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大力水手

    更新时间:2017-08-21 19:44:00本章字数:3204字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只有瞎子一个人没有休息,他坐在地上从一数到了一千八。

    “师兄,快起来了,半个小时已经到了!”瞎子抓住我一阵摇晃!

    我其实也没有睡着,刚躺下了不多会儿,莫名其妙的想起师姐来了,师姐如同从虚无中穿越到我的心里一般,在我心里慢慢浮现出来,越来越清晰,连眉眼神情都看得真真切切的。

    师姐对我说着:“李媚啊,其实师姐也很喜欢你呢!”

    我这是闭着眼睛做了个清醒无比的梦,反正思想邪恶又不犯法的,就算我邪恶了也只有我自己才知道!

    我坐起身来,有心想躺下去把刚才那个梦续完,只可惜时间过得太快了,好梦已经不容再续,该死的瞎子在不需要较真的时候较真。

    “师姐,我可能碰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困难了,此次将是九死一生!”我掏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说道:“我马上就要去战斗了,在这最后的时间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你来了的,现在满脑子完全被你占据了!我原本以为我这一次的人生并没有什么遗憾,现在才发现,其实是有遗憾的,唯一遗憾的就是我没有早些弄明白我对你的感情,没有来得及亲自对你说上一声我爱你!”

    我关掉了录音,瞎子一言不发的望着我,哽咽着说道:“师兄,没想到你原来也是个多情的种子!”

    “废话,其实我一直都是个多情的人,也有一颗热烈奔放的心,只是因为世事无常,这才深深掩盖了起来!”我把手机塞到瞎子手里:“记住,如果我还活着的话,你帮我把这手机亲手交到师姐手里!”

    “师兄,按照剧情的话一般不是你死了才把这手机交给师姐吗?然后她就哭啊哭啊,从千里之外赶回来给你收尸;她弄出一个坟堆堆来,在你坟边结上一间蓑草棚,陪你个三年五载最后伤心而死随你而去!”瞎子说着还抬手擦了眼泪,他自己编的故事把他自己都感动了。

    “滚蛋,谁给你的说我要死了,要是等我死了再交给她还有毛用啊!”我语重心长的说道:“瞎啊,记住,这是师兄交给你的任务,你要一丝不苟的去完成;还有就是这录音只能由师姐一个人听,多一个人听了我要你又聋又瞎!”

    “可是我不知道师门在什么地方啊!”瞎子说道:“还有,师兄你能不叫我瞎吗,听着伤心!”

    “你傻啊,我自然会带你去的!你找到师姐,就跟她说我拼死挡住了厉鬼救了你,就说这手机是我的遗物!”我嘿嘿一笑道:“我呢,就等个三五天才回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好吧!”瞎子把手机收好,眼泪瞬间就收回去了,他说道:“师兄,我刚才说错了,其实你这不应该叫多情,你这简直叫做卑鄙!”

    这哪里能叫做卑鄙,顶多叫做策略!

    “行了,开工了,早上起来亮光光嘞…啰喂!姑娘爬上了我的床嘞…啰啰喂!我问姑娘你为啥才来哟…夜里避不开爹娘欸……!”我拉开腔调唱起了歌谣,唱着歌一脚一个把马彪严豹都踹了起来。

    严豹跟马彪是真的睡着了,坐起身来竟然还各自伸了个懒腰。

    “走喽,采蘑菇去!”我走到一颗灵石前面,用摄魂钉轻轻往外一别就把内嵌灵石别了出来,只留下了一个溜圆的洞,如此看来这灵石也是有消耗的。

    几个人都有样学样,这东西好取,随便弄个东西都能派上用场,我一人发了个勺子,几个人一通忙和,很快就把祭台四周的灵石全部撬了下来放到了严豹的行囊里。

    这一阵子连瞎子都没有闲着,他围着祭台把所有我们扣空的洞眼又都掏了一遍,最后哭丧着脸跟我们站到了一起;严豹看向这些灵石如同色狼遇见了窑姐儿一般,两眼放出光来,笑岔开的嘴一直没有合拢过。

    头顶上悬浮的锁魂番失去了诡异力量的支撑,慢慢地飘落了下来平铺在祭台上,众人走上前去瞧了又瞧,摸了又摸,都认不出什么材质,只知道是丝线织成的。

    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啊,能挡子弹!

    我把锁魂番折叠起来,拿到手里,这东西入手丝滑,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凉飕飕的大热天的还能当空调用。

    “走!”我拿着锁魂番在前面开路,瞎子抓我的衣服已经抓成习惯了,他这个习惯已经害我损失了好几千了,硬生是把我的背心扯出一个大窟窿来,此时他就跟个尾巴一样吊在我身后。

    马彪横抱了冲锋枪殿后,我们警惕的望着四周往洞口走去,锁魂番已经到手,成败也就在此一举了!

    “谁去试上一试?”到了洞口,我望着沉寂不动的僵尸,锁魂番到手有了底气,我顿时觉得豪气干云!

