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瞎子问我借鼻涕

    更新时间:2017-08-19 20:36:22本章字数:2178字

    我等,瞎子也跟着等,瞎子一直以为前面是条河,忽你妈的河!

    这一等就等出了两天,本来就没有准备干粮,我跟瞎子都饿得前胸贴了后背,到后来我躺倒就再不愿意站起来了,僵尸还是僵尸,溶洞还是溶洞,祭坛仍然是祭坛,一点变化都没有。

    背后的几具僵尸让瞎子始终放不下心来,我都不记得睡睡醒醒多少回了,瞎子还在对着前方叹气,开始站着叹气,到后来坐着,最后侧躺了叹气,直听得我烦躁不堪。

    “瞎子,你要是想往前走,你就走吧!”我闭着眼眼睛都不愿意睁开,一是没力气,二是看不惯瞎子满地的扣稀泥吃,那还算好,他经常把手指伸进鼻孔里!

    “师兄,这河宽阔无比,深沉似海,我还不会游泳,往前走那就是包死!”瞎子有气无力的回了我一句,又是长吁短叹,基本上他现在不乱扣东西吃了,他知道吃了也不顶饱,其实不久前我看见他把身上伤口结的疤都清理了一遍。

    “瞎子,走!”我站起神来,等了两天,都快要饿死了也等不出个结果来,不如去祭坛那边看看,说不定会有转机!

    “往哪里走?”瞎子站了起来说道。

    “往前面直走!”我率先向前走去,瞎子拉了我的衣角跟在后面。

    “咦?河干了,师兄这是什么法术啊?河里有鱼没?”走出一段路程瞎子疑惑的问道。

    “有,好多鱼!”我说道:“师兄这法术只能持续十分钟,我们没时间去捡鱼!”

    瞎子一听我这样说了,脚步也放快了起来,我们两人很快就到了中央那祭台处!

    走近了看得更加清楚,头顶凌空飞舞的大旗发出“啪啪”声响;原本我猜测祭坛中间肯定是有风将大旗吹得飘浮了起来,走进祭坛探手一摸,却是一缕向上的微风都没有,好生奇怪,只是祭台正中有个两尺方圆的洞口,有如千年古井一般,趴过去往下看,深不见底!

    整个祭台成八面型,每面都有六级石阶,溜吧死吧;构建祭台的材料也很是特别,说穿了我就是个连玉石都没见过的屌丝,哪里认识这样的东西,这东西是莹润的天蓝色,中间有褐色横纹,隔老远就感觉到阴冷的寒气,踩在上面却温暖如玉,搬回家做地板是最好不过的。

    “真舒服诶师兄!”瞎子用手摸摸祭台,索性蹬掉了他的一双破鞋,赤脚踩在祭台上,这么大个人竟然跟小孩一样的撒欢!

    “不要命了是不,瞎比!”我一把拉住了瞎子,这货眼瞎,不知道祭台中央有个大洞,险些掉了下去,我吓出一身冷汗来。

    我刚把瞎子拉离了那个洞口,一道蒙蒙的毫光至洞中升起,那光芒越来越甚,最后形成了一道刺目的光柱直接击到那面浮空大旗之上;我这才发现拿面大旗底下一面变得虚幻起来,有如黑色的雾霾不停的旋转,那道光柱直直的投到了旋转的黑雾中不见了踪影!

    “啊……!”一声惨叫拉着长长的尾音消失在大旗下旋转的雾霾里,光柱仿佛夹裹着一道白色身影送入了黑旗之中;光柱消失了,一切又恢复了原样,大旗底部也没了旋转的黑雾。

    “瞎子,你听见了吗?”时间短促,我怀疑一切是不是幻觉。

    “什么?”瞎子愕然问道。

    “没什么!”既然瞎子没察觉到什么,没必要给他心里添堵,我趴到井口往里面望去,深不见底,一团黝黑,什么都看不出来。

    井口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我起身绕着祭台转悠,这一转悠就看见了好东西了,三个好东西!

    马彪严豹还有魏三几个人一个不拉的仰躺在石梯阶上,由于是背对了我们的一面,所以我跟瞎子过来的时候也看不见他们!

    三人在宽阔的石阶上躺成了一排,有气无力的样子就差往他们头上盖白布了!

    “大师?”马彪抬手揉揉眼睛!

    “你饿糊涂了吧,几天了也没见他来,估计他根本就没有进洞!”严豹眼皮也不睁开,懒洋洋的说道。

    “是真的!”马彪说道。

    “你掐掐自己再说话!”严豹说道。

    我一脚踢在严豹身上,严豹吃痛,“哎哟”一声叫喊坐了起来,睁圆了眼睛叫道:“大师,真的是你?”

    “真的是我!”曾经我巴不得严豹早死,到如今看见他完好无缺的活着,打心眼里竟然觉得莫名的一阵欣喜,人心难测原来也包括自己。

    “大师!”马彪也坐了起来,哈哈笑道:“我没说谎吧,真的是大师来了,我们有救了!”

    马彪这一喊把魏三也惊醒了,望着我满是兴奋。

    这几个人都把我当成了救苦救难的菩萨了,只可惜他们不知道我这个菩萨只是用泥糊成的。

    “还有吃的没?”我问道,饿了两天了,饿得短裤不用手提就得往下掉。

    “有!”严豹从寿衣里面往外掏东西,黄灿灿的,大拇指大,一坨坨!

    有说是米田共的,你们的思想要用漂白粉去洗,严豹掏出来的是面包,掐成了十几坨的面包。

    严豹两手捧着小面包送到我眼前,这绝对不是盼盼法式小面包,因为这面包带着狐臭!

    我单手接过一堆面包,几个人望着我直咽口水。

    “有毒?”我将送到嘴边的手掌又放了下来。

    “没有!”马彪摇头。

    马彪的话我还是比较相信的,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严豹不吃!

    “大师,你数数有多少?”马彪望了望严豹,对我说道。

    我一头雾水,还是数了一遍,三十七!

    “好你个老不要脸的,你尽然偷吃了三个!”马彪大怒,魏三看向严豹的眼神也变了,充满了同志之间的不信任。

    “我饿得实在受不了,再说了我年纪大,也内你们能抗啊!”严豹居然一脸的不好意思,环境果然能改变许多东西。

    “大师,吃吧,我们把最后一个面包分成了九十二块,用作吊命,也就是为了等你!”马彪说着别过了头去,仿佛我抢了他媳妇儿!

    严豹魏三也有样学样,别过了头,这场景太煽情了,叫我怎么吃得下去,我只能一把塞进嘴里,囫囵吞枣了!

    “师兄,你在吃什么?”瞎子摸索了过来,一脸希翼的问道。

    “鼻涕!”我说道。

    “我的没有了,能不能借我一点?”瞎子说。

    “你来晚了!”我气炸了,瞎子太没那个啥了,要是有人正吃着饭怎么办?一点不懂得照顾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