我们需要谈谈。”

    “用不着!你tm给我松手。”

    聂痕把何暖的手抓得更紧,眼睛中带着血丝。很明显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久睡过了。

    何暖的眉头皱了皱,她的手在上次执行任务中受伤,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今天被聂痕这样一抓又会......

    “你松手,我手痛。”

    听到何暖这么一说才想起她的手受伤。立刻松了手。

    “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去食堂吃饭吧!”赵怀把学员送走后,训练场上就只剩下何暖和聂痕。

    两人僵持的站在原地,许久聂痕才说了一句:“手痛吗?”

    何暖白了聂痕一眼:“你说呢?”

    “何暖.....对不起。”

    “千年难得啊!我们的聂痕居然向一个女人道歉!”语气满满的都是嘲讽。

    “何暖......我们和好吧!不要吵架了好不好?”

    “如果我说不呢?”

    聂痕蹙眉:“你非得要着我们分手才开心?”

    何暖嘲讽的笑了笑:“......”

    “我们分手吧!”何暖淡淡的说出这句话。听不出有些什么情感。

    “何暖......我不同意。我不会和你分手!”

    何暖一把把聂痕推在地上:“刚才是你先提出的分手,我只是遵从你的意愿。”

    聂痕看着何暖的娃娃脸,眼睛中满是生气。

    “遵从我的意愿?我说过我不分手你还遵从吗?”

    何暖:“......”

    聂痕站起来,把何暖拉进自己的怀里:“何暖,我知道你的压力很大。我不会强迫你,但是不要分手好不好?”

    何暖:“......”

    “何暖,他们上一辈的事不要牵扯到我们之间,他们上一辈人的事有他们解决,好不好?”

    “聂痕,我好累,真的好累。我咽不下这口气,一想到爸爸一去世,他们就在一起。这让我怎么能不生气。看到他们的嘴脸我就感到恶心,为爸爸感到不值。一想到那个家我就感觉好痛苦。”

    “何暖,我答应你。有我在没人敢伤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