    “大师,此事自然是非你莫属!”严豹端起枪说道:“你上吧,我掩护你!”

    “大师,我也支持你!”马彪拉响了枪栓!

    真没人性,我望向唯一没说过的瞎子,瞎子却抬头看向天空;我腹诽不已,你看得见吗?

    “瞎,你觉得该谁上?”我把希望寄托在瞎子身上,瞎子一向是我的铁杆支持者!

    “师兄,能别叫我瞎吗,听着伤心呢!”瞎子避开了我的问题,又提到了我对他的称呼。

    “不叫你瞎叫什么?”我问道。

    “叫我名字好了!”瞎子终于不再看天。

    “好吧,向晓三,你觉得师兄上去试探合适吗?”其实向晓三这个名字叫起来拗口,远远没有瞎子叫着舒坦。

    “师兄,叫全名太生份了,姓就不要叫了呗!”瞎子说道。

    我忽然觉得瞎子这话好像说得柔情似水,光叫名字?小三儿?

    “瞎比,得寸进尺是不?还小三儿,要你这样的小三能生娃还是能暖床?”我斜眼看着瞎子,坚决不能叫瞎子小三。

    “不叫就不叫把,师兄,你上吧,我们都支持你!”瞎子说着用手护主了脑袋。

    人呐,还是千万不要太轻易相信别人的好,瞎子就是个叛徒,我一抬腿把瞎子蹬了个恶狗抢屎,他护头是白护了。

    “那好吧,我拼了!”我将锁魂番披在身上,自己都感觉到拉风无比:“古有孔融凿壁偷光看和尚,今天我李媚舍身取义救情郎……我呸,文化太少,作不了好诗!”

    “众位兄弟,借过,借过哈!”我觍着脸走近洞口,望着那五张麻木的死人脸说道。

    连追着我揍的那秃毛的都不理我,好歹还算是熟人,他居然半点面子都不给。

    “你们保证你们不动,一直都不会动?”我靠得越来越近了,五个僵尸如同训练有素的士兵,站得笔直还是一动不动。

    “兄弟们,我已经跟他们商量好了,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他们也不会为难我们的!”我转过身对着严豹他们高喊!

    “小心!”严豹马彪一起高喊着,可惜我来不及反应就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这一飞就飞出了三四米远,摔了个狗啃泥!

    “大师,这就是你说的井水不犯河水吗,我差一点点就相信了!”严豹问我,人生中最尴尬的事莫过于前一秒刚说了谎话下一秒就穿了帮!

    我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反手薅出摄魂钉在手,对着严豹说道:“豹哥,先来个炸弹!”

    “你要大小王还是四条二?”严豹说道:“我背包里是准备了炸弹,但是没组装没布线,会搞的那个人不久前刚刚才让你怼死了!”

    “哦!”我应了一声,抬头坚定的望向洞口:“那我只好英勇就义了!”

    “去吧去吧!”严豹举手城拳从上往下一划拉,说道:“加油!”

    太正能量了!

    严豹一声加油喊过后又是一声加油,马彪跟着也喊了起来,最后是瞎子,三个人喊得挺整齐的,在我心里这三人的地位全部沦为了孙子!

    “草,光棍根本就不怕死,反正也没有绿帽子!”我一咬牙直奔洞口冲了过去,这回我是动了真格的了,好歹我也要试试到底是不是如同我猜测的一般,只有一个僵尸攻击我!

    还没等我冲进洞口,洞里就有只僵尸迎了出来,这回这个不秃毛,而是头上没毛,苹果牌的脑袋,左边眉角到头顶那一部分缺矢了,姑且就叫他苹果僵尸了!

    那苹果僵尸来势甚疾,有如幻影一般,我暗骂一声赶忙往回跑,但是又来不及了,我又腾云驾雾,又摔了个狗啃泥!

    “嘿,朋友们,居然不疼欸!”我爬起来两手捂了屁股对着马彪他们说道:“一点都不疼,真的,我们一起冲!”

    “冲吧,老子也受够了!”严豹说着猛然望洞口冲去,那苹果僵尸横移两步一拳轰击在严豹圆滚滚的肚皮上,严豹直接抛飞起来,又重重的跌落到地上,口鼻间都渗出血来,面如金纸!

    “你…撒…谎!”严豹仰躺在地上,眼睛都快直了还在骂娘:“你,你个骗子、王八蛋,老子…真他妈疼!”

    “乖,咱们不纠结,不纠结哈,我给你吃个糖!”我掏出老鼠屎往严豹嘴里一抹,严豹躺着喘了两口粗气,一咕噜就爬了起来!

    “哈哈,老子感觉力大无穷了!”严豹兴奋的叫道。

    “师兄,豹哥又疯了?”瞎子问道。

    “不是,他是大力水手转世投胎,我只是给他吃了点菠菜!”我盯着洞口说道:“豹哥,你去冲其它洞口,马彪你带瞎子也另外找个洞口,我还是冲这个洞口,我们同时行动!